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 — 戲迷自資重演《帝女花》 力求呈現經典原貌 緊扣當代香港

2017/8/18 — 19:59

第五場〈迎鳳〉:長平(左)與周世顯(右)上表清廷,要求安葬先帝、釋放太子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Yeepig)

第五場〈迎鳳〉:長平(左)與周世顯(右)上表清廷,要求安葬先帝、釋放太子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Yeepig)

無論你是不是戲迷,大多數香港人都懂得唱兩句「落花滿天蔽月光」。一支〈香夭〉,唱足六十年,長平公主和周世顯的愛情故事為人稱頌。經典流傳至今,難道就只有一個解讀的方向嗎?

「大家睇最深印象一定是長平公主同周駙馬,覺得他們的愛情故事好淒美。再細想,長平公主當時只有 16 歲,點解一個芳華正茂的前朝公主要走上這麼一條路?」戲曲評論人秋盈問。

一個朝代走到盡頭,敵軍已兵臨城下。明朝末代皇帝崇禎自覺辜負萬民,一死以謝天下,其女長平公主亦決意跟隨殉國。不料,長平中劍未斷氣,獲遺臣救回家中治理,傷癒後轉到庵堂避世。獲許配卻未成婚的駙馬周世顯,遍尋長平下落。前朝遺臣欲促成二人成婚,替新朝討個懷柔好名聲。長平公主與周世顯開出條件,要求清帝安葬好先帝和釋放前朝太子,才肯完婚。清帝允諾,二人回到宮中成婚,並相約於花燭夜,服毒自殺殉國。

廣告

「簡單來說,那是『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長平和周駙馬都是生於亂世,沒有他途,戲中呈現了他們的掙扎和搖擺,觀眾能夠看出戲曲當下的意義。」畢業於八和粵劇學院的袁學慧道。

第六場(下半部)〈香夭〉:香港粵劇最經典一幕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Agnes ARPS)

第六場(下半部)〈香夭〉:香港粵劇最經典一幕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Agnes ARPS)

廣告

細讀細演《帝女花》

秋盈與袁學慧不時看戲會碰面,完場之後又不時討論 — 如果讓我來做,我就會怎樣安排。直至去年書展,張敏慧校訂兩冊《唐滌生戲曲欣賞》,整理劇本最貼近原著的文字呈現出來。她們翻到《帝女花》的部分,看到 1957 年唐滌生版本首演的章節,發現電影或日常演出的版本,已經刪減甚至改動了好些內容。

「講座中,張敏慧老師等幾位前輩都提到好希望後繼有人。2017 年,唐先生一百歲,於是我們開始想,作為戲迷可以怎樣做?」秋盈問,袁學慧也覺得前輩已經付出,整理好劇本,「難得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我們可不可以按著他們的想法行多一步呢?」

演員上星期五進行首次圍讀
(相片由小瓦舍提供)

演員上星期五進行首次圍讀
(相片由小瓦舍提供)

二人首先成立「小瓦舍」劇團,再先後邀請李龍、阮兆輝、黃葆輝、阮德鏘、黎耀威和盧麗斯參演,袁學慧則擔當起策劃和統籌。踏過台板的袁學慧明白,粵劇演員大多都很忙碌,一個月做廿天演出,難免出現囫圇吞棗的情況,說:「前輩那麼辛苦整理好這個版本,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細讀、細演。」

六名前輩雖然演過《帝女花》無數次,但袁學慧希望藉著重演的機會,與演員重新讀一次劇本,發掘角色與劇情發展的關係。過去的星期五,六名演員齊集,翻開張敏慧校訂的劇本,討論劇本與自己的關係、共鳴點在哪裡,再一起決定如何將全長四至五小時的表演,濃縮到三小時左右的長度。袁學慧相信,演員首先探討劇作與現今社會的關係,自然能夠引導觀眾思考劇作的當代意義。

人性掙扎跨時代

街知巷聞的〈香夭〉,無人不曉的愛情故事,秋盈與袁學慧拒絕停留於《帝女花》的片面解讀。當她們細讀張敏慧校訂的劇本,其中一個配角尤其抓住她們的目光 — 周鍾。

周鍾是明末的大官,兒子亦為將軍。崇禎招駙馬之時,他引薦周世顯,並獲接納。長平公主捱劍卻未斷氣,也是他將公主帶回家中治理。明亡後,周鍾一家家道中落,失去官職,沒有收入,甚至政治上也可能受到威脅。父子一度討論應否供出前朝公主所在,兩句歌詞如是唱:「賣之誠恐負舊朝,不賣如何有新祿俸?」

第六場(上半部)〈上表〉:周鍾(右)與周寶倫(左)父子勸周世顯(中)小心應對,以免「三百遺臣同落網」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Yeepig)

第六場(上半部)〈上表〉:周鍾(右)與周寶倫(左)父子勸周世顯(中)小心應對,以免「三百遺臣同落網」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Yeepig)

故事發展的走向,周鍾父子決定供出長平公主。出賣前朝公主的行徑,多年來被當作奸角。然而,上述兩句歌詞反映父子並非存心作惡,流露兩代人的掙扎,秋盈道:「這就變成食飯同骨氣的問題了。改朝換代之際可能比較極端,但其實現代人每日上班工作,或多或少都陷於類似的掙扎之中。」

《帝女花》的故事雖然耳熟能詳,但秋盈希望演員和觀眾都不要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愛情線以外還是有很多人物和細節值得思考和感受。是次演出的海報設計,突破常見的粵劇宣傳風格,沒有一個名伶的形象 — 藍色主調的背景下,只有宮殿的剪影和落花碎片,正是嘗試接觸傳統戲迷以外的觀眾群。

自資演出望傳承

從戲迷到劇評人,再由評論到自資出品一台粵劇,秋盈與袁學慧不約而同,高呼自己都是「傻人」。自資出版,自資展覽,或者都已不容易,更何況獨立自資推出表演?製作粵劇開銷一點也不便宜,光是戲服頭飾,單品也要上千元,甚至動輒過萬。秋盈卻道:「我們只是做觀眾應該做的事」。

業界努力培養新星,觀眾又可不可以帶動新一批戲迷?秋盈坦言,唐滌生百歲冥壽的機緣放在面前,又有朋友願意襄助成就美事,「如果我今年不做,我會揼心揼到一百歲,所以,好啦,豁出去吧!」與袁學慧同是中大人,她們認為大學是培養出戲曲興趣的關鍵,特意將製作拿回中大校園上演,回饋母校,承傳啟迪,「如果師弟師妹能夠有多一些認識,多一些興趣,少一些抗拒,做到這樣的效果,我覺得已經賺了。」

第四場〈庵遇〉:遁跡庵堂的長平(右)與周世顯(左)無意間重逢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Yeepig)

第四場〈庵遇〉:遁跡庵堂的長平(右)與周世顯(左)無意間重逢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Yeepig)

身為九十後的袁學慧,認為粵劇並不老套古舊。她指出,戲曲的虛擬性和程式化,可以作為形體劇場的參考;德國戲劇家布萊希特當年也是看過梅蘭芳的演出,再啟發出他的戲劇理論;就算不是藝術圈子的朋友,也可以從故事中的種種人性,找到與生活連繫的點。

秋盈更認為粵劇也是流行文化重要的部分,早期粵劇名伶同時也是電影明星,對香港演藝影響深遠;像梁醒波、李香琴、關海山、鄧碧雲等,做戲也做電視,形象深入民心。而戲曲不少女扮男裝的情況,從任劍輝到龍劍笙、陳寶珠,以至今天的蓋鳴暉,其實都可以是性別研究的對象。

「我想不到有哪一點無法與當代掛勾,只是有沒有人去思考過。」袁學慧做過觀眾,也做過演員。經歷過台上帶動台下的演出,讓她更想把這些享受帶到其他觀眾,一如秋盈說:「戲做得多好,沒有觀眾也沒有意思。一台好戲,要有台上,也要有台下。」

第五場〈迎鳳〉:長平(左)與周世顯(右)上表清廷,要求安葬先帝、釋放太子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Yeepig)

第五場〈迎鳳〉:長平(左)與周世顯(右)上表清廷,要求安葬先帝、釋放太子
(《帝女花》李龍、黃葆輝主演版本,相片由小瓦舍提供,攝:Yeepi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