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戀人曾經飛過 ─ 評〈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2018/3/12 — 13:51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宣傳照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Call Me By Your Name)宣傳照

【文:張哲林】

天空已有鳥兒飛過,只是沒有留下痕跡。知己與戀人之間的距離,猶如朝夕相處,彼此依靠的海與天,任潮水反覆擦拭,卻始終抹不去分隔的水平線。

電影裏,主角艾利歐(Elio)與奧利弗(Oliver)的關係曖昧。然而現實厭惡含糊不清,每一個字詞,即使追源溯本,也要找出最原始的赤裸面貌。當Elio的父親(Professor Perlman)在書房裏向妻兒誇誇而談杏桃(apricot)的名字誕生於阿拉伯文時,Oliver的腦神經板機突然被觸動,娓娓道出杏桃(apricot)這個字如何自拜占庭橫渡至阿拉伯半島的辭海之旅。Oliver公然挑戰授業先師,儼然精通於語言學,諷刺的卻是他無法向Elio傳達自己的內心感受。因為曖昧是英倫的夜霧,彼此點亮了話語的街燈,而前路依舊茫茫,指示不清。

廣告

戀人與朋友,似乎一直沒有截然的界線。「朋友」古英語作freond,中世紀作frend,與其他拉丁語系同樣隱含著戀人的意思。亞里士多德認為真正的摯友能陶冶性情,昇華人格。故此,文學作品裏的朋友通常寓意潛藏內心的自己,因為性格障礙的重量而無法浮現。Elio內向,而Oliver外向,彼此在各自的眼眸裏看見自身,於是我以你的名字呼喚你,你以我的名字呼喚我,融為一體。那是納西瑟斯(Narcissus)的自戀情結,也是最深摯的愛情,注定溺斃於水中。

於是乃以一千塊石頭壓著心跳,壓著最底的那張紙,上面寫著對你的念念不忘。這也是為你好,Oliver說。Oliver千里迢迢從美國來到意大利小鎮,原以為只是協助Professor Perlman研究出土文物,卻萬沒料到從海底打撈上岸的希臘化時期(Hellenistic Period)雕像竟是壓抑已久的情感。波特萊爾曾表示:「只有當某些幾乎超自然的內在狀態,以一幅圖景浮現於我們眼前時,真實生命的深度才可能完完全全地嶄露出來。那幅景象於是成為內在的一種象徵。」希臘化時期的大理石雕塑強調情感的表現,使羞於啟齒的私密變成富麗堂皇的外在景觀。雕像沉默,彷彿是一種禪,然而凹凸有致,又彷彿是愛的欲望。

廣告

寂寞的十七歲,剛剛開花結果的愛情吮吸了過量的陽光,在炎夏裏纍纍欲墜,躁動不安。電影裏的杏桃(apricot)影射Elio的愛情,含有早熟的意味。Oliver提醒Elio要成熟,卻沒有明確解釋箇中的涵義。對精神而言,成熟意味遵循社會規範。對肉體而言,成熟象徵欲望的滋長。年輕的Elio以為自己對Oliver的感覺只是性器官的條件反射,其快感可以透過男女交歡獲得,於是一度跟Marcia交往。直至Oliver對他愛理不理,才頓時感到愛情其實是百般滋味在心頭,而性衝動不過是表徵。

該坦白還是去死?電影引用十六世紀的浪漫愛情傳奇,暗示強行壓抑情感所引起的痛楚實有甚於死亡。可惜坦然面對,裸裎相見,仍然無法避免從肉體的成熟,走向精神的成熟時所劃下的創傷。

當炎夏的熱情冷卻,迎來寒冬的肅穆,愛情就只剩下嗶嗶剝剝的餘火。光明節,Oliver致電Elio,Elio開口就問:「要結婚了嗎?」因為心知肚明,現實的成熟只能是理智的大道,而決不是情感的胡同。既然如此,即使傷心欲絕,也只能蹲在壁爐前沉默,猶如一尊古希臘的雕像,讓情緒在臉龐載沉載浮,寂然無聲。而窗外白雪茫茫,是無聲飄落的省略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