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無話想說 觀葉曉燕於上海街展覽

2017/10/25 — 12:51

總是認為展覽理應可以有很多種方式、渠道及面向,況且現在已是2017年,加上流動網絡技術,所謂的展覽早已不再局限於地方、時間等,早已不再要去畫廊、藝術或博物館、藝術中心、展覽中心等傳統空間,可以在購物中心、工廈、天台、地鐵站月台、車站、公園、街邊,而且早已有網上虛擬展覽及拍賣會,不用等辦公時間,全天候的,筆者很怕還有人仍界定展覽是應該在某種地方或時間舉行,怎樣搞只是看你的主題內容或面向的觀眾吧。

早前到了本地藝術家葉曉燕(Rachel Ip)的最新攝影展「There’s Nothing I Want to Say」(展期至10月31日),在位於油麻地上海街的PRÉCÉDÉE藝術空間舉行,這藝術空間其實一間地產店旁的一道牆(於熙龍里)的一個牆舖,五張攝影作品貼在牆上,彷彿一般店舖展示櫥窗一般,任你看,任你望,隔著玻璃天光天黑都可望,不理你是附近的街坊,又或來那裡買廚具的市民,又或一心來看展覽人士。

藝術作品,不管是甚麼媒體,是繪畫、相片、雕塑、裝置、錄像等等,其實都不是放在甚麼館之中,遠離群眾,好像是被封印的東西一般,只供少數藝術愛好份子偶然觀看,又或被人在拍賣行以天價標回家秘密收藏,但作品何解不可以好像一般衣服鞋襪一樣可以供人windows seeing或shopping呢,展覽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不分高尚或草根,早晚任你看。

廣告

但不知其他人看到這幾貼在牆上的作品時,會有何感想,會不會以為是牆上的一些標貼,沒有任何特別意義或存在感,甚至是牆上的背景,好像牆紙一般,就好像是展覽名稱「There’s Nothing I Want to Say」一般,沒有甚麼想說,沒有甚麼特別意思。這個沒有甚或想說,其實就是有想說的話,矛盾得有趣。

忽然覺得,沒有想說的話,令展覽,甚至作品,更有種日常感,創作是日常,理念是日常,展覽也是日常。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