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應天齊《廢墟之問》:如何從回憶連結過去,建構現在與未來

2017/10/10 — 13:14

《廢墟魔方》

《廢墟魔方》

【文:mitzi matsumoto】

「應天齊《廢墟之問》」展覽 由2017年六月十六日至八月二十七日,在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徐展堂樓一樓展出 應天齊過去30年的作品包括《世紀遺痕》、《西遞村》、《長安街》、《再遇蒙特利安》等系列作品。

什麼是回憶?我們如何表達我們對人事物的回憶?回憶是我們對整個世界的了解和對個人過去的了解。它亦是對我們個人身份的認定和我們與其他人的關係的連結。應天齊說「藝術創作需切入當下、走入現實,和民眾發生密切的關係。」他的《世紀遺痕》和《西遞村》兩系列作品、前者創作於2012 威尼斯雙年展、後者始於上世紀80年代至90年代初、正正表達他對安徽省蕪湖市和西遞村的回憶。他本人從小在蕪湖市長大。他一系列的作品是他的個人回憶。他的個人回憶是當地居民集體回憶的其中一部份。他透過這集體回憶再重新創作、塑造、表達社會保育的概念。地方與空間在集體回憶中有重要的角色。所以他選擇當地的建築物來表達他對當地的記憶是最適合不過。

廣告

《重複的西遞村系列版畫之二》

《重複的西遞村系列版畫之二》

廣告

《西遞村版畫系列》(80年代至90年代初) 的綜合版水印版畫勾劃了西遞村古城建築物的外貌和街巷。《重複的西遞村系列》(1994年) 則描述了西遞村的明凊時期的精緻木雕。《世紀遺痕》(2012 年)以錄像投影、裝置和混合媒介油畫去表達蕪湖古城清拆前後的集體回憶。《長安街》(2015年)訴說北京長安街的變遷。《再遇蒙特利安》(2015年)利用現實主義的手法去表達抽象的概念。

他所有的題材均採用建築物的某一部份的外觀,呈現方式細緻中帶有張力。建築代表當地的社會文化和歷史:無論從採用的建築方法、技巧、外觀、建築材料和空間的規劃均反映毎個時期社會文化的意識和歷史的發展。

應天齊善用凹凸的物料和平面做出對比以表達他的概念。他的技巧非常高超,他筆觸和肌理的處理、混合媒介材料的選擇,造成極像真的木板、牆壁和磚頭;讓觀眾能用眼睛近距離感同身受地在另一個空間看見蕪湖古城建築物的外觀、色彩和肌理。這種現場感的具像手法才能令沒有去過蕪湖古城感受到當地歷史的變遷和遷拆的惋惜。他把當地的集體記憶成功分享、轉移、觸動給其他的觀眾。

《玄關》細部

《玄關》細部

《消失的故事》(2012 年)這錄像呈現出四個人去樓空的建築物,它們慢慢地被黑暗侵蝕,象徵古城被吞噬在歷史的洪流。《廢墟魔方》(2014年)記錄住在蕪湖的居民在檢磚, 在磚上簽下他們的名字和日子, 並在"蕪湖古城計劃'設立的話吧留下影像記錄。被拆遷後的磚裝箱打包。我們從錄像間接參與了當下蕪湖市民的生活。整個裝置代表遺傳再生,用遺下的東西去表達一個新舊交替的特征和如何將回憶帶進新的境界。有錄象,看得見和看不見的磚頭。應教授在講座說我們需要逆時針方向觀賞"廢墟魔方"的裝置。我想這就象徵用我們的的行為嘗試逆轉時光回到過去。整個呈現方式既現實同時又超現實。

《廢墟魔方》

《廢墟魔方》

應天齊在香港大學演講説過「廢墟是過去留在今天的投影。」 藝術作品像一條橋連繋過去、現在和未來。歷史是我們的根,孕育我們的現在。只有反思過去才能建構現在和未來。用藝術家的立場和觀點反映社會和文化。透過一磚一瓦、徽州建築的裝飾( 屋檐、雕花樑柱等)、水墨版畫、錄像等、他的作品捕捉了歷史的細節和精華、劃出時間的痕跡和如何令觀眾以微觀的角度去審視歷史和保育的課題。《西遞村》和《世紀遺痕》兩系列正正表達出應天齊這重要的概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