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溯本尋根 — 《三城誌》舞出港台韓的城市記憶

2018/1/22 — 18:33

「無論是關於台灣、韓國,或是香港,此舞要說的還是人的故事。」

香港舞蹈團港台韓交流舞台《三城誌》將於二月二日至四日假葵青劇院演藝廳上演。《三城誌》由三部舞蹈組成,分別是香港舞蹈團的《四季》、台東布拉瑞揚舞團的《阿棲睞》,和韓國Han Dance Project舞團的《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演繹三地城市裡生活的人的故事。

《四季》的主創謝茵指,這三部舞蹈最大的共通點是它們都回歸到人的根,人在某個地方長大、生活,代表了他們的血緣,也標示住他們的命運,「《三城誌》嘗試回到人對地方的感情和記憶。」

廣告

香港高樓林立,䌓囂喧鬧,但對謝茵而言,讓她最深刻卻是這裡的海和風:「香港處處見海,閉上眼睛總有清風吹來,其實我們不曾離開大自然。」她續說:「於星期一至五,大部分香港人不是在辦公室就是在家,困於小小的屋裡。但每逢周日,就往戶外跑。」

是故當要編一部述說香港的舞蹈時,謝茵選擇了以海和風為主題,決意要呈現香港的四季更迭。她解釋:「海和風一直都在,是比人更久遠的存在。放眼望海任耳聽風,你會發現它們盛載住香港不同年代、不同背景的人的故事。」

廣告

《四季》排練情況
(攝:麥倡維;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四季》排練情況
(攝:麥倡維;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舞蹈作品以春、夏、秋、冬四個編章按次轉替,帶來了時間流轉的感覺。「然而它並不打算呈現一個非常宏大的『時間』,反而它希望重訪在某一年、某一月、某一刻時間消逝的情狀。」謝茵舉例,所表達的正正就是一剎──汽車引擎之間的熱氣、公共交通工具上肌膚貼肌膚的汗水與肢體的壓抑。

舞蹈的配樂也名《四季》,原作者為安東尼奧・韋瓦(Antonio Lucio Vivaldi),但謝茵更喜歡麥克斯・里奇爾  (Max Richter)的版本,後者帶點回望的哀愁更令她動容,「選配樂時聽了很多首音樂——真的很多首,最覺得感動的,還是這首。」

謝茵選用了西樂,卻執意要跳安徽傳統舞《花鼓燈》的舞步,因其下肢動作多變,與香港人急促的步伐相應,「西樂中舞的確不易對話,有時候真的太困難了,我也會稍稍放手,由兩者各自自然流瀉。」

以現代舞呈現歷史

《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顧名思義,也談及海。在二戰期間,大量的朝鮮人被逼到日本宇部市長生煤礦工作,煤礦為於海淺層,可怕且危險。在一九四二年二月三日,海水入侵隧道,奪去了136條人命,至今他們仍埋藏在宇部市海邊。主創韓考林為這群遇難者編寫了一場「祭禮」,再現戰時的朝鮮:「我以韓國追悼儀式『慰靈祭』的形式創作此舞,我們沒法遺忘那段痛苦的歷史。」

《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演出相片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演出相片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和《四季》一樣,《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所用的音樂也是一個矛盾的配搭。以韓國傳統音樂(正樂,Jeongak)和祭祀音樂作配樂,《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的舞步卻簡約、現代,而且全由女性舞者出演,著重腳下步履的重量。「我希望重新解讀韓國的『正樂』。」韓考林既希望為韓國音樂傳統帶來新衝擊,也盼保留其原來色彩。

《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演出相片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憤怒的海——宇部之記憶》演出相片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找尋被遺忘的根

《阿棲睞》也回到了歷史與傳統。其主創布拉瑞揚・帕格勒法來自台東原住民族排灣族,卻曾經很抗拒自己原住民的身分,說話刻意去掉本來的口音,最討厭身上沒法掩飾的黝黑膚色。

他甚至不諳族語:「雖然我在部落長大,但父母也不和我說族語,我也沒有參加過任何部樂的祭典。」他解釋,「那是因為時代的關係——由日佔到國民時期,我們都處於被殖民的狀態。我上學學國語、聽國語歌長大。」

「原住民就像是不好的、次等的身分。」布拉瑞揚說話帶著標準的台灣口音。

然而,通過創作《阿棲睞》,他希望找回自己的身分:「我覺得自己需要去面對自己的文化。」

《阿棲睞》表演者中多不是專業舞者,而是「專業」的排灣族人,他花了很多時間與他們相處,一起上山工作、一起到海邊遊樂:「以往學院的訓練要求我們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編好舞,比如十小時內就完成一部。但文化是一些要在日常生活裡累積的東西,這次我放輕鬆了、放慢了。」

《阿棲睞》演出相片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阿棲睞》演出相片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牽手圍圈跳唱是排灣族舞蹈的重要元素。在排練的第一天,我讓舞者手牽手兩個小時,再看他們的動作的流向是怎樣。在二、三十分鐘之後,手拉得累了,我卻在此時看到了一件很迷人的事情——在牽絆與適意中,人如何找到了彼此之間的關係。」

對於排灣族的「勇士之樂」,布拉瑞揚向來只會旋律,不懂歌詞的意思。布拉瑞揚此時卻明白過來,音樂和動作之間最重要的是族人在「一起」走向某個共同目標,所謂的「勇士」,原來指向一個彼此結連的集體。

「這些音樂和舞步,是本來我該懂的東西。」

謝茵雖說三部舞蹈一起演出的安排和先後次序背後並沒有複雜的心思,但三者在機緣巧合下共現在同一舞台。個人與集體、繼承與遺忘、傳統與現在、自然與城市、東方和西方之間擊盪,仍能混融成港、韓、台三地的記憶。

《阿棲睞》演出相片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阿棲睞》演出相片
(圖片由香港舞蹈團提供)

--

香港舞蹈團港台韓交流舞台《三城誌》

2018年2月2至4日(下午7時45分);2018年2月3至4日   (下午3時)
葵青劇院演藝廳
票價港幣280,200,100
門票於城市售票網有售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