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星球與無限 — 遺傳研究所門前的雕塑

2017/10/3 — 17:02

【文:和子】

三位美國遺傳學家霍爾(Jeffrey C. Hall)、羅斯貝許(Michael Rosbash)和楊恩(Michael W. Young)因「發現了控制生理時鐘的分子機制」奪得今年諾貝爾醫學獎。

想起在紐約做麻醉師的同學Michael ,年初他曾在在同學群分享他所在的研究所圖片:室外的一個雕塑作品,一段類螺旋體的曲線,其頂端橫置了一個數學上的無限符號,附近二個星球坐落在雪地上。

廣告

這位雕塑家以豐富的想像力把浩瀚的宇宙和真理的無限濃縮在一個無限符號上,支撑無限符號的那段類螺旋曲線暗示著DNA的螺旋體結構,因這所研究院是人工DNA的誔生地。

宇宙的無限奧秘、種族的特徵、個體的遺傳都取決於儲存在DNA上的遺傳密碼,這個無限與星球為主體的雕塑既提醒人們宇宙的浩瀚無邊,又透露了人類正在探索解開萬物復制遺傳的奧秘。它既有對成功合成人工DNA的紀念,又有對未來科研人員的期許和暗示。

廣告

將這件雕塑放在那兒,每天來研究所工作和學習的的科研人員及碩博士學生們都從雕塑旁走過,也許他們在忙碌之餘會望望,聯想一下藝術品的喻意,展開他們自己想像的翅膀,更自信更全情地投入學習和工作吧。宇宙無限,但人類一代又一代的不懈探索一定會找到它的更多奧秘⋯。這就是藝術家的創意、藝術品的魅力。

藝術家對於事物的觀察和思考往往具有超於常人的敏銳性、感受力和超前性,透過雕塑展現了雕塑家把對宇宙思考和審美藝術結合起來,將哲學性與藝術性匯集融入了作品中。

藝術的可貴,不僅在於它的審美,也在於開拓人們對生活的廣闊想像以及建立人與人溝通的橋樑。

「一座城市沒有藝術家,便即意態索漠,缺滋味,一座城市有了藝術家,於是隱然騷動出異彩。」(陳丹青)

香港需要什麼樣的藝術作品,或者什麼樣的藝術作品才能反映和帶動這座國際都市的獨特活力,相信這是每個本地藝術家都正在探索和努力尋覽的課題,我們對此懷著深深的期待和祝福。

(作者簡介:醫學學士 ,神道學碩士,詩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