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碎碎唸的畫家們的碎碎唸

2017/4/17 — 16:40

碎碎唸其實是對自己說,還是其他人說,是自發,還是控制不了,是有意思,還是無意義,是一種習慣,還是一種病態?早前到過在浸大顧明均展覽廳舉行的群展「碎碎唸」(Murmur)(展期至4月28日),展出了六位本地藝術家的畫作,包括了陳偉傑(Hector Chan)、劉兆聰(Lonely Lau)、文櫻瑺(Joyce Man)、吳燕琳(Ann Ng)、黃曉楓(Apple Wong),以及遊人帶著床單(You Ren Bring Bed Sheet)。

筆者自己頗喜歡展覽名稱, 碎碎唸或Murmur有細細聲講,嘮嘮叨叨,呢呢喃喃,「依依淫淫」,不斷地重複又重複, 不過英文好像比中文的意思來得正面一點。或者就好像展覽說明般,這種言言自語及執著彷彿跟繪畫創作一樣,是帶有某種形式的固執、重複。畫畫是否都是有些東西想講,未必好似你的母親、老師、情人等,一見到面就會說著說著,重複著想你聽到的話,而是比較像是自說自話,明明是對其他人說,但反而更像是自己說給自己似的,說給自己之餘,但其他人又好似聽得到。

今次展覽有六位本地藝術家的作品,筆者自己喜歡文櫻瑺的《靜物》系列,茶壺、茶杯、玻璃瓶、水樽、花盆等,都是家中用來裝東西的器皿。

廣告

廣告

劉兆聰的一系列街景,除了術角、天線杆等還有西九龍走廊天橋橋底、橫欄及幾幅馬路欄杆,其中更有被汽車撞歪的欄杆。

 黃曉楓一系列畫在米紙上的人體畫,彷彿是體操或雜耍動作的翻、轉、閃、踱、跳、舞、歸零。陳偉傑的幾幅彷彿是抽像畫的武打節奏系列,有側翻、前翻、拳打腳踢等等,還有遊人帶著床單一系列不知還可不可再深的深藍色油畫,是睡房中的床,床上的人,還是那屏幕或那個吻,都是那麼藍。

作品主要放置在展覽廳二樓,而地下那層就貼了很多畫家們的草圖、畫稿及平時畫的東西,就當是畫家們的碎碎唸吧,這個安排挺有趣。

如果畫畫是一種碎碎唸,那麼看畫又會是甚麼,難道又是另外一種形式碎碎唸?畫畫的人口吟吟地在呢喃,看畫的人是在聽與聽不到之間,就好像平時父母、長輩們碎碎唸,你就好似因為聽得太多,所以是聽到但又沒有甚麼反應。如果畫家與觀是這麼的關係,看起來又幾好笑,一個不斷的低聲說話,好像是不自主,又或不加思索,但其實是習慣上在呢喃,在跟自己說話,又好像在跟你說,但另外一個又好像在聽,但其實已習慣了對方的低語,所以在聽與不聽,明與不明之間。

記得聽過有畫家說過,他畫了幾十年畫,當畫畫是一種修行,日復日的畫,彷彿是僧人或修士在修練身心意志,那麼看他的畫的人或者是有一種宗教或道德上的領受。但如果畫畫是碎碎唸,整件事又好像變得沒有那麼高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