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格外地創的藝穗會 在中環的百年歷史異域

2018/4/16 — 17:09

這次是藝穗會本身的展覽「格外地創:藝穗會的故事」(Outlier : [email protected] Fringe)(展期至4月30日),老土說句:平時是去藝穗會看展覽,這次主角是她自己, 展場除了在地下的畫廊,還有建築物的不同角落。

應該不少都知道位於中環的藝穗會這幢歷史建築物的前身其實是建於19世紀末的舊牛奶公司的倉庫,後來牛奶公司將總部搬到主倉庫,之後陸續擴充及加入屠場、牛奶分銷中心、冰粒雪庫、食品工場等不同的設備,其後公司還曾將倉庫翻新為總經理住所。雖然日佔時倉庫曾被日軍掠奪一空,那裡至上世紀70年代仍是牛奶公司的總部。直到1982年,香港外國記者會進駐舊北座,之後政府將南座租給藝穗會,在1983年聖誕節前一星期,藝穗會創辦人謝俊興(Benny)拿著鎖匙打開這座歷史建築物,本來只使用一個月,作為第一屆藝穗會的場地,結果在這兒度過30多個年頭...... 藝穗會的前世今生,就是這樣開始及延續。

就好似展覽的文未介紹一段:「因為一個兒時記憶,一男子長大後重臨舊地,機緣巧合下得到大門鎖匙,自此與一隻貓共同進退。由借用一個月的訪客,奇跡地成為三十五年的守護人。如果一切可以重來,這男子會接收鎖匙嗎?來這個展覽,你會得到答案。」

廣告

今次展覽除了有謝俊興自己策展,還有很多文化及藝術界人士參與,例如展覽設計是藝術家彭金有(Raymond Pang),策展提文是前香港藝術館總館長鄧海超,攝影及詩詞是詩人廖偉棠等等,因為這次不是展示一件件作品而已,除了場中的裝置作品,還要留心裡面的錄像及音樂,還要留心那些儲物箱,還要留心那些人的分享,還要.....

廣告

加起來,是這空間的人、物及感情,久遠過去的牛奶公司的貨倉及總部,到作為藝穗會的藝術場地及空間,中間是涉及了多少發生過,存在過,又被棄掉過,遺忘過的林林總總,或者這展覽不只是有關藝穗會這三十多年來的最初及最近,當中曾在這空間停留過的故事、感覺及關係,如藝穗會的發展、曾在這展場及劇場舉行過的活動及相關的藝術家及文化人等等,而是這建築物在這城市中所代表或擁有的,對個人及群體,在私人及社會上,如藝穗會的創辦者及管理人員、藝術家們及業界,所有香港附近的人等等。

如果將一幢建築物或一個空間變為一個人,不知他/她會講出的經歷及感受,會不會比由真人說的,來得更真實呢,人會說謊,記憶會模糊,感覺有誤差,記錄也會被竄改等等,不如由這位「我姓藝,叫穗會」的人兄,訴說出來的事或情,可能更真。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