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很自豪自己是本地薑:SMASH與香港作曲家(下)

2018/7/2 — 16:53

筆者習慣了一周一稿,很少會破例寫更多。但趁記憶還熱燙時,好好摘錄樂思,委實令自我感覺良好。事關上星期提及的本地薑音樂節節目「SMASH: ORIGINALS」,其實還值得深入討論。筆者於上回已略述了演出的基本資料,此處不贅,今次反會談談演出給自己的遐思。未讀上回者大可先移玉步,一瞥拙作。

言歸正傳。

Music Lab藝術總監黃家正曾經在媒體訪問時指出:「人類已經厭倦了那幾百年的歐洲音樂。」哈哈,看來筆者不是人類,但筆者亦不忘經常提醒自己,絕不能對創新作品敬而遠之。誠然,過分推崇那幾百年的歐洲音樂,只追捧著名作曲家及著名演奏家的名字,而不接納創新音樂,目光如豆,實是令本地音樂發展停滯的一大包袱。

廣告

那麼,如何扔掉這個包袱?「SMASH: ORIGINALS」給了筆者一些啟示。

香港這個地方很特別,古典音樂非主流,但是卻坐擁世界上最大百分比的年輕觀眾群。演奏廳之中,除了退休人士,那一大群,必然是大中小學生,而他們當中,又有很大部分都是音樂家。這也許與虎爸虎媽風潮有關,不過有時筆者細想,與其繼續埋怨此等風氣,既然事已至此,乍見年輕人接觸古典音樂之餘,同時對本地主流、搖滾音樂抱持開放態度,倒不如善用此優勢,真正培養年輕一輩(筆者還勉強可以說是年輕)在新興音樂領域的鑑賞力和音樂觸覺。

廣告

上文提及,當晚演出之新作,飽經西方或外地文化啟發,同時添注本地音樂甚至粵劇元素,以香港特色的生活文化作為創作藍本,糅合得來的結晶,誠屬國際水準。

回想當天座上客之中,不乏年輕一輩的學生,甚至是很有光芒和才華的幾歲孩提,都能粉墨登場。在音樂交流之際,同時將精神薪火相傳,着實帶出一個強烈的訊息:「我們讓年輕人創作,年輕朋友演繹,還有更年輕的觀眾和支持者,培養新一輩的音樂家,甚至啟發更多作曲家。」

良機其實一直擺在眼前,人才濟濟,問題的癥結乃是推廣和演出品質。

筆者只是擔心,是次演出的精彩作品,最終亦會被創作的新一波浪潮淘洗過去,不能記錄在樂史之中。若主辦單位能將總譜公開發售,灌錄樂曲唱片,以及為作曲家安排更多訪問曝光機會,甚至讓世界各地更多習樂者演繹當晚作品,便是最好不過。(當然,筆者紙上談兵,空談當然理想化,但想必這將會是大方向。)

但令筆者最憂慮的,其實還是害怕一木難支,以致本地創作曇花一現。

所謂萬事起頭難,Music Lab為本地音樂界立下楷模,每年籌辦本地薑音樂節,聯結愈來愈多音樂夥伴,演奏高質素的音樂。但還看一個掃興又實際的現況:雖說不上舉步維艱,但看眾籌數字,其實資金和場地支援相當浮動不穩。即使成功啟動音樂節,來年會繼續舉辦新作品音樂會嗎?音樂會之中,又可以有多少作曲家持續參與創作?倘若,筆者只說倘若資金不足,主辦的音樂會又會如何避免犧牲品質嗎?

筆者只待各路英雄四出仿傚(學習也好,交流也罷),方能令本地作曲運動發揚光大,成為風潮。

//「本地薑是甚麼?」

「一份勇氣,本地流行音樂也好,跨界藝術也好,最重要的是勇敢與本地創作示人,不甘示弱,亦不妄自菲薄。如此一來,即使你只是欣賞本地音樂的觀眾,而非作曲家,無分年齡,你也『夠薑』問鼎這個名銜。」//

記得黃家正在演出尾聲立下期許,希望下次所有入場的觀眾,也會與台上音樂家一同交流,一同享受即興音樂,筆者委實頗有同感。但在每人都精通一種樂器之前,筆者更希望,至少,你我都懂得審美和接納,僅此而已。

圖片來源:Music Lab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