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 — 大夢初醒》有關身份認同一感

2018/3/5 — 17:27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永恆的安靜」只有死人才有這個機會-我是這樣認為的,盧亭族的斷手斷腳只是自我否定-是一種精神的死亡,這種否定歷史的做法和政權去殖化並無分別(雖然我的理解和故事的本意相差甚遠)。但是歷史只有前進,不能後退;生物只有進化,退化意味著滅亡。

故事令人糾結,從一波波的漁港政治風波裡,盧亭的隨波逐流並沒有從中國政治壓迫下捍衛到他的身份認同,政途的終點居然是遠離政治,追求自我覺悟和薛西弗斯式看透,有點像士大夫政場失意後以儒入道,還隱山林。但是盧亭很單純、直接、易被煽動和感動,難以有超凡入聖的感悟;另一點是盧亭的身份認同受到漁港人和中國人(政權和人民)的壓迫,這是赤裸裸的侵略,貼身於生活,不是像士人不得意就回鄉吟詩那麼簡單,身份之所以存在,是自我和他者認同的重疊,盧亭族的選擇使他們失去了一直以來追求的東西。反而當盧亭大喊:「我是盧亭族!不是中國人!我是盧亭族!不是中國人!」我深深感受到他的生命!面對侵略,死命掙扎才能生存-這才是酒神精神,史可法式狀烈留名!

看劇時嘗到微絲絲的憂傷感,董曾時代、長髮(毛)式抗爭、雪山獅子旗、反國教和雨傘運動都在我生命裡一一擦過了,雪山獅子旗一度觸動我的神經線「咁都上得!?」時間無聲無色地使我「敏感」了,看到雪山獅子旗的女孩被打了。唉唉,看到今時今日香港人的公民權利不斷受損和身份漸漸的自我建構,今日的人又怎樣面對當初那個女孩。

廣告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廣告

漁港盧亭族像希臘悲劇的下場一早已注定,他們只能選擇怎樣走在途中,溫和抗爭、激進路線又好、獨立自主、乜乜主義又好,最終都是殊途同歸,分別只是利刀之下的早死和遲死。盧亭族選擇的自我毀滅令我恐懼,我也很害怕我們的歷史會被消滅,尤其當我到雲南看到身穿漢服滿服的土司像,還有現在新疆對維吾爾族的戒嚴,為香港的未來感到不安-香港到底會變成上海還是拉薩呢?中華民族會認同香港人嗎?近來的衝突,非華人多數都會被罵「你不是中國人」,罵人的會強調自己是中國人身份,悲觀地看,中國人有著決定香港哪些人是中國人、哪些不是的權力,香港人是被動,盧亭雖然單純力薄,起碼他選擇自己的族群的路,對得起自己。

如果我們都認同政治問題政治解決,也許會想問一句「為何不做得徹底,學習列寜革命黨的鐵腕殘酷?」雖然我們生於失落,卻同時是太平的一代,我們看不慣鮮血,不懂得殘酷,若然我們付出了,追求的事物將會變質,代價更令我們卻步,人很多時愛惜生命多過其身份;若然不付出,那我們將從歷史消失,這是我們一代必然要面對的問題,可以逃走獨善其身,但等同放棄了香港的結局。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漁港夢百年》第三部曲劇照
(圖片來源:天邊外劇場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