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救世主

2017/12/3 — 14:00

近日報章常提及「低端人口」,也來附和一下。「低端人口」一直以來享有一定程度的自由、民主、法治、公義,而教育上亦包含獨立思考、公民抗命的概念。他們的期望是「高端人口」繼續發展前進,雙方在這些價值上逐步接軌。豈料二十年過去,「高端人口」經濟發展之餘,卻出現了權力集中,更出現了嚴重貪腐,同時又要求「低端人口」跟著「高端人口」的「前進」價值觀走。過程中「低端人口」内的一些高端(其中包括一些達官貴人、大學校長) 不惜出賣靈魂,令「低端人口」的原有的自由民主法治公義愈來愈變得不像樣,而與「高端人口」的期望亦產生了鴻溝。但「低端人口」的思想很難改變,支持和反對始終是六四之比,人心未能回歸。「低端人口」沒有選擇,只有上街、噤聲、被清退、能移民的便移民的份兒。看將來,因為「退步」的始終是退步,「前進」的看來會越「前進」,期望落差的鴻溝也愈來愈闊。看來需要救世主的出現。

對,今天便是談<救世主>。

達文西的油畫<救世主>重見天日,近日更在拍賣場以天價(約31億港元)售出,風頭可謂一時無兩。然而,畫作是否達文西的真跡,則見人見智,頗有議論。

廣告

有藝術評論家表示,畫中耶穌的眼神欠活力,與達文西的<蒙娜麗莎>相去甚遠。但經過分析,這可能是因為<救世主>曾被塗抹洗擦多次使然。而且,臉部由多層非常薄的油彩繪成,極富達文西風格。再者,耶穌的左眼可看到畫家曾用掌緣處理過,產生達文西後期作品中常見的神祕、奇幻感覺。同時,一些藝術專家指出,此畫作比現存二十幅畫家門生及信徒所繪的救世主優越得多。

科學角度上看,最大的疑點是耶穌左手握著的水晶球。(水晶球物料是方解石,英文rock crystal, 化學名calcium  carbonate, 俗稱calcite。) 畫作差不多如實反映後面衣服和手的影像,於是突顯了三處錯誤:透過水晶球看,所有東西應該會出現扭曲,左右互換,並且上下顛倒。

廣告

畫作明顯出錯的地方就是影像沒有上下顛倒。重溫中學時的光學,劃一下光線圖,便知道光線穿過水晶球,影像便會上下倒置。

有問,這會不會跟水晶球本身的折射率 (refractive index) 有關?一般固態物質的折射率,界乎1.3至1.6左右 (方解石是1.5-1.6;玻璃約為1.5)。假設折射率為1.5;平行光線(即入射角為45度),進入圓球後的折射角為28度,另外劃一條穿過圓球中心的直線 (即入射角及折射角均為零度,沒有折射),這兩條線的交界點便顯示出影像,而這影像與原來物體相比,是倒置的。

當折射率接近2或大於2(鑽石是2.4),折射較大,影像愈接近圓球,但它依然是倒立的。

以上兩種情況,無論物體高矮遠近,我都劃了光線圖。不讓大家費神:結果都是一致,影像均是顛倒的。

岔開一下,因折射大而令影像聚焦接近圓球這現象,可用來量度日照。以下相片是天文台在京士柏運作的日照儀,可以見到影像是扭曲和倒置的。聚焦了的太陽光能夠將紙燒焦或燒穿,刻紋代表了日照的長短。手持水晶球對著烈日,甚至會灼傷。

返回達文西。我們從他的筆記和其他作品知道,達文西十分重視科學和觀察,對方解石亦甚有研究。所以畫中水晶球這部分很有可能不是他本人所作。

較有可能的結論是:它是達文西的工作室或他的徒弟所作,而畫中某些部分(主要是臉部及右手)或經達文西之手修飾或改正。

冬季假期臨近,祝大家生活愉快。

2-12-2017

〔作者保留版權〕

參考:

1) ‘Salvator Mundi’, Wikipedia.
2) ‘Sunshine recorder’, 天文台網站 www.hko.gov.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