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東邪西毒》的敍事結構:微觀

2017/6/16 — 18:19

《東邪西毒》電影劇照

《東邪西毒》電影劇照

片首短短的《黃藥師》一章後,慕容燕/嫣來到歐陽鋒小屋,這個不斷跳躍於男女人格、回憶與現在的人物,把觀眾拉進碎片式的時間段落之中,首次打亂了《東邪西毒》的線性時間線 。在迷亂的慕容燕/嫣眼中,她與黃藥師的段段情事並不以發生先後次序排列,而是沿著她的情感不斷追尋舊事的零碎片段。

篇章之首,由黃藥師退場開始,旁白歐陽鋒說:「年輕時嘅黃藥師,係一個放蕩不羈嘅人,好容易令人鍾意佢。[...]果一晚,佢差啲死喺個女人手上。」接連黃藥師與女扮男裝的慕容嫣的初遇。然後慕容嫣以男裝出現在大漠小屋,自稱為慕容燕,要求以最痛苦的方式殺死黃藥師。

後來歐陽鋒問她:「點解咁憎黃藥師?」,便觸動她陷進記憶漩黃藥師對她許諾迎娶的戲言,又想起他失約樹下的負心。回憶一圈接一圈出現在觀眾眼前,卻又只限於零碎片段,沒有前文後理,只靠觀眾把這些回憶碎片重組、詮釋,從而理解這個人物的故事。理智迷亂的慕容燕/嫣,用不斷的「閃回」(flashback),插入她跟歐陽鋒的「現在」裡,把敍事時間折斷弄亂。

廣告

由這一章開始,觀眾開始發現《東邪西毒》跟他們習慣以「前因後果」連接的電影符碼不同,在「現在」錯亂的慕容燕/嫣與「過去」的大燕國公主慕容嫣,觀眾需要詮釋兩者之間的留白,也要為她段段回憶之間未言明之處,填補上個上理解。所以,他們不能像一般觀影經驗一樣,一下子就明瞭事件發生先後次序,而是需要經過個人思考才能重新排列出慕容嫣的故事。這個敍事-詮釋之間製造的不確定性,構築起我們所指「令人迷失的時間」(the lost time)。

我們可以看看《慕容燕/嫣》一章的「情節」敍事結構:

廣告

A:黃藥師與慕容嫣在酒館初遇。
B:慕容燕出現在歐陽鋒小屋,要殺黃藥師。
C:慕容嫣出現,要殺慕容燕,因為他要殺她的最愛黃藥師。
D:歐陽鋒問慕容燕/嫣為甚麼要殺黃藥師,她陷入回憶。
E:黃藥師調戲女扮男裝的慕容嫣,許諾假如她有個妹妹就一定會娶她。
F:慕容嫣在樹下等黃藥師,他失約沒出現,她痛苦尖叫。
G:慕容燕/嫣愈來愈錯亂,開始把歐陽峰當成黃藥師。
H:有一晚,她在歐陽鋒睡覺時摸他,她把歐陽鋒看作黃藥師,他把慕容嫣當作大嫂,一夜纏綿。及後慕容燕/嫣離去,消失不見。
I:許多年後,江湖出現一個叫「獨孤求敗」的劍客,跟水中倒影對打,此人正是慕容燕/嫣。

如果我們把以上情節依時序重新排列,慕容嫣的故事如下:

在《慕容燕/嫣》一章,事件呈現次序(ABCDEFGHI)與時間順序(AEFCDGHI)之間明顯有出入,雖然時序不致十分混亂,觀眾仍能容易重新把故事還原,但過去/現在/未來之間存有很大部份的空白未言明:黃藥師為誰拋棄慕容嫣?慕容嫣被拋棄後如何發展出「慕容燕」的雙重人格?慕容燕/嫣消失在大漠小屋後,又如何成為「獨孤求敗」?這些都是沒有標準答案的留白,有待觀眾自行解讀(或不解讀)。

而「令人迷失的時間」除了由碎片式的回憶與「現在」中凝止的時間(the imobile time)交錯構成,便是由每個角色剪不斷理還亂的前塵往事——即analepsis[1] 相互交錯而成。雖然《東邪西毒》中每一章的人物也獨立成章,在「現在」這個時空中,在每一章裡的主角——黃藥師、 慕容燕/嫣、夕陽武士、洪七與大嫂,只與歐陽鋒這個說書人相交,與他以外的人物並沒有交流(除了《大嫂》一章的大嫂與黃藥師),然而除了洪七以外,每個人物之間在過去卻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呈現次序如下:

1. 黃藥師與夕陽武士本是好友。
2. 黃藥師拋棄慕容嫣,使她變瘋。
3. 黃藥師因勾引夕陽武士的妻子桃花,二人决裂(言語間暗示)。
4. 歐陽鋒有個刻骨銘心的愛人,後來成為了他的大嫂。
5. 黃藥師多年來也在桃花時節為大嫂捎來歐陽鋒的消息,因為他深愛大嫂(言語間暗示)。

人物過去往事之間錯縱複雜的因果關係,構成了故事的骨幹,解釋了人物在「現在」呈現的性格、對事情反應,以致不同的終局。假如我們假設黃藥師因為深愛大嫂,才愛上令他想起她的 桃花(樹),才會愛上夕陽武士的妻子桃花,才會傷透慕容嫣的心(而這不是唯一正確的解讀,這部電影的時間令人迷失之處也在於它的自由度,故事時序是怎樣最終取決於觀眾決定如何組合這些零聲線索),那麼前段出現的慕容燕/嫣之所以會被拋棄、會瘋掉,原來是一連串愛恨情仇帶來的結果。最後才出現的大嫂,她與歐陽鋒之間失落的愛情,才是這些情事的起點。問題是,這些事件的次序在整部電影中被打散在六章之中,觀眾一日未看到最後,也沒有足夠線索把故事重組,得出自行解讀的「故事」。

換言之,觀眾在觀影的大部份過程中,因為資料不足,並不能理解出這些過往事件的發生次序應是甚麼。他們要跟據這些碎片式的前事(analepsis),不斷猜想這些人物之間的關係、事情發生的先後次序,以及故事的全貌是甚麼,在結局之前,他們完全是迷失的。 《東邪西毒》故意打碎人物前事的先後次序,把線性時間線完全倒亂,以人物腦海中的回憶與身處的現在築構出一個時間的迷宮。

--

註:

[1] analepsis 前情 - 發生在主要情節之前,卻以回憶方式插入「現在」之中。prolepsis 預知 - 發生在主要情節之後,卻以倒敍形式放在「現在」之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