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神童遇見神童

2017/10/13 — 8:16

Sophie Pacini,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Sophie Pacini,圖片來源:網絡片段截圖

古典音樂的世界裡,神童並不少,而博聞且善思的神童卻寥寥。德意混血鋼琴家柏姿妮(Sophie Pacini)稱得上其中之一。

即將來港演出的柏姿妮是一位「九〇後」,卻已經有十七年的舞台演出經驗。2000年,她九歲時,已完成首次登台表演。在那之後,這位曾就讀於奧地利薩爾茲堡天才音樂學院的鋼琴神童頻繁在世界各地的比賽中獲獎,而那些獎盃也幫助她獲得參與Dmitri Bashkirov與傅聰等知名鋼琴家大師班的機會,以及與歐洲以及亞洲眾多樂團合作演出的機會。

credit: Roland Breitschuh

credit: Roland Breitschuh

廣告

十月二十一及二十二兩日,她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的「藍月夜」音樂會,應是她的香港首演。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中,這位年僅二十五歲的鋼琴家將演出莫扎特第九鋼琴協奏曲「茱諾姆」(K271),一位十八世紀音樂神童的不朽傑作。

廣告

這首三樂章曲目在架構上中規中矩,遵循「快—慢—快」的編排:起首第一樂章明媚且繽紛,第二樂章卻驟然將曲目情緒拖曳入某種悵惘又迷離的狀態中,直到第三樂章重又將生動而熱烈的精神打撈出來,最終在樂團與鋼琴聲部合奏的兩個強力和弦中昂然收束全曲。

莫扎特寫成此曲時,年僅二十一歲。該曲又名「茱諾姆」(Jeunehomme這個單詞在法文中,意指「年輕人」),卻並非為了強調作曲家年紀輕,而是因為莫扎特的這一作品是獻給他在奧地利薩爾茲堡遇見的年輕鋼琴家。

的確,這首鋼琴協奏曲由年輕鋼琴家來詮釋再恰當不過了。首樂章鋼琴獨奏段落的切分音與裝飾音,以及華彩樂段中迴旋往復的長線條樂句,都透出靈動與生機勃勃的美感,讓人想到早春涼爽的風,以及夏日天空中浮游的雲,一點心事都沒有,率性而自在。

然而,如果你僅僅聽過第一樂章便斷定這是莫扎特又一首「不識愁滋味」的樂曲,那你就想錯了。以小調寫成的第二樂章聽來曲折徘徊,既有小心翼翼的試探,又有苦無回應的失落與感傷,一場三嘆,引人唏噓。

單憑這慢板樂章,我們已然能隱約咂摸出莫扎特的早熟與敏感。試想,哪個天真單純的年輕人會寫出這樣欲言又止的旋律呢?

柏姿妮也應是早熟的。我曾聽過她在2012年灌錄的首張唱片,其中正巧有這首「茱諾姆」。那年的柏姿妮二十一歲,剛好是莫扎特創作這首作品的年紀。讓我印象深刻的,除去她的觸鍵的敏捷與表意的生動之外,還有她對於慢板樂章的詮釋。

credit: Roland Breitschuh

credit: Roland Breitschuh

在演奏那個c小調小行板的時候,不論鋼琴家抑或樂團都聽上去克制且優雅,將旋律中蘊含的那種欲說還休的、徘徊踟躕的意味拿捏得恰到好處。那絕不僅僅是一個年輕人對於未知生命的天真好奇及探問,而是懷著心事的,別有一種深沉的浪漫。

這正正是我欣賞柏姿妮的地方。與那些癡迷於展現演奏技巧的年輕音樂人不同,柏姿妮並不只是希望透過現場演出及灌錄唱片去挑戰那些炫技的曲目(雖然她與華納唱片合作的新專輯收錄了李斯特與貝多芬的高難度曲目),她更渴望的是與聽者分享音樂的美與獨特。在她的個人網站上,除去例行的個人簡歷及演出預告之外,還能找到不少她對於音樂以及演奏音樂的體悟。

「我骨子裡有完美主義者的性情。」柏姿妮是射手座,而射手座正是盛產理想主義者的星座。難怪雙子座的阿根廷裔傳奇鋼琴家阿格麗希會那麼欣賞她。這兩位女鋼琴家雖說年紀相差整整五十歲,卻都嚮往自由、浪漫以及不羈而無拘束的音樂表達。

柏姿妮的爸爸是意大利人,媽媽是德國人,因此,她的性格中既不乏意大利人的浪漫與熱情,也有德國人的理性和謹嚴。這樣的雙面性,對於她詮釋音樂頗有助益,因為不論莫扎特的鋼琴協奏曲也好,貝多芬或者蕭邦的奏鳴曲或夜曲也罷,講求的都是理性與感性的平衡。如今的新生代鋼琴家,唯有在「汪洋恣肆」與「嚴謹方正」之間摸索探求,並最終找到一處微妙的、足以說服觀眾的平衡,才可說是不曾枉費百多年前的那些音樂天才為我們留下的眾多經典與傳奇。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