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甚麼是「重演」?

2018/6/12 — 13:24

《力/速狂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Unlock Dancing Plaza facebook)

《力/速狂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Unlock Dancing Plaza facebook)

我沒有看過任何版本的《速度》。知道《力/速》是《蕭邦VS Ca幫》與《速度》的重演,我想追溯它們並置的原因:首演是在怎樣的脈絡之中創作出來的。

兩台作品在呈現上有些共通之處,例如:全男性舞者,玩味重,動作難度高,不追隨精緻舞蹈美學,等等。動作材料都有取自男生們成長過程中的一些細節。另一相同——此一同正好導致不同——是兩個作品都把個人經驗與某一特定時空聯繫起來,例如《速度》的軍隊、槍枝、棒球,《蕭邦VS Ca幫》的米字旗,紅內褲。後者首演版的幾位男生,更分享着現實中共渡寒暑的生命經驗,有微妙而不可複製的默契。

《力/速狂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Unlock Dancing Plaza facebook)

《力/速狂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Unlock Dancing Plaza facebook)

廣告

於是我開始想,甚麼是「重演」(針對首演與重演的表演者不是同一位/一批)。一種想法是把首演凝定為一個內充的固定作品,重演的本質是由其他敘述者去表達它既有的意義結構;在一次又一次的重演的同時,首演與它生成的語景漸漸蛻變成不指向特定狀況的類神話,作品生命在重複的敘述中延續。

廣告

另一種想法是以首演版本為新演員進入作品的框架,內容和呈現會因應重演時的脈絡而改變。作品的訊息隨着每次重演在舞台上生產出來,觀眾也要在重演一刻的脈絡之中去發現它。如何在保持舊版本面貌與回應重演脈絡之間找到平衡,實在是一大難題。

《力/速狂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Unlock Dancing Plaza facebook)

《力/速狂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Unlock Dancing Plaza facebook)

後現代主義批判之中,有Federic Jameson這一句:「The truth of experience no longer coincides with the place in which it takes place」(Jameson: 1988)。他論及的是關於當代人面對的時間/空間的困惑而非表演,但我大膽挪用一下。假如表演者的「embody」狀態決定演出能否在當下時空產生意義,在重演舊作時,需要一種怎樣的黏合劑,才可以把他人的脈絡embody為自己的脈絡?八年前,我們都因為舞者以戲謔的方式嘗試建立身體與米字旗的關係而大笑,在發生了幾件社會大事之後的今天,舞者是否仍然相信戲謔的可能性? 2004年《速度》創作團隊,懷着視身體為玩具的純真,十四年後,五位在另一個城市長大的舞者,他們可能需要新的脈絡來放置屬於自己的身體,才可以如十四年前的舞者般純粹地探索?編舞在重演時如何啟動新舞者去embody包括軍隊、槍枝、棒球的脈絡?

《力/速狂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Unlock Dancing Plaza facebook)

《力/速狂想》演出劇照
(圖片來源:Unlock Dancing Plaza facebook)

也許重演作品需要背負比首演更大的使命,就是讓我們通過每次演出之間的互聯interconnectivity,看到更大的時代畫面。互聯性如何建立?是作品的有/沒有改變?是它提供了多大的新表達和詮釋空間?是它的呈現狀態讓我們相信,因為表演者在演出時讓新的意義不斷產生,一些人類景況將跨越時間地域?

(我一直都不滿足於把「embody」翻譯成「體驗」,但又苦無其他選擇。台灣有翻譯成「身體感」的。今天很幸運地長了知識:表演技巧中的「embody」可能源於社會科學範疇。北京大學曾經有哲學教授以「上手」形容之。對,也是廣東話之中的上手,指一種身心合一、意識不再視身體動作為客體的狀態。日文之中的じょうず,詞源可能也可以從這裡開始追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