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柏林愛樂香港行

2018/1/24 — 11:42

柏林愛樂樂團的地位,大家眾所周知,即便在Herbert von Karajan(1908-1989)時代過去後,樂團水準有所下滑,但江湖地位難以撼動。這個承載著H.Bulow(1830-1894), A.Nikisch(1855-1922), W.Furtwangler(1886-1954)等眾多大師傳統的頂級樂團,繼2005年第一次亮相香港後,暌違12年,再度蒞臨香江,領隊的同樣是Sir Simon Rattle(1955-)。演出分兩場,11月10日和11日,曲目前者為R.Strauss(德)的交響詩《唐璜》、M.Ravel(法)的《G大調鋼琴協奏曲》(鋼琴:趙成珍「韓」)及J.Brahms(德)的《第四交響曲》;翌日節目為I.Stravinsky(俄)的芭蕾舞劇《Petrushka》(1947年版)、陳銀淑(韓)的《絃舞》、S.Rachmaninoff(俄)的《第三交響曲》。節目編排非常有Rattle的特色,傾向於後浪漫主義時期的作品涵蓋。票務關係,這次我僅僅聽了後一場。

廣告

可能因為接下來密集的巡演安排,11日的音樂會安排在了傍晚5點。上半場的芭蕾舞劇應該是Rattle的拿手好戲了,Stravinsky的作品在Rattle的演出單上出現過多次,無論是錄音還是現場。這部色彩斑斕的作品當中,柏林愛樂每個聲部的出色水準得到完美體現,而Rattle的特殊興奮感,時不時的一點「狠」勁,確實讓樂曲處處閃爍著靈光。下半場首先是特約韓國女作曲家陳銀淑的作品,這次是世界首演。老實說,作品的名字中的「舞」字確實幫助了我們去理解這首新鮮出爐的作品,在紛亂的思維當中,去捕捉舞動的一瞬。我總覺得這類的現代作品,跟以往的大師作品不一樣,更多的,需要去理解作品本身的大意境,當然,我對這類作品確沒有太熱衷。作曲家和指揮共同謝幕後,本場音樂會的重頭戲Rachmaninoff的交響曲登場了。看了場刊方知此次音樂會也是Simon第一次指揮這部作品,值得期待。Rachmaninoff的交響曲創作,因其不同時期的際遇而有明顯曲風區別。《第二交響曲》是其最宏大最出名的交響作品,相比之下,第三號無論是錄音或是演出都比前者少許多。或許因為這部作品介乎於浪漫主義或是現代主義之間,似乎是一首具有承上啟下功能的佳作。柏林愛樂的功力再一次得到證明,而Simon對現代音樂的拿捏功力,總能交出滿意的答卷。音樂會在節奏感頗強的終樂章當中結束,觀眾們的熱情是可以想象的,這熱情換來了一首encore,Puccini(義)的《間奏曲》(來自歌劇《Manon Lescaut》)。Simon的謝幕並不多,樂手們便很快離去,感覺和之前聽的大牌樂團相比,略顯倉促。

廣告

中場休息時,得知Simon散場後,會有簽名會,便馬上買了款唱片。銷售的都是柏林愛樂自己出版的唱片,不出所料,果然是信昌公司過來展銷。老實說信昌代理的品牌,在香港都是罕見的,可惜貨品不齊。信昌現在由二代掌店,其店的「個性脾氣」也頗為出名。這次買到的,是賣剩的Sir Simon Rattle指揮柏林愛樂演出的Schumann(德)交響曲全集。

這款唱片是柏林愛樂自己成立唱片品牌後出版的第一款產品,我買到的則是2CD版。Sir Simon Rattle的親和力在大指揮當中也是出了名的,此次也不例外。幽默的言談和招牌的笑容,氣氛好不融洽。現在的唱片市場,贈送DVD的,包裝五花八門的,應有盡有。論包裝,柏林愛樂的出品確實不錯。至於這張唱片,沒有太多可圈點之處,或許指揮著重於某些段落的表現力,但Schumann的交響曲,太多在前珠玉,而柏林愛樂的聲音彷彿弱了一個檔次,其雄渾華麗之風不在。或許,清晰透明的織體與音色,才是現在的潮流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