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陳翊朗深水埗入關

2017/5/9 — 7:01

本地年輕藝術家陳翊朗(Oscar Chan)在深水場的咩事藝術空間舉行的展覽「自由落體」(Soliquid,展期至5月16日),你可以說是一個展覽,但也可以當成一個展覽,因為他就是在這藝術空間中駐場,就是有一廳兩房一廚房一廁所的空間中,暫時(約兩個星期左右的時間)足不出戶,以某種入關或避世的形式和外界隔離一段時間,而如果你上去參觀,就會看到他可能在看書、看影碟,又或者在創作,又或在思考,又或在魂遊太虛。

這種方式的駐場,筆者記得外國好像曾有人在一個透明的玻璃屋中,廿四小時的生活都如外面的人看到,而今次就改為藝術家躲在屋中,不接觸外界,因為沒有智能電話,不能上網,不能看電視節目,但有一個電話,可以打電話叫外賣,而露台有個小型吊臂裝置,方便可以將食物吊出來(因為他不可以走出去大門口)。

因此,他不是完全脫離塵世,好像苦行僧或修士般走到深山野嶺過著不問世事,不接觸外人的生活,或者算是一種暫時離開日常生活及工作的空間,到城市中某個角落獨處,或者就好像活動的英文名Soliquid,固體與液體之間,不是自己慣常的地方及作息,也不是到完全隔絕一切的地方,是一個中間位置,還是在鬧市中,只是不走出房間,不主動和外界接觸。

廣告

或者,在這種中間情況,才更能讓他去思考他心中的惡魔,或者讓他了解底弄清究竟惡魔是如何的一回事。或者大家認識他,又或看過他之前的展覽中的作品,看到不少惡魔的形象,但如果可以在這種半隔離的空間中可以「召喚」出惡魔來,筆者又主觀上未必認同,但如果真的能以某種方式「證實」他用藝術形式來表達出他所恐懼或幻想的種種惡魔,或者也可以算是「好事」,至少證明了他的恐懼原來是真的。

或者,要等到他出關時,才知道究竟他能否成功和自己的心魔打交道,不過,切斷了能被外界煩擾之物,至少是將所有時間及空間都留給自己,就當是重新觀察自己,反省自己吧。

廣告

其實,活在這樣的香港,誰人心中沒有魔鬼,只是它以甚麼方式存在,是恐懼、沈溺、瘋狂,還是其他,只是大多數香港人以為自己生活得很正常健康,只是身體和精神還未崩潰而已,不是有調查說已有超過三十萬香港人患上抑鬱病嗎,或者人人心中都有魔,只是看我們有沒有能力駕馭到它或釋放它出來而已。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