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撿來的時間 撿來的故事 撿來的回憶、關係和香港人

2017/6/29 — 22:16

慶祝回歸中國二十年活動特別多,你去得幾多個?如果不是二十周年紀念,是不是代表不邢可能或不需要舉行有那麼多為了贈慶而出現的一籮籮文娛康樂活動,這是甚麼邏輯道理?算吧,你認真就輸了!

早前到了在 Karin Weber Gallery 舉行的最新群展「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由一封廿年前的信開始」(展期至8月12日),展覽以一封來自移民到澳洲的香港人在廿年前寫的信為開始,找來8位本地藝術家,包括陳育強、尹麗娟、余偉聯、程展緯、徐世琪、劉智聰、吳嘉敏,以及賴明珠 ,以他們各自的作品,去回應,去思考,去借題發揮,去無張延伸等等。

廣告

二十年,筆者不懂得要如何慶祝才好,自己倒一杯酒,獨喝自醉一番,不如借這個以廿年前的信為開始的展覽,迂迴地自我反省一下,因為我已不知將廿年前的東西,塞在家中何處了,找不出來,找出來也不知如何是如。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我移居澳洲轉眼間又已是六個月了。如今我已與世無爭,生活逍遙,只遺憾失了一些相交多年,交情不淺的朋友。…」節錄自那封廿年前從澳洲寄到香港的信。

廣告

看過不同藝術家的作品,從油畫、相片、陶瓷、印刷、錄像及混合媒體後,例如劉智聰的《沒文字的信》的舊照片;吳嘉敏的《失蹤文字》中的不見了的文字;尹麗娟的《(遺失)書信藝術/手抄唐君毅"致廷光書"摘要》中那種哲學家的想法及語氣;程展緯的《想像世上圖家,想像世上沒有天堂》及《下雨天》那些郵票、信封及名信片及信箱等等,令人想到,廿年前的一封信,會使人有何反應呢--會回憶到自己家庭為了前途作出的決定?會想到以前的人如何用書信分享及聯繫?會思考人們的身份是如何被改變?

你記不記得自己或身邊的親友在廿年前做過了甚麼特別的事,說過甚麼特別的話呢?在廿年後,你其實記不記得呢?你有沒有儲下甚麼東西來紀念廿年前的重要日子,又或者你其實有沒有思考這廿年過了甚麼的日子,是好日子,還是苦日子?

廿年前決家移民外國,離開香港,無論是為了甚麼原因,是政治也好,是經濟也好,又或是心理因素也好,廿年了,今天真的不用寫信抒懷了,隨時在Facebook或Youtube上直播,又或用WhatsApp或Messager傳個訊息來,你對批評香港甚麼人或者都可以。

撿來的時間,撿來的故事,撿來的歷史,撿來的身份,撿來的香港,撿來的思考,手撿來的回憶,撿來的......一切都是撿來的,一切都不是天生就擁有,也不是被別人強加送上,展覽用了撿來多了一份不經意,但撿來的東西,是如是壞,是吉是凶,就只是天知地知了。

廿年了,年了廿年,就只有這感覺。難得筆者也需要慶祝年了廿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