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戲同行十週年大專舞台《吶喊無聲》:戲裡戲外的痛心

2017/8/7 — 18:09

音樂劇《吶喊無聲》海報
(圖片來源:戲同行 facebook)

音樂劇《吶喊無聲》海報
(圖片來源:戲同行 facebook)

【文:陳浩庭,嶺南大學視覺研究系學生】

劇團「戲同行」於七月最後一個週末一連兩日共四場的公演已經完滿結束,支持戲同行兩年,筆者對劇團的表現總有著「可以做得更好」的痛心。劇團予人感覺有著明確的方向,故事面向國家面向城市,呈現或者諷刺殘酷現實、制度、不公義,同時刻劃平民的情感活動。由李嘉達編導的《吶喊無聲》音樂劇亦不例外,以轟動中國的聶樹斌案為藍本,加上一個換心手術,把政、商、民連起,重新演譯一場「一案兩凶」的姦殺冤案。

故事結構清晰明確,以一眾已處社會中上層的舊同學和牽涉案件的各個家庭為支線組成,上半場亦成功營造尚待解答的各個問號。但筆者認為故事終究比較冗長,上半場為交代背景和營造疑問花上太多的篇幅。在設有中場休息的三小時劇目中,上半場節奏掌握不妥,欠缺富有張力的場面,一直要到下半場主角跟副局長出現分歧的一幕才出現富張力又帶濃濃戲味的場面。而伏線之中,算神秘人這一條較差。看劇途中筆者能猜出只有啞巴的心臟適合主角故主角才是始作俑者,但筆者就一直在想神秘人出現並向主角要求記錄換心後出現他人記憶的情況到底還有甚麼別的意思,但結果沒有,神秘人亦只淨下結尾一幕出現,這是較為失望的地方。 

廣告

話雖如此,劇中交代真正犯人牢中上吊的一幕則很有編導一貫風格,表現了一種充滿戲劇感的黑色幽默,當看到上吊的麻繩圈低得驚人,加上主角對白直指「匪夷所思」時,確實引人發笑,但想起現實中數月前秀茂坪警署上吊的姦劫犯,則令人把竊笑都哽咽回去。

而舞台方面,筆者同為大專學生,明白在接受評論的時候寧願聽到批評,也不願聽到「以學生作品而言算是不俗」的評語,故筆者也不會刻意以評論非專業劇團的角度去給予有所調節的評語。作為音樂劇,筆者認為除了一至兩首劇中主打的歌曲可以接受之外,其他歌曲都不理想。並不是歌曲不能有效代替對白交代劇情,而是歌曲只能做到交代劇情,歌詞與樂曲之間多次出現未能配合得宜的狀況,觀眾看畢音樂劇後不會記起歌曲旋律,也記不住一句歌詞。歌曲以外,音樂劇中演員除了演戲,就是作為歌者身份演出,但部分演員的歌聲未達水準,筆者看時在想可否考慮加上同台或後台和音的做法,令獨唱部分不至過份單薄。不過,劇中數場似是為分開故事章節同時作劇情推進的群舞表演則表現得相當不錯,準確而且充滿視覺效果。

廣告

另外,筆者在台下發現一個可能只是特定劇院才會出現的問題。西灣河文娛中心劇院裡分左中右三個區塊的觀眾席,筆者坐在面向舞台的右區最左的位置。筆者發現坐在靠向筆者右邊三、四個位開始及再靠邊的觀眾,會看不見上半場啞巴在角落的演出,這表示下半場的時候則到左邊觀眾因這盲點而看不見其演出。雖然筆者不清楚這是否有考慮的必要及劇團能否有足夠時間在表演場地綵排,不過相信這是可以透過經驗和準備而往後避免的。

在上提到神秘人的支線並不完整,這亦間接導致結局的力量不足,未能留下更強的餘韻。筆者想,橫豎神秘人交代再一次換心的情節,不如最後出現一位新的鞋廠老闆,故事就完結於此。這或許更能反映國家上層只為維持經濟及所謂安穩,一旦能有效控制記憶轉移的技術,鞋廠老闆都只是個可被替代的角色而已,而神秘人第一次出場的對白內容或許也會得到更好的詮釋。

最後,筆者身邊不少朋友都認為舞台劇很難接觸或者太少討論。在影評爆炸的世代,或許都需要劇評,看到台前幕後謝票的喜悅和熱血,筆者更希望大眾多留意劇界作品,也讓非大卡士的劇作得到更多關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