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harter — 為了解決實際問題而生的字型(二)

2016/7/7 — 12:11

Charter 是字體設計大師 Matthew Carter 其中一款設計藝術。

八十年代是個人電腦剛推出的年代,無論儲存裝備還是打印機(台:印表機)也是同樣處於起步階段:3.5 吋磁碟(台:軟碟)只有1.44MB,鐳射打印機也只有 300dpi,天動輒 TB、1200dpi 年代聽起來確實是不可思議。不過,這都是那時候字體設計師第一手要解決的問題,像,如何讓字型在記憶超少的電腦上應用,如何讓低解釋度的打印機印得漂亮──而且讓一套 PostScript 字型可以完整放到磁碟裡。



說 Charter 是藝術,是有它的原因。弧線是最花儲存量的部份,因為需要不同的點去把線定義。Carter 先生把會一直重複出現的設計部份,像襯線與豎劃的連接部砍角,省下弧線的出現率;也有像 g 字弧線比較多的造型,在連接部砍角,保留弧線。在把字母可以直線化的部份都直線化、可以省卻的弧線的省掉後,Charter 成為一套清脆、紮實、洗練的設計,也可以完整放進 1.44 磁碟的字型。而在低解像的打印機幾何的角線的印不出來,糊掉的曲線看上去是一套正常的歐文字型;在 1200dpi 的打印機看則是清脆俐落又充滿特色。

這樣的處理方式出發點是出於 problem-solving 的實際需要,成品有一種獨特美學,是一種設計藝術。


延伸閱讀

Charter 介紹

Charter 的設計細部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