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訪台灣關渡國際自然藝術季

2016/11/5 — 9:52

認識自然藝術,要數一次港大園境建築學系於荔枝窩舉辦的大地藝術考察營,看見學生們觀察自然後製作不同的裝置藝術,讓我感受到藝術的力量。繼而我認識到歐美日台在大地藝術、環境藝術、自然藝術方面已經發展多年。

認識大地藝術後,過去一年,走訪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及瀨戶內國際藝術祭,策展人皆是北川富朗,因為越後地區和瀨戶內海小島面對人口老化、地區衰落,北川富朗以藝術作切入點,首先於 2000 年在越後地區策展大地藝術祭,以藝術連繫人與土地。繼而在 2010 年在瀨戶內海以藝術作海島的復育。

走訪這兩大著名戶外藝術祭後,我有感這種以藝術方式進行地區活化,必須要做到如此大型,才能推動遊客走到這些地區消費,從而達致活化地區。但這類式並不適合香港!

廣告

藉著台北關渡自然公園的「賞鳥博覽」,讓我接觸已聽聞一段時間的「關渡國際自然藝術季」。在十月下旬,來到台北關渡自然公園,親身與負責自然藝術季的兩位公園職員,了解及交流。

在關渡自然公園的網站有很多歷年創作的藝術裝置,這種運用自然資源在自然環境中創作,在地述說關渡的故事,似乎比日本的大地藝術祭更自然、更好玩。

廣告

兩位負責藝術季的職員分別是冉挹芬和吳金玲,一個早上與她們坐在咖啡廳暢談藝術季的種種。

創作中的阿根廷藝術家 Gustavo Charif

創作中的阿根廷藝術家 Gustavo Charif

2016 年是關渡自然藝術季是第十一屆,歷史已這麼悠久了。挹芬指在 2005 年因台北發生禽流感事件,觀鳥勝地關渡自然公園大受影響,群眾聽到關渡就想起雀鳥,聽到禽流感當然不再去關渡。為了吸引人流回到關渡,有藝術家提出可以做藝術,就是這樣開始了關渡自然藝術季。

十一年了!挹芬回想第 5 、第 6 年是藝術季的第二個階段,他們認為藝術季進行五年,需要有所改變,他們選擇走出關渡自然公園,走進社區,為要將自然與藝術散布出去。

現在是第 11 年,又是一個新的階段。他們決定重新定位,思考關渡自然藝術季的特色,期望帶領群眾重新認識人與自然的關係。所以在第 10 年時,他們以「感潮」作主題,因為關渡自然公園面對著淡水河,住在台北這大城市的人究竟有否感受到潮水的變化、大自然的變化呢?

做自然藝術季面對最大的問題就是自然環境,挹芬指過去十年,那個月份進行藝術季的創作令他們十分頭痛,首先他們必須要避開鳥類過境的季節,如四月的春季遷徙季,接著又要避開夏季,因台北是盆地夏季相當炎熱,藝術家在戶外工作,很容易會身體不適,接著九月份是台灣的颱風季節, 藝術家的心血很可能會被颱風打垮了,而去年的藝術季剛開幕便遇上了颱風。

創作中的愛沙尼亞藝術家 Lilli Tölp

創作中的愛沙尼亞藝術家 Lilli Tölp

對於我這個半途出家愛上藝術的自然保育工作者,我十分著重藝術創作的成效,有時看到很多藝術品為做而做,感到很浪費資源。

但當我這天採訪挹芬和金玲,我十分欣賞她們的理念,她們選藝術家首要對環境有負擔的,並期望盡量做到整個活動是無痕的。所以自然藝術季的素材,他們會讓藝術家就地取材,選用在關渡自然公園裏可以找到的樹枝、蘆葦、泥土、藤蔓,有時候颱風吹斷很多枯枝落葉,另外又會有些植物生長過剩,藝術家創作的同時,也幫手處理多餘的植物,目標是做到 site-specific artwork 。

到過越後妻有與瀨戶內,我感到自己是走馬看花而已,沒有很大的領悟,所以我特別想知道關渡自然藝術季的成效,挹芬及金玲以一個三角形表示。

頂層,就是藝術家,在製作自然裝置藝術的歷程,他們得著是最大。

第二層,是藝術志工,每年藝術季都會招聘一批的志工(義工),他們有些對動物是沒有興趣,但卻對藝術有興趣。在參與的過程中,志工與藝術家結連,有藝術家曾覺得志工就是他們的環境素材。又有志工從而認識更多自然,參與更多保護自然工作,挹芬就是最好的代表,在藝術季開首的年份,她參與當志工,現在成為了關渡自然公園的職員。挹芬和金玲認為這一層的人,是藝術季最大成效的部份。

第三層,是公眾。每年藝術家完成創作後,都會有開幕嘉年華, 2016 年定於 11 月 5 至 6 日,藝術家會即場與參加者一同創作、一同遊戲。 2015 年參與嘉年華的人數達兩萬人。

挹芬和金玲最後講到「藝術的力量是慢慢地改變的,藝術是比較溫柔的方法、故事性的方式,不是語言可以表達得到的!」

與志工一同創作的台灣藝術家白濟豪

與志工一同創作的台灣藝術家白濟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