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緒疏導之後 — 看《新聞小花的告白》

2018/6/22 — 11:24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平日對於新聞媒體都有啲不滿,但透過你哋做出嚟,睇完覺得好似舒咗啖氣。」演後坐談會有觀眾這樣說。同一場合,又有新聞從業員表示,行家一邊看一邊哭,覺得劇中內容「講中曬自己嘅經歷」⋯⋯

風車草劇團今年打正旗號講香港媒體現況的作品《新聞小花的告白》,五月尾六月頭連續兩周上演。上演以來好評如潮,最尾幾場更是全院滿座。介乎藝術界與新聞界之間,我覺得《新聞小花》是近來看得最不舒服的作品之一。太習慣做評論,我看展覽看表演,很容易保持一定距離審視作品。然而,我今次屢屢陷入劇情而無法抽身,甚至分辦不了舞台上演的情節,到底是作品還是真實。

如此寫實,是優勢,還是限制?我用了好些時間去沉澱,最後得出的答案是保留的。

廣告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廣告

編導的莊諧調和

《新聞小花》以電視新聞主播 Rebecca 為主線,講述她在特首選舉前,工作上面對的種種掙扎,每每挑戰著她從大學習得那「唯善唯真」的新聞價值。 黃國鉅編寫的劇情不少取材於現實,例如特首候選人的「江湖飯局」、國家安全法的爭議,乃至無綫新聞部滲入中資力量,以及不同程度的新聞操作和審查。其中戲劇高潮 Rebecca 直播時段,聲嘶力竭地對著鏡頭講出遭遇審查的過程,更不禁令人回想起 2013 年無綫新聞主播黃紫盈淚眼報新聞的事件。不光是新聞從業員,我想其他觀眾都定能從中找到現實相關的扣連。劇終並無明確的結局,代表各個持份者的角色,重申一次立場和態度,未見主觀的價值判斷。

題材如斯沉重,導演陳曙曦從小處入手,盡量嘗試演得幽默,平衡觀感。就像舞台兩旁的字幕機,第一場完結燈亮起,遲到觀眾入場之時,居然打出「不急,慢慢,我們等你」。又如建制陣營示威者,用不鹹不淡的廣東話,引用 John Stuart Mill 的《論自由》解釋參與遊行的原因。對白內容雖然艱澀,但語音不正達到搞笑效果,再次發揮平衡氣氛的作用;加上字幕機打出示威者對白的關鍵詞,亦方便觀眾消化政治哲學的理論。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導演的劇場調度,除了字幕機的使用之外,還見於通訊科技的運用。劇場開幕之時,字幕顯示「大眾新聞」的 Telegram 帳戶,邀請觀眾下載,追蹤新聞。然而,導演沒料到葵青劇院演藝廳電話接收不良,大部分觀眾在沒有中場休息的演出期間,根本收不到 Telegram 訊息 。據導演事後解釋,Telegram 不但發送呼應劇情的「新聞文章」,更於劇終時呼籲觀眾拿起手機,拍下 Rebecca 鏡頭前大爆審查的情節,旨在鼓勵觀眾不能被動地接受新聞,更要主動地紀錄事實、發掘真相。此安排點出全劇要旨——觀眾不再冷眼旁觀演出,舉起手機一刻已成為演出的一部分,就像我們活在看似無力的時代,其實還是有可以做的事。可惜的是,礙於訊號接收不良,大部分觀眾未能親身感受 Telegram 的部分,劇場經驗稍見不完整。

 

寫實缺乏想像空間

撇開技術的遺憾,編導合作多時,二人今次在《新聞小花》展現一莊一諧的調和,我還是予以正評的。然而,劇場如此寫實直白,會否反過來失去藝術本應享有的想像空間?我認為這比劇情內容更值得討論。

如前所述,劇作落幕以來,Facebook 和 Instagram 的演後感,反應普遍正面。我粗略地搜尋過,簡單可分成三大類:(1)切中社會議題需要勇氣,仍可繼續做這般「敏感」題材,真好;(2)說中了我悶在心裡的話,真好;(3)之前沒有理會新聞怎樣製作,日後會多加留意角度選材。前兩者佔絕大多數,而且都傾向情緒反應,我不禁質疑《新聞小花》到底帶起了甚麼討論?那些討論對於思考現實與未來,又有沒有推進作用?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相對黃國鉅與陳曙曦同年另一作品《漁港夢百年:大夢初醒》,演後引起觀眾討論那個虛構的結局,從而梳理後雨傘時代何去何從。後感雖然紛陳,沒有共識,但我認為作品已經走出了劇場,進而作用於現實。反而,《新聞小花》可能寫得太過真實,劇終擺出不同持份者的立場,更令觀眾很容易選擇其中一個位置,作為自己對於全劇的理解,缺乏寬闊的想像和詮釋空間。

話雖如此,製作單位若然沒有改變社會的意圖,而是純粹演一台反映現實的作品,《新聞小花》絕對是合格有餘。然而,演後座談會當晚編導演先後發言,可見他們志不止於此。「風車草」創團成員暨該劇演員的梁祖堯表示,劇團主動邀請黃國鉅和陳曙曦合作,有意多做具有社會意義的作品。黃國鉅又坦言,劇本寫到 Rebecca 對著鏡頭揭露新聞審查,是要鼓勵新聞工作者站出來訴說經歷,「不要讓不正常的做法變成日常」。陳曙曦的志向更大,希望透過與「風車草」的合作,將藝術與流行文化結合,發揮劇場動員社會的力量。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劇場動員社會,真的可以?

正值風雨飄搖的時代,香港劇場近年意圖介入社會的嘗試不少,尤見於後雨傘冒現一系列「再現」社運的作品。「風車草」雖然受惠於政府資助,但算是擁有一定觀眾群的本地劇團。繼《忙與盲的奮鬥時代》之後,劇團再做嚴肅的《新聞小花》,有別於一貫輕鬆小品的風格。梁祖堯承認可能流失部分固有觀眾,但同時也有機會吸納一些非常客的新面孔。劇團願意冒險,固然值得欣賞。憑著口碑,《新聞小花》 首周演出未滿座到第二周一票難求,光是一個葵青劇院演藝廳,一場已經超過八百觀眾,看來是不錯的嘗試。人數雖多,但觀眾從中感受到製作團隊的意圖嗎?

從後感觀之,觀眾似乎受到情緒觸動居多,「舒咗啖氣」、「講中曬自己嘅經歷」,或者邊看邊流淚⋯⋯劇場疏導了觀眾在現實的鬱悶。然而,有人代你發聲,就等於你已經發聲了嗎?場刊寫道「在後真相時代,十個人就可以有十個角度」,你敢於提出第十一個看法嗎?Rebecca揭出醜陋的現實,你也願意冒險改變嗎?說到底,你現實中的鬱悶有真正紓解嗎?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圖片來源:風車草劇團 facebook)

傳媒行業千瘡百孔之際,《新聞小花》將現實的荒謬搬到台上演一次,或者是沒有比現實更戲劇化的諷刺,但「再現」荒謬的價值何在?作為新聞工作者,我對劇中描寫的業界問題並不陌生,但對於部分觀眾來說,「我們的日常」可能都是如此新奇。然而,編劇若有意鼓勵新聞界的觀眾,進而說出各自受到審查的經歷,則關乎怎樣將 Rebecca 的勇氣轉化為觀眾的動力,惟劇中未有明確肯定 Rebecca 的告白,又如何勉勵觀眾行動?同樣的問題也適用於觀眾,觀眾是否滿足於看了一台好戲而已?明天準時上班,然後一切如常。那麼,所謂意圖「動員社會」的劇場,到最後動員了甚麼?我暫時還未望到答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