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痕跡:流動與成長 ── 蔡鈺娟的藝術

2017/5/6 — 13:35

蔡鈺娟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2012 年獲倫敦藝術大學切爾西藝術與設計學院藝術碩士。

蔡鈺娟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2012 年獲倫敦藝術大學切爾西藝術與設計學院藝術碩士。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蔡鈺娟生於1987 年,2009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2012 年獲倫敦藝術大學切爾西藝術與設計學院藝術碩士。蔡氏於香港及倫敦舉辦個人展覽及聯展,亦於典亞藝博及巴塞爾藝術展香港展會等參與展出。同時參與籌辦社區藝術活動。蔡氏關注環境及社會價值觀在個體身上留下的痕跡,透過錄像記錄、繪畫及混合素材嘗試尋找具體事物背後不盡完美的意涵及定義,並從中追尋「如何被塑造」的痕跡。

蔡鈺娟關注環境及社會價值觀在個體身上留下的痕跡,透過錄像記錄、繪畫及混合素材,追尋「如何被塑造」的痕跡。

蔡鈺娟關注環境及社會價值觀在個體身上留下的痕跡,透過錄像記錄、繪畫及混合素材,追尋「如何被塑造」的痕跡。

廣告

痕跡與生命

廣告

蔡鈺娟說自己非常喜歡水性顏料,早時用水彩,在大學讀藝術時曾嘗試油彩,但感覺不能駕馭,但與水性顏料倒是天作之合。「我覺得,水留下的痕跡很美,加水之後,顏色會流動,如果要在紙上留一條很深的線,不是掘坑也不是直接畫,而是在顏料上加一點水,顏料便會被水沖到邊線位置。水和顏料也會融合,可以選擇留白,或讓顏色留下,抹走與留痕都是自己選擇。

痕跡是蔡鈺娟的創作母題之一,生活也像水彩那樣會留下痕跡,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留痕,那便是人生。

痕跡是蔡鈺娟的創作母題之一,生活也像水彩那樣會留下痕跡,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留痕,那便是人生。

痕跡是蔡鈺娟的創作母題之一。生活也像水彩那樣會留下痕跡,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留痕,那便是人生。過程中會有意料之外的事,新的方向便是從預期之外開始。幾年前,蔡鈺娟的父親意外在大陸的工廠中心臟病過世,讓她的人生有預期以外的沉重。

《日子》-背著高聳龐雜行李的一隻龜。人生就是會囤積好多東西,但人總是要向前走,蔡鈺娟也一樣。

《日子》-背著高聳龐雜行李的一隻龜。人生就是會囤積好多東西,但人總是要向前走,蔡鈺娟也一樣。

「那時,生活該如何,情緒可以如何處理,都是問題。」大屋搬細屋,搬到流浮山客居,父親過世後她畫的第一張畫是《日子》,一隻龜背著唐樓、傢俱、煮食用品、單車、天線等等高聳龐雜的行李。「我發現人生真是會囤積好多東西,人有好多野跟身。父親的故事也有很多帶不走。但我不能因此而不再向前走,無論多慢、多重、會跌倒,我也要向前走。」

流離與生長

暫居的流浮山讓她的創作得到新的觸發。「大家想像流浮山是綠色的環境,但其實那裡堆滿五金與廢鐵。那時我對『棲息』的主題有感觸,《塵土上》便寄託了『何處容身』的思考。」五金廢鐵對應人的流離,環境的扭曲中生命互相隱喻,「何處是吾鄉原是香港人長久的共通命題」。

蔡鈺娟喜歡畫樹,樹的型態讓她想起心臟、血管的結構。

蔡鈺娟喜歡畫樹,樹的型態讓她想起心臟、血管的結構。

蔡鈺娟很喜歡畫樹,「樹很直接講生境(habitat),樹的型態讓我想起心臟、血管的結構,於是自然畫成枝葉如細胞,枝節如血管,也想表達生命力。」水的沖虛,被型態的寄意模塑,畫的內容流露了蔡鈺娟生活環境的轉變,以及情緒與創作環境的扣連。

「父親本不贊成我選讀藝術,我進入了大學後他一年不睬我。後來我的首次個展他和媽媽有來看,我常想之後的畫展他若能來看就好。」蔡鈺娟記得,有次飲完茶,父親在回家的路上,突然摟著她的肩說,不好意思,在你現在工作的範疇,爸爸不能給你意見。「原來父親覺得不能扶持我,他會覺得抱歉。」蔡鈺娟輕輕地說。

除了舉辦個人展覽及聯展,蔡鈺娟同時參與籌辦社區藝術活動。

除了舉辦個人展覽及聯展,蔡鈺娟同時參與籌辦社區藝術活動。

讓孩子自由

蔡鈺娟現在,也是藍屋英文創作bb班的「bouie姐姐」,她喜歡接觸孩童,「孩子可以為很小的事開心或不開心,他們能對每樣細微的事都好有感覺。」社區班本為學英文,再在其中加入藝術成份,「學藝術可以由社區吸收,心態上反而平衡點,因此沒那麼沉重。」

「Bouie姐姐」喜歡接觸孩童,欣賞他們能對每樣細微的事都有感覺。

「Bouie姐姐」喜歡接觸孩童,欣賞他們能對每樣細微的事都有感覺。

爸爸的花兒落了,年輕的蔡鈺娟比其它人更早思考「下一代」的問題。她的作品《為名》,是用手指在手掌上刮一條命理所謂的「成功線」:「我總在想,是什麼塑造了我們,環境?身邊的人?自己?命運?」

《為名》-用手指在手掌上刮一條命理所謂的「成功線」,反思甚麼塑造了我們。

《為名》-用手指在手掌上刮一條命理所謂的「成功線」,反思甚麼塑造了我們。

現在香港的父母擔心子女的成長,小孩的日常充滿補習班、興趣班,緊張得不得了。蔡鈺娟說,「我只想孩子們在藍屋中可以真正做自己喜歡的事。父親不在了,我仍然很感激小時他給我的空間和栽培;因此也希望,其它孩子們能選擇屬於自己本性的方向。」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 (本集於5月7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