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曾倩瑜的《無意駐足》雜記

2017/7/14 — 10:20

於田灣一個新的展演空間裡,為期一個月的《無意駐足》-曾倩瑜個人展覽一角。(黃嘉榮攝)

於田灣一個新的展演空間裡,為期一個月的《無意駐足》-曾倩瑜個人展覽一角。(黃嘉榮攝)

認識曾倩瑜,應該是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在由「現在音樂」在香港藝術中心所舉辦的音樂會《聲音下寨#16 – 家務與實地考察》裡,我被應邀於上半場演出,而曾倩瑜則為下半場演出的藝術家。還記得,為了那一次演出,我準備了一個結合了音樂和環境聲音的演出,然而對現在的我來說,實在覺得那一次的演出有許多改進空間,自己也在問自己問題,到底做聲音藝術,是怎樣的一回事,更何況在那一晚,曾倩瑜的演出在我的腦海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全黑的環境裡,曾倩瑜拍打場裡的金屬結構,在燈光投射下,她開始用筷子夾波子,從一個盆到另一個盆,波子失誤掉下來彈來彈去,然後她從膠袋裡拿出羽毛,將羽毛放滿演出場地,然後開動吸塵機吸走羽毛,再用膠袋裝回。一切都是簡潔有力、將生活狀態裡的聲音放大並產生聽覺上的趣味,這也令我開始留意著她的作品。

後來,從她的網站上,得知她其他有趣的創作,從早期的聲音設計和配樂,到後來具實驗性的演出錄像和聲音漫步,曾倩瑜均以身體置身於環境中,以行為和經驗去重塑聲音的想像。當中令我印象深刻的莫過於《fun experience series - sound in daily life》(好玩體驗系列 – 日常生活聲音) 的演出錄像,作品以近乎靜止的角度記錄了她在戶外戶內不同空間裏的日常行為,在聆聽和製造聲音之間兩邊來回,作品探索空間、行為、聲音甚至視覺的關係,她的表演很成功的將日常當中的細節放大並呈現,和她上次的表演一樣,這些都是她最引人入勝的地方。另外,她的作品《recorder series - walking a recorder》(錄音機系列 – 放錄音機)挑戰聲音錄製的規條:曾倩瑜以一條麻繩綁住一部錄音機,在一個充滿著落葉的公園裡拖行。錄像僅僅呈現她拖行的身影,而聲音卻是錄音機被拖行而錄下的聲音。相比起理所當然地去收錄那公園的環境聲音,曾倩瑜為錄音這個行為增添了多一層的意義,也質疑到底錄音的方法又是必然的要去追求理想的聲音世界?曾倩瑜的作品讓人反思。

場內的「練習室」展示曾倩瑜過過去7年來一些聆聽及錄音練習,彷彿準備了好幾套「後備耳朵」供人於場內借用。(黃嘉榮攝)

場內的「練習室」展示曾倩瑜過過去7年來一些聆聽及錄音練習,彷彿準備了好幾套「後備耳朵」供人於場內借用。(黃嘉榮攝)

廣告

曾倩瑜的日常練習之一《recorder series - walking a recorder》(錄音機系列 – 放錄音機)。(圖片由曾倩瑜提供)

曾倩瑜的日常練習之一《recorder series - walking a recorder》(錄音機系列 – 放錄音機)。(圖片由曾倩瑜提供)

廣告

在二零一六年的十一月,現在音樂舉辦了Second Coming系列的《聲音下寨》,那一晚,我應邀出席當晚曾倩瑜的演出,並為演出後的問答環節作主持。那個晚上,曾倩瑜規劃了一個灣仔區的聲音漫步,並準備了一堆日常生活裡見到的現成物,當中包括油箱、掃把、筲箕、收音機、膠袋、熱水壺、推車、花盆和鐵鏈等隨機但總是會在周邊出現的物品,給予參加者選擇拿著,並指示參加者可在中途「獨奏」表演。在漫步過後,曾收集觀眾手上的現成物,並立即進行一個演出。在漫步的過程中,我心裡在疑問,當我們將聲音漫步當成創作手段時,這個形式的創作會否從形式上變成了一種具奇觀性的漫步?而我作為聆聽者,又和當下感受到的聲音有甚麼關係?無論我選擇製造聲音與否,聆聽的過程反令我感到周遭環境的陌生化,或多或少,當中總感到少許影響到當下生活在裡頭的人而不安,可能是自己想多了,然而這個演出也進一步令我思索著創作藝術的問題。

《無意駐足》展覽局部。(黃嘉榮攝)

《無意駐足》展覽局部。(黃嘉榮攝)

由表演錄像到聲音漫步,在曾倩瑜的作品裡,生活物品雖佔一席位,但還是缺少了以物質為主的藝術創作。一直以來,我自己創作聲音藝術最大的難題,也是如何能夠克服媒介的限制。聲音具時間性和擴散性,如何以固定的形態去表演聲音的特性,也是許多聲音藝術家去探索的方向,而今次曾倩瑜在 Empty Gallery 的個展《無意駐足》裡,她似乎也是以自己的方法去運用生活日常的現成物去創作。在田灣 Empty Gallery 十九樓的下一層,是一個特別的空間,在那個空間裏,牆壁和地面只有不完整而近破爛的石灰批盪,而空間和窗戶之間有一道牆阻隔,形成一個狹窄的空間,而空間裡另有一些沒有門而暗黑的房間,而曾倩瑜的《無意駐足》便是在這個空間裏進行。在這個那麼特殊的空間裡,第一眼最搶眼的,必然是那大型的,從天花吊下來的流水裝置,裝置中的流水經過由不同材質構成的渠道,渠道形成幾重直角的轉彎,再經收集到一個水箱中,流水經過那些不同的材質,形成不同的共鳴,而那些直角的轉彎,令流水濺出水花,曾倩瑜用不同材質的盆放置在水滴滴下的地方,令水滴滴下來時也產生不同的聲音。

「廣州老家未變成現在的樣子前,天台曾經是以鐵皮搭建給員工住的小房子。每逢下雨,那裡的聲音就如瀑布傾瀉般震撼,人是無法交談的,晚上也不用旨意能夠入睡。」——曾倩瑜

除了那個大型流水裝置,場內另一個邊有一個由家居透明膠盒和魚缸組成的裝置,這個裝置將透明膠盒交錯放置在透明魚缸上,下層魚缸裡有一盞燈,而上層膠盒則裝滿著水,以及水裡裝了一個魚缸常用的水泵,水在膠箱裡的流動令魚缸產生共鳴。另外,在場內大型流水裝置一旁,放置了一個由石頭向流水構成的一個像盆景的裝置,另有石頭零星放置在地上。而場內另一最注目的作品,莫過於一架會自動走動的板車,以及板車上的一個早已倒下的花盆,那一架會自動走動的板車,時常會撞向牆上,而地上也佈滿著鐵枝,板車經過時總會將鐵枝推開而形成聲音。

「小時候家中露台有個盆景,和其他盆栽放在一起。盆景之中有個漁翁,旁邊有條橋,過了橋就可以順住樓梯上石山了,或者想象他可以乘著小船在水上漂盪⋯⋯」——曾倩瑜

在開幕當晚,曾倩瑜聯同其他演出者一同演出。在場地的不同角落裡,分別放置了三張桌子,三位演出者同時在不同角落切割著不同的水果,並用攪拌機攪拌成黑、白、紅色的新鮮果汁給觀眾飲用,用完的水杯會立即被第四位演出者送去後樓梯的「洗碗站」,讓第五位演出者清洗,再由第四位演出者帶回桌子上備用。大概水果快用完了,曾倩瑜將水杯化成打擊樂,演出者分別以不同的器具以節奏和應,場面相當熱鬧,也帶動了部分參與者共同參與拍打節奏。當這個由節奏形成的聲音境象去到某個高潮時,我的耳朵開始感到疲倦,直到場地的燈光突然被關上,演出者都停止手上的節奏,場地裡就只餘下那些聲音裝置所發出的聲音,曾倩瑜成功地將整個焦點放回作品的聲音上。曾倩瑜以過去對事物和聲音的記憶作為靈感,在我們一直所忽略的生活細節裡,重新構成一個新的世界,並讓我們重新認識事物的可能性。

--

「無意駐足」曾倩瑜個人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 2017 年 7 月 30 日
時間:11:00 - 19:00(星期二至日)
地點:香港田灣漁豐街3 號大洋中心18 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