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直覺女人 — 黃慧妍的創作路

2017/5/12 — 7:22

黃慧妍成為母親之後,好長一段時間面對母親和藝術家的角色衝突。

黃慧妍成為母親之後,好長一段時間面對母親和藝術家的角色衝突。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黃慧妍2004年於中文大學藝術系畢業,翌年於英國列斯大學修畢藝術碩士課程。她利用不同媒體創作,包括繪畫、雕塑、拼貼、裝置和攝影等,作品以關於自身經驗﹑個人記憶片斷以及藝術史的玩味為切入點。黃氏曾於香港及海外舉辦個人展覽,包括《要當一個別人並不簡單》黃慧妍繪畫展,誰先覺(2001),《從黃慧妍藏品到香港藝術文獻庫》,亞洲藝術文獻庫(2011),《活化咖啡廳》,活化廳(2010),《原來的輪廓》等等,新近個展為「如果沒有被你看見,這個地方根本不存在。」

黃慧妍利用不同媒體創作,包括繪畫、雕塑、拼貼、裝置和攝影等。

黃慧妍利用不同媒體創作,包括繪畫、雕塑、拼貼、裝置和攝影等。

廣告

黃慧妍的作品以關於自身經驗、個人記憶片段,以及對藝術史的玩味為切入點。

黃慧妍的作品以關於自身經驗、個人記憶片段,以及對藝術史的玩味為切入點。

廣告

女人的難處

身為女性藝術家,黃慧妍曾有令她很氣憤的遭遇。青年時往北京作藝術交流,「那時我被介紹為『藝術家的女朋友』,連名字都沒有,大陸的男藝術家來交談時我要站起身來,我很生氣,覺得你們這班男人沒救了。」於是她有個錄像作品〈tribute to the male artists along my way〉,裡面她用一張紙造的摺凳砸向六位她認識的男藝術家。

「我不會講『要做一個女性主義的SHOW』,我要親身經歷一些事,有強烈感受,才能做出作品。」黃慧妍曾出版一本小書《決定A可以做成作品前的十秒》,她自言需要完全放空的狀態,什麼都不想,安靜之後,回頭再檢視自己腦中的意念,仍然有感受的,就決定這些意念值得發展為作品。她表示自己創作是效率極高的,腦中念頭爆炸,可以迫出成作品。「完成作品的能力、技巧、念頭都在自己那裡,我沒有猶豫不定和煩惱的過程,也沒有覺得自己不足的糾結,所以快。」

黃慧妍成為母親之後,好長一段時間面對母親和藝術家的角色衝突。「我很想靜下來,但沒辦法,因為我生活和工作在同一處地方。」到孩子四歲,她開始找回母親責任和創作之間的平衡。「年輕時生活很藝術家,喝杯咖啡,看部電影,休息半日,半夜才來工作。但現在,要遷就孩子的日程,只有三個鐘,一飲咖啡就沒時間了。」她在近月參與《(再)另一半──妻子,母親,自身之實踐》,其中有個作品〈他的生日願望是不要理我〉,是她收集了十張七十年代出產的給母親的生日咭,「很有趣,這些生日咭上母親的照片,全是愁眉苦臉的。」

黃慧妍尋找著作為母親的創作方法。作為母親最大的恐懼是兒子有事,即死亡這回事,黃慧妍說做作品時一度無法思考這件事,好像用語言比藝術更容易表達。於是上網搜尋「母與子」(MOTHER AND CHILD),找到二戰時母親做了防毒嬰兒車推上街,與丈夫關尚智所拍的母子照將對照,做成作品〈只有一個身份我們各人共享,就是作為死者〉,「件事變得輕巧了。」這種與歷史對照與諧擬,顯出個人立足點,也有讓人發笑的幽默。黃慧妍笑說,自己的作品是藝術版的笑星救地球。「我覺得自己的作品裡有種黑色幽默,我能拿捏到因笑而釋放的方法。」

黃慧妍拿捏到因笑而釋放的方法,覺得自己的作品裡有種黑色幽默。

黃慧妍拿捏到因笑而釋放的方法,覺得自己的作品裡有種黑色幽默。

作品〈只有一個身份我們各人共享,就是作為死者〉- 找來二戰時母親的防毒嬰兒車,與丈夫關尚智所拍的母子照作對照。

作品〈只有一個身份我們各人共享,就是作為死者〉- 找來二戰時母親的防毒嬰兒車,與丈夫關尚智所拍的母子照作對照。

直覺與信念

黃慧妍是直覺型的藝術家,她留意身邊的事、人的感受、物件的性格,腦裡就出現影像。新近在油街實現的個展「如果沒有被你看見,這個地方根本不存在。」裡面就有許多她夢中的意象,「黑色街角,是來自英瑪褒曼《野草莓》的;我對宇宙和星球有沉迷,也常常夢見燈柱,故有一個倒轉的燈柱,玻璃中裝著一個月亮。」她自言腦海先有了油街五件作品的影像,一開始不知什麼意義,到找到一些句子,就能發現自己如何思考一些基本價值。比如以兒子做主角的作品叫〈「你出生那天,我知道宇宙是善良的。」〉

黃慧妍有個心痛的作品,〈作品知道作者所不知道的。〉是將自己2005-2016年的所有作品切碎,放入金字塔中。她當時看著師父將作品切碎,簡直是個儀式,太震驚了,雖然有心理準備,還是很難過。「之後真的不會再做不喜歡或不那麼喜歡的作品。」放下自己的舊日創作,或者也是人生進入另一階段的儀式。

黃慧妍表示,藝術是簡單直接,但若不用心去觸摸,藝術是不會存在於你的心裡面。這樣會不會錯過了一些東西?「我深深相信藝術的價值,很多藝術家都說不出,因為太肉麻了。我深深相信,人和人之間的一些接觸,是只有藝術才能處理,你可能覺得那些東西講了又如何,但講完不是等於無發生過,只要知道有人與你有同樣感受,傷口便已有可能癒合。」

藝術是簡單直接,但若不用心去觸摸,藝術是不會存在於你的心裡面。

藝術是簡單直接,但若不用心去觸摸,藝術是不會存在於你的心裡面。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 (本集於5月14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