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死亡的必然與對生命的信念──羅傑.海恩斯

2015/7/3 — 11:21

觀眾走在一灘灰色粉末所鋪蓋的美術館地板周圍時,開始出現狐疑的眼神與內心的疑問。走近後以瞇著雙眼像是審視被破壞現場的探尋試圖找出藝術家到底要呈現什麼說法的焦慮。

每個細節都像是無人荒地的殘敗地形,起伏的丘陵或是乾渴的溪流走勢,一種荒煙大漠的冷峻。但是這些灰色粉末其實來自廢棄的客機引擎霧化後的結果。金屬與其他材料經過融化解離,以高速氣流將液體分散為更細小彌漫於空氣中的液滴,再經過固化又再形成顆粒灰塵。這些原有的物質性質與功能已經完全消蝕殆盡,解體後的物件也完全失去了它原有的本質。雕塑不再是靜態的呈現,而是創造的動態過程。

廣告

海恩斯的創作美學經常游移在主體可表現與失去表現特性的論述上。他的創作多元無法以一歸類,選擇的媒材除了金屬機械之外,甚至還包括牛腦、自己的精液或是在一個展覽空間游走的裸體男孩,說來也算是驚世駭俗,但是他卻給予了我們眼界表象之外新的挑戰與思考:真正的美學價值何在?

廣告

1975 年出生於英國伯明罕(Birmingham)的海恩斯,倫敦哥德史密斯學院(Goldsmiths college)畢業後,正式走上專業藝術家的生涯。他算是新世代英國少數還在探索嚴肅主題如死亡的必然(mortality)、信念(belief)與意義價值(meaning)的藝術家。2008 年海恩斯在倫敦南部一間廢棄空屋所創作的作品《劫持》(Seizure),整個空間噴灑了 75000 公升的硫酸鹽,經過三個月時間的變化,空氣與水氣開始產生化學反應結晶凝結出充滿藍色夢幻的閃耀視覺,整個空間像是一個不斷在變動的雕塑裝置,但是又充滿了藝術家無法掌控的結果,最後的呈現接取決於這些物質的自然變化反應。這件作品也讓藝術家獲得 2009 年倫敦透納獎的提名入圍。

物質本身產生了自我創造與改變的再生力,藝術家僅能介入卻無法主導或改變將發生的未來。他的作品隱喻了萬物皆有自主性與自我生產的能力,人類即使強加諸多的手段試圖改變物態的本質,最終還是得服膺於自然的規則。

TB2014 展出的 2008 年作品《無題》(Untitled)是一個仍在持續的創作,目前正在美國紐約 LuhringAugustine 畫廊舉辦他的第一個大型個展,這件作品持續在 2014 年也有了不同的方式呈現,但是相同的藝術家絕無法主導這些物質的最後變化。僅能是一個中介者的角色呈現在展覽空間裡。

生命的量態終究為何?人類僅能順服而非駕馭或深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