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偉大演員的演藝生涯 劃下完美休止符的《霓裳魅影》

2018/3/13 — 23:39

《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 宣傳照

《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 宣傳照

【文:劉嘉欣】

Daniel Day-Lewis 在去年拍攝時《霓裳魅影》(Phantom Thread),就表明拍完這部電影後會退出影壇。有人說這是急流勇退,對我而言,他一直都在影藝事業的高峰,從沒有下來過,又怎會有「勇退」這個動作呢?之前有很多藝人都說過要退休。Steven Soderbergh在2013年說過不再為電影執導。不過直到上年,就已經籍《盧根急轉彎》(Logan Lucky) 又再回歸電影圈。儘管我們多渴望Daniel Day-Lewis有天會重返大銀幕,總是覺得一位這麼認真的演員絶不會信口開河。無論如何,可以肯定的是,《霓》已為這位偉大演員的演藝生涯劃下完美的休止符。

自上一部長片<Inherent Vice>,導演Paul Thomas Anderson (簡稱PTA) 再次擔任編導。PTA的電影總是充滿驚喜,這些「驚喜」並不是那般劇情上的峰迴路轉,也不是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結局,而是電影的層次感。看罷電影之後,讓故事沉澱幾天,那些餘韻可以令人有截然不同的體會。今次PTA還首次兼任攝影,多個畫面都攝人魅力,特別那些縫紉的特寫鏡頭,再加上背景的古典音樂樂章,就像針線般串連起故事,還為電影增添不少神秘感。

廣告

《霓》的背景為二戰時期。故事圍繞一位英國知名的高級訂製時裝設計師Reynolds Woodcock (Daniel Day-Lewis飾)。他與其冰冷的姊姊Cyril (Lesley Mansville飾) 同住在一座一塵不染的白色別墅。Reynolds負責做衫,Cyril則負責管理生意。這家人對周遭事物環境有著極高的要求,事事追求完美。Reynolds每天醒來都會仔細地整理儀容,再穿上畢挺的高級西裝才會步出房間。吃早餐時必須要有絕對的寧靜,彷彿太用力咀嚼的聲音,會把屋內所有的玻璃震碎。別墅也是他們的工作室,每天早上女裁縫員工都會宮廷式地列隊進入工作室,大家工作時面無笑容,沒有任何融洽的氣氛。男主角一絲不苟的習慣跟周遭的環境,把幾位人物的性格定義下來。再加上這棟缺乏空間感的別墅樓,屋內的樓梯狹小陡峭。那股壓迫感湧現,與這家人的控制欲相輔相承。權力在誰的手上,一目了然。

Reynolds是一個不擅於表達自己的人,只可透過藝術去表達情感。他亦是個情感上很脆弱的人,所以會築起圍牆,拒他人於門外。Alma (Vicky Krieps飾) 的出現令他措手不及,之前提到的「權力」亦開始逐點軟化。他想把控制權捉緊,卻又慢慢不由自主地放下。他們相遇,到首次約會,都是充滿著浪漫氣氛。特別是Reynolds看著Alma那溫柔的目光,更加是滿載傾慕之情。可是,二人關係發展下去,這段「愛侶」關係起了變化。

廣告

Reynolds開始解釋小時候替媽媽做衣服,啟發他長大後成為時裝設計師。毎當他提及自己母親之時,都顯得特別脆弱,聲線、眼神都變得柔和。他說 “it’s comforting to think the dead are watching over the living”。甚至自己徘徊生死邊緣之時,看到的也只有已去世母親的幻覺。之後每當Reynolds為Alma度身造裙,就像將他對母親的愛投射到Alma身上。奇怪的是,之後二人的所有約會,Cyril都會出現。令本來應該是二人的約會,演變成一個三人行的派對。而事實上, Cyril也是擔當一個母親的角色。她在外協助打理生意,在內照顧起居飲食,甚至Reynolds的男女關係也會插手。令人聯想到這段「三角關係」是建基於一個戀母情結的概念上。那究竟我們在看一段怎樣的關係?男女之情?對母親的愛?設計師與靈感女神的關係?這段關係像一種多重角力多於單純的愛情故事。這也許就是鬼魅的地方,好讓觀眾去剖析。

電影也令人不禁想起《大師》(The Master) 𥚃的Lancaster跟Freddie那一種角力的關係。Lancaster是一個有魅力的宗教領袖,遇上面臨崩潰的Freddie,嘗試去感染他回正途。Reynolds就像Freddie一樣,自知脆弱,卻裝出一副強悍的外表。Alma就像Lancaster,野心地將對方最赤祼的一面引發出來,打碎再重新裝坎。PTA鏡頭下的男主角有著某種共通點,《黑金風雲》(There Will Be Blood) 的Daniel,剛提到的Freddie等等 ,他們都是Troubled soul。《霓》也不例外。Reynolds被過去纏繞,一直因為母親逝世而無法釋懷,自己的情感只可寄托於華麗的衣服𥚃。Daniel Day-Lewis在電影裡的演繹,大概是他近十年來的最好的一次。甚至有點可惜他失落於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項。他的演技一向都爐火純清,不過觀眾依然會清楚地知道那是演技。不知為何,來到《霓》,他好像融入了角色裏,感覺很真切。那憂鬱的眼神,散發出陣陣的哀傷,一直像魅影般印在我腦海,揮之不去。

 

作者自我簡介:愛電影,愛寫電影。電影是逃生門,逃離生活的泥沼。電影也是隨意門,看盡世間百態。文章也有刊登於 HK01 及電影資訊情報網站 Reason for Movie;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