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眾聲而不喧嘩:評「有啲干擾--創作行動聯展」

2017/8/7 — 14:02

「有啲干擾--創作行動聯展」劇照
(相片由點子工作室提供)

「有啲干擾--創作行動聯展」劇照
(相片由點子工作室提供)

為方便形容,先容許我將這次行動聯展暫且稱之為「展演(happening)」,「有啲干擾-創作行動聯展」由四位不同創作範疇的藝術家余偉聯(繪畫),黎振寧(行為)、黃淑賢(聲音)及莫偉立(攝影)聯合創作展演。當入場前工作人員在劇場門口宣布整個「演出」歷時三小時,當中只有兩個時段可以到洗手間的時候,雖然這不是一個硬性的條件,但也是一個口頭承諾,而潛台詞就是你(觀眾)將要在這三小時內,與參與藝術家同困在同一時空裡看他們的展演,整個佈署的意義何在?換個角度,在這段時間裡,觀眾與參展者會產生一個怎樣的經驗?從介紹上稱這次展演為「行動現場」,預設了藝術家的行動,也有當下的空間與/劇場,當有了人物和地點,最後就只剩下時間上的交代。工作人員那「剎有介事」的提醒,似乎暗示了時間為這次「聯展」的重點所在,但對於「有啲干擾」或是觀眾而言,時間又是否重要的構件?

地點與人物

「有啲干擾」副題為「創作行動聯展」,但它實際不是以慣性展覽作為呈現方式,它更像一個劇場,空間設計明顯經過精心安排,隱約看到每位藝術家都有他所屬的創作與展演空間,與此同時,觀眾席與劇場空間分明,建立出表演者與觀眾間那種典型的表演與觀看的關係。在三小時的展演過程中,沒有明顯的故事發生,而是藝術家們自己演自己,各自在觀眾面前上演「日常」創作,余偉聯依舊繪畫;黎振寧透過非語言的行為與視覺元素進行操演;莫偉立在場內穿插拍攝每人的創作情況;黃淑賢利用聲音貫穿整個展演,縱使他們在展演期間互有穿插,但預期的意外沒有出現,他們還是各自為政地專注自己的創作與表演。

廣告

如果說他們四人的即時創作與表演是互相干擾,倒不如說是多重曝光就更貼切,就像影像內的現實其實沒有相互影響,只是重疊影像影響了我們的視覺。話雖是四人同時創作,就算在展演期間四人的創作與表演不斷重疊或錯置,但從戲場空間的佈置、參與者的不同取態與創作形式媒材的限制下,其實不難發現當中仍有主次關係,重點落在繪畫與行為上,而實際上彼此間的干擾還十分有限,似有還無。先從劇場空間的部局說起,劇場的空間設計以藝術家不同的範疇為依歸,每人都有獨立的表演空間,從視線的先後次序來說,無疑余偉聯在正中央的「臨時畫室」所佔的空間比例最多,也成為空間設計中的主體,而黎振寧的展演行為也橫跨了戲場不同的地方,反觀,在旁的黃淑賢與莫偉立的工作檯則在兩側,就算觀眾有權利選擇他們期待看到的部分與展演,但視覺上的主次關係還是明顯的。

「有啲干擾--創作行動聯展」現場

「有啲干擾--創作行動聯展」現場

廣告

同場異夢

至於藝術家的取向與媒界間的限界,更直接主導了我們的感官經驗,而值得討論的是,由跨媒界的創作中「表演性」的差異與內容,使不同的時間概念互涉,使真正的干擾不在於表演者展演間互涉,而是各表演者所操演的時間干擾了大眾對時間的感知。當繪畫以「行動繪畫」之名置到戲場中,它的「表演性」就更有合法性,余偉聯以實時創作的過程成為表演的部分,按著當時的空間場地畫了幅介於具象與抽象間的作品,余偉聯最後所畫出來的作品作為表演的結果,畫裡的物象、構圖、用色與節奏,亦因此在整個展演中起了關鍵的作用。至於黎振寧應是當中最切合劇場的藝術家,利用了非語言的身體、燈光、物件等,在三小時內以超慢的動作展演出具時政指涉的演出,藝術家既以凝固的時間回應他對時政的反應,也是自我身體的挑戰;聲音藝術則是種很柔軟的媒介,它可以主導觀眾的感觀經驗,亦可以從屬於其他的媒介之中,當聲音藝術家在場的時候,理應有很強的表演性,然而,黃淑賢在整個過程中雖有走過不同的位置設置不同的播音器,以上行為卻彷如後台工作般,偏向技術上需要而多於操演性,顯然藝術家將自己演出身份的位置至後,把重點放到聲音上,藝術家利用過往日常錄下的種種訪問與聲音片段,並錯置了虛構的末日時計報時,觀眾既得到量化的時間觀,同時卻擾亂了大家的時間感知,這種對時間觀的搗亂與刻畫在劇場上相對變得開放,並看起來能串連劇場中其他三個媒介上;莫偉立的攝影亦以實時為各藝術家拍攝,在各人的展演下,藝術家無意像《春光乍洩》(Blow-Up)主角般侵略性地以攝影介入別人,而是採用溫文的方式,儘管在展演期間莫偉立不斷將投影機投到不同的地方甚至黎振寧的身上,同時加上不同的虛擬時空的影像作為介入當下時空,但拍攝者的主動與被攝者的被動位置也無法在展演中彰顯出來。誠然,攝影與聲音這兩個媒介的「喧嘩」往往會比繪畫與行為表演的張力與吸引力比下去。

「有啲干擾--創作行動聯展」現場

「有啲干擾--創作行動聯展」現場

結語:眾聲而不喧嘩

這三小時,相對現時大眾對某一媒體的忍受程度也許是個考驗,但從創作的方向著想,三小時實在也只是創作過程中的微塵,要觀眾代入藝術家的創作狀態談何容易?甚至對藝術家如何在三小時創作也是個難題,而從劇場的角度來看,毫無疑問,這次展演來得有點多心,泛起了很多可延伸的議題卻沒有推展下去,例如藝術的生產過程相當內化,但置於公開場合下,如何處理私密與公眾以至社會之間的關係?創作與展演間如何拿掐?而展演有意識地呈現時間觀,不同的時間軸與不同的時間觀並列,時間的概念不一定像哲學般由事物由A到B而感知出來,它亦可以是實時的、凝滯的、虛擬的、扭曲的,當中所展現的有的是實際的創作時間,有的是被陳述出來,這些時間觀之於他們的創作因而變得有點梳離,再者,對於藝術家與觀眾所謂何事?大概在這次展演中沒有清晰地定調。而在不同媒介不快也不慢節奏下,加上主次的媒介展演,使眾聲似是自說自話,平行世界最終沒有相遇,卻難以進入喧嘩的狀態。在這前題下,當觀眾有時間喘息沉澱,直觀的感情元素或許在這眾聲自唱下不知不覺間溜走。另一方面,相對現時社交媒體直播的方式愈來愈普及,這次展演相比起來算不上是什麼具前瞻性或陌生化的操演,說實在的也只不過將創作的過程前置到觀眾眼前。對於藝術家來說,這次「行動現場」可在自身的創作範圍以外找尋不同的刺激與可能,但當中最欠的就是一種徹底,創作對於藝術家來說相當赤裸,要展露出來需要勇氣,但展露的過程中又彷彿要找外物遮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