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特的生命 — 岑偉宗填詞

2017/4/15 — 13:43

岑偉宗他向音樂劇的劇本、作曲、填詞三方面同時進發

岑偉宗他向音樂劇的劇本、作曲、填詞三方面同時進發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岑偉宗,香港著名作詞人。香港浸會大學中文系文學士,香港大學哲學碩士,受業於謝錫金博士門下,論文題目為「香港專業舞台劇作家寫作思維過程模式研究:構思及衍生意念」。岑氏主力創作音樂劇及舞台劇,詞作亦散見於電影、電視及流行樂壇。1994年,岑偉宗為大型原創音樂劇《城寨風情》填詞,開始發展其為專業劇團填詞之路,近十幾年來大部分音樂劇歌詞都出自他手筆。岑曾獲第43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第32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定風波》)、2011年獲香港CASH金帆音樂獎最佳正統音樂獎、亦曾兩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原創曲詞獎。其音樂劇詞作亦曾在香港以外地區上演,如北京、上海、台北及澳門等。

填詞最快樂

廣告

岑偉宗憶述,1983年他還是中學生,第一次在大會堂看話劇,那是鍾景輝導演,萬梓良主演的《莫札特之死》。他在中學時代開始加入學校劇社,覺得話劇是很知識份子的,「話劇節奏,說話的方式,態度,都和電視劇很不同,自然就想做。」他大學畢業後做業餘劇團,既導戲也寫曲詞,但女朋友說他填詞時樣子是最快樂,於是想不如多放時間去做最快樂的事,此後便集中於填詞工作。

他在中學時代開始加入學校劇社,覺得話劇很知識份子。

他在中學時代開始加入學校劇社,覺得話劇很知識份子。

廣告

他覺得歌詞可以把很不同的東西放在一起,「咁樣砌字咪好玩囉」。想及當年2001年他參與毛俊輝導演、倫永亮作曲的古典話劇《還魂香》,岑偉宗「簡直傾盡肚中墨水」。到2012年他為電影《大上海》填的獲獎之件〈定風波〉,亦化用蘇東坡〈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的詞意,把古典與現代相揉合。2015年大陸大收的《捉妖記》,電影主題曲亦由岑偉宗填詞。

許多創作人會有「靈感」的迷思,「沒有靈感」怎麼辦?岑偉宗認為靈感雖是突然浮現的想法,但底下要有材料才能浮現,故他認為平日生活全部是儲存、搜集資料和吸收的過程,讓意念到時到候浮現。在這個不重視深度閱讀、很多人跳過描述直接「腦補」的年代,岑卻說在書中得到很多寶物:「比如人們怎麼看善惡,看書裡的描述都已很有趣。」面對資訊發達,大量複製的年代,岑偉宗認為這時更講個性與個人修為,「要有獨特的思想,自己的思考方式。你的文化的根在哪裡?也就是你的價值所在。」

岑偉宗認為靈感雖是突然浮現的想法,但底下要有材料才能浮現。

岑偉宗認為靈感雖是突然浮現的想法,但底下要有材料才能浮現。

歌詞有自己的生命

與岑偉宗經常合作的作曲家高世章,說岑偉宗是十分專業的:「無論你何時給他題目,午夜給他就會一路寫到三點,完成才睡。」岑偉宗也說自己是心急人,「我無時無刻都寫作,因為不完成歌詞,就無法排舞、下一個步驟不能啟動。」

老拍檔高世章笑說會故意給岑偉宗「奇怪的大題材」,「考他也考自己」。比如《我要高八度》裡就有極快的節奏,像中文系學生「調九聲」一樣,押出極密集多字的韻。粵語入詞,以歌唱代替對白,是粵語音樂劇的特色,其中亦涉及書面語與口語的混雜,如何令之渾然天成,是岑偉宗最關心的。近來岑高二人合作的《頂頭鎚》到北京上演,劇中涉及許多不同身份和階級的人,岑偉宗就很講究要讓不同人都有代表自己階級的語言,這正正能展現他認為粵語歌詞可有「雅、妙、趣、俗、鄙」 五個豐富層次的觀念。

粵語入詞,以歌唱代替對白,是粵語音樂劇的特色。

粵語入詞,以歌唱代替對白,是粵語音樂劇的特色。

「舞台表演最有趣之處是,要以最少資源去讓觀眾的想像和感情去到最豐富;而音樂劇就有這樣的魅力,只要音符擊中那位關節,曲詞配合得好,歌就能帶動人的情感想像。」有說歌詞是音樂劇的附庸,沒有獨立生命,岑偉宗對此的回應是,「這樣想就不會努力做了。但如果有這樣一個傻佬,天真地相信歌詞也可以有自己的獨立生命,大家不妨看看他的努力。」岑偉宗說,現在他最希望,音樂劇的劇本、作曲、填詞三方面,「最理想是三個腦袋一起傾,傾好就一齊行。」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於4月16日起,逢星期日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