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時代記錄者:最壞的時代・最好的記者

2017/4/18 — 15:38

紀錄劇場初接觸

一條褲劇團藝術總監及導演胡海輝初次接觸紀錄劇場 是 2003 年。當時從事戲劇創作已十多年的他眼見香港劇場處於兩極化的狀態:不是過於「前衛」,令人摸不著頭腦,就是單著重娛樂性。劇場跟社會仿佛是兩個世界,毫無關係。正當他納悶如何可以重新跟世界產生關係時,一條褲劇團的另一位創團成員周偉強在紐約觀賞由 Tectonic Theatre Project 製作的 Laramie Project,備受啟發,並向他介紹「紀錄劇場」,令他很感興趣。

後來,當他偶爾遇上由 Laramie Project 改編而成的電影《同志少年殺人事件》(英文同為 Laramie Project) 時,那份震撼力就更深刻了。雖然死者 Matthew Shepard 並沒有在電影中出現,但透過事件周邊角色的話語,Matthew Shepard 以及他身處的「恐同社區」(恐懼同性戀的社區)卻更顯立體。這種要求創作人親身走入社會,跟現實發生關係的戲劇形式,彷彿為他心中的鬱悶提供出路。

廣告

受到 Laramie Project 啟蒙後,胡海輝便開始嘗試創作紀錄劇場作品。起初,他以 1997 年發生的秀茂坪童黨燒屍案為研究目標,但礙於時間久遠、秀姆坪邨重建、人們忌諱等因素,計劃持續兩、三個暑假後便擱置。其後,胡海輝遠赴外地進修,拜會 Tectonic Theatre Project 的創作人以及進行有關紀錄劇場的研究。直至 2012 年,他以菜園村的事件為題,創作出一條褲劇團首個以紀錄劇場形式的原創作品《本來沒有菜園村》。

《時代記錄者》綵排情況
(一條褲製作提供)

《時代記錄者》綵排情況
(一條褲製作提供)

廣告

在一條褲劇團首個原創作品《本來沒有菜園村》,到《1967》,到翻譯劇《同志少年虐殺事件》及《重見真相 - 同志虐殺現場十年重訪》等多個紀錄劇場作品的製作過程中,胡海輝深刻感受到主流媒體能呈現的真相多麼有限。他發現,所謂「真相」其實有很多層次,不單只是媒體報道一面。他最深刻的其中一個片段是在菜園村反高鐵的抗爭中,有義工勸諭一位年長的村民在清場行動主動鬆開人鏈的手避免受傷,那名村民回頭,只是堅定回答一句:「我不會走的。」簡單的一句話在此情此景蘊含的是她對自己的家庭、土地的情感與堅持。若不是透過這個紀錄劇場的計畫,這些片段可能就不會為人知曉。紀錄劇場的作用就是要 Give a Voice to the Voiceless,把正在消逝的人和事儘量完整紀錄下來,並提供一個平台供無處發聲或不能為自己發聲的人發聲,讓當中不為人知的故事及其價值承傳於後世。對胡海輝而言,「做劇場」不單是要令觀眾反思,亦是在過程中滿足自己對認識世間一切事物的好奇,對這個五花八門的世界有更多、更深刻的了解。

「一代香港兩種人」系列

在一條褲劇團完成《本來沒有菜園村》及 《1967》這兩部以事件為切入點的作品後,胡海輝便萌生以人物、族群為切入點去創作紀錄劇場的念頭。就這樣,他開展了歷時一年多,以職業為分類的「一代香港兩種人」的人種誌劇場系列,希望在探討香港人身分的過程中,借這些人的故事去描繪出更完整、更接近真實的香港面貌。

《時代記錄者》是「一代香港兩種人」系列的第二章,講述的是新聞記者的故事。在接觸新聞記者一段時間後,胡海輝發現要在這個要求高、薪酬低的行業生存,留下來的人都是因著對身邊事物的好奇,就如他接觸的其中一位記者說:「要當每件事都係新聞咁做」。

《時代記錄者》宣傳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時代記錄者》宣傳照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可是,這些接觸都不及製作團隊到報館觀察記者的日常工作來的印象深刻。雖然那幾天並沒有≪導火新聞線≫出現的戲劇性畫面,但在每天的菜單會上,記者與編輯挑選哪些新聞值得見報的過程中,胡海輝確切體驗到信息、事實與人三者的關係,傳媒對於信息的篩選又是如何影響社會理解這個世界。新聞都是經篩選的事實,這些事實並不等於事實的全部;但同時,記錄者如何判斷值得與不值得,又是取決於社會的回應,是為雙向互動。時代記錄者,是記錄時代的人,時代亦記錄他們的選擇。

資料搜集的過程中,胡海輝亦發現做劇場跟做新聞有相似的地方:大家都是講故事的人。這些故事背後都蘊含著非常深刻、具體的情感。相比起講述地產經紀的第一章 《中間人》,新聞記者是一個借故事講真相的行業。雖然胡海輝訪問記者所得的故事更為豐富,但要在欠缺一件事件作骨架的情況下,對過百小時的零碎訪問進行篩選,再編成一齣劇,還是甚具挑戰性的任務。

最壞的時代・最好的記者

這一群記錄時代的人,不但擔當記錄者的角色,亦塑造時代、社會主流意識型態。然而在這個年代,他們卻似乎愈來愈難做好自己的工作。《香港記者協會・四十八周年特刊》的文章<最壞的時代・最好的記者>寫道:「紛擾亂世,荒謬與歪理侵蝕大氣候,走在最前線的行家們,在黑與白之間揭示社會不公義,從窄縫中守護事實與真相。這個最壞的時代,新聞工作者竟成新聞主角,那原本該如空氣般的新聞自由,卻要奮力捍衛謢航!」

《時代記錄者》綵排情況
(一條褲製作提供)

《時代記錄者》綵排情況
(一條褲製作提供)

本來是客觀中立的記者,反而成為了新聞的主角,成為恐嚇、襲擊的受害者。在這樣的形勢下,他們是否還能做好份工?在面對反國教、佔中等本地新聞大事以及香港人的身分面前,他們是否能拋開個人色彩秉持記者應有的持平客觀呢?冷靜與熱情之間又該如何自處?胡海輝認為從記者的眼光看香港近來的轉變,當中應該有很多值得大家反思的空間,進而啟發大家思考香港如何走下去。

-----------------------------------

《時代記錄者》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時代記錄者》
(圖片來源:一條褲製作 facebook)

《時代記錄者》 On the Record

香港大會堂劇院

28-29. 4. 2017 (五及六) 7:45PM

29-30. 4. 2017 (六及日) 2:45PM

http://www.pants.org.hk/?a=doc&id=408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