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聞小花的告白》政治性強

2018/5/29 — 9:36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取自風車草劇團 (Windmill Grass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新聞小花的告白》劇照
取自風車草劇團 (Windmill Grass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風車草劇團」的新舞台劇,是描寫電視台風雲的佳作,政治性特強。很多影視作品拍攝關報刊、電台、電視而至網媒等新聞界的風雲,觸及內部或外部政治惡鬥的也不少,美國片《戰雲密報》就是較近例子。但印象中這類題材在香港舞台劇很罕見,今次做到大膽、出色,正在葵青劇院演至六月三日,即六四周年紀念前夕,值得推薦。

黃國鉅編劇、陳曙曦導演的《新聞小花的告白》,主體並非八八卦卦的風花雪月,或爾虞我詐的爭權奪位,狗仔隊揭發財色醜聞之類,而直接針對香港新聞界受到政治壓力和收購,威脅到新聞自由的問題。由於收購和壓力來自中國大陸,當然十分敏感。

劇情環繞着香港特區推選新行政長官(特首)的選戰,雖然限於小眾推選,並非普選,但民意取向也相當重要。韋羅莎飾演某大電視台的新聞主播,獲得熱門候選人的「不軌」消息,企圖報道,但屢次被主管陳淑儀以種種理由制止。

廣告

妙在劇中人指出,現在大電視台的新聞節目少人收看了(報紙滯銷更不在話下),新聞資訊已經網絡化。不過傳統新聞界仍然重要,劇情一開始,女主播與男主管就激烈爭論新聞自由,說到很多傳媒被中資收買,還提到「事實」和「公義」在新聞報道中孰輕孰重的原則問題。

大台不報道,可以交給網台揭秘。劇中其他重要角色,就是搞網台的湯駿業,以及女主播很崇敬的大學新聞系教授邵美君。還有女主播的律師丈夫梁祖堯,可能當上「政協」,重視與中方的關係,與太太發生政治冷戰。

廣告

劇情發展隨着特首推選期逐漸迫近,而越來越多變故。德高望重的新聞系女教授忽然組黨從政,選戰各派街頭對峙,又發現熱門候選人要推行「國家安全法」嚴限新聞自由的「陰謀」,而女主播的婚姻和事業亦面臨嚴重危機。

其實香港回歸以來,不少劇場演出有政治性,往往嘻笑怒罵,嘲諷特區官商和內地來客,有些甚至把中國大陸妖魔化,或認為香港「已死」或「將死」。《新聞小花的告白》亦明顯不符建制派及北京中央的立場,其中一場是說普通話的中資代表參加電視台編輯會議,扮成溫文有禮地旁聽,其實操縱大局,情景很諷剌。

但比起其他政治性舞台作品,此劇的優點是並非一味煽情地嘲罵中方與親中派,而是列舉頗多事例,對新聞自由及利益關係作出正反辯論,亦說明包括英美的世界各國都立法注重國家安全。因此,無論觀眾是否同意此劇的論點,肯定的是此劇有比較客觀的知識性。

在政治爭執中,不斷發生「變卦」和「出賣」,增加了戲劇性,同時顯出政治與經濟的關係很複雜,誰人可信或不可信任?實在不易判斷,總之各有因由。特別重要是後段,電視台新聞部男主管的「自白」,講出門面話與心中真話兩種,顯出他也不「愛國愛黨」,而是適者生存的高手,舖定遠走高飛的後路,陳淑儀演得甚佳。

主角韋羅莎繼續好戲又有魅力,不停唇槍舌劍爭論,很激情亦很苦惱。「風車草」台柱邵美君、梁祖堯、湯駿業今次都做不大討好的「忠奸人」,同樣貼切。資深的葉進演中資代表,葉康婷演電視台向上爬的新秀,余世騰演熱門特首候選人,都恰如其份。

「風車草」的舞台劇一向有通俗,亦有正經,但像今次那樣充滿香港政治性之作,我以前沒有看過。編劇黃國鉅十年前曾為「風車草」編出古裝劇《月映寒松》,此後就經常與「天邊外」導演陳曙曦合作,今次這對編導攜手,構成重要的香港政治劇,是今年香港劇場一個不可忽視的作品。

此劇當然也有可以挑剔之處。例如女主播的電腦重要資料被人刪除,為何沒有備份?又如把親中派「愛國」示威者醜化,形容為粵語口音不正的老粗,收錢示威,大講主旋律口號,很誇張。女教授從政亦被醜化,然而劇中對她的政治立場沒有清楚交代。

更關鍵的是,此劇似乎認為新聞從業員「申張公義」比「報道事實」更重要,我不同意。所謂「公義」會因政治立場與角度不同而大有爭議,屬於主觀判斷,事實就必須客觀求真。

至於此劇對香港自由的前景,抱着悲觀態度,是否認同?那就當然要由觀眾各自衡量。好在劇中人總算承認,九七回歸多年保持自由,已經難得了。實際上此劇可以上演,可見香港目前仍然容許言論自由,並非「已死」。將來或許壓力更大,但不應心灰氣餒。

也要提提劇中一個小節,就是對白提到香港左派報章曾對六四事故「痛心疾首」。其實《文滙報》社論開天窗登出「痛心疾首!」是1989年5月21日,不滿北京政府因天安門學生運動,宣佈實施戒嚴,那是六月四日軍隊鎮壓之前。上網很易查到。

香港百萬人遊行聲援北京學生民運,同樣是六四之前。現在很多港人以為遊行是抗議六四鎮壓,記憶失誤。新聞界尤其不可只顧「公義」,忽略「事實」,變得失憶失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