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科技對藝術:建立與摧毀

2017/2/15 — 10:26

吳子昆身兼新媒體專家、科技專家、藝術家,與陳育強討論科技與藝術結合的可能性。

吳子昆身兼新媒體專家、科技專家、藝術家,與陳育強討論科技與藝術結合的可能性。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科技與媒體日新月異的變化中,藝術的內容與形式也在變化。除了「新媒體藝術」的蛻變更為急速之外,還有許多東西和人物介入了藝術的創作和呈現。中大藝術系榮休教授陳育強,今次在「好想藝術」節目裡的對談對象是身兼新媒體專家、科技專家、藝術家的吳子昆,討論科技與藝術結合的可能性。

科技讓藝術宏大

廣告

吳子昆本身讀藝術出身,現在他的職業涉及很多範疇,「以致自己都不知如何形容自己的職業。」吳子昆目前的工作,多是以科技和新媒體,結合不同範疇的人才,以創意突破物理的限制,在真實與虛擬之間,為觀眾提供不一樣的展覽觀賞體驗。陳育認為吳子昆的工作很重要。「許多外國包括中國的藝評觀察香港,會有一種『小器』與『大器』的對比,一般來說會認為香港藝術比較『小器』,而外國,尤其當代中國的藝術品,比較『大器』,即體量較大,關注較宏等等。我想這裡空間影響較大,香港畢竟地方小。」而陳育強看到,吳子昆的協助藝術家做呈現時,往往既精密,又能做到體量大,兼得二者之美。陳育強認為,香港藝術家需要更多吳子昆這樣的人去幫忙。

陳育強看到,吳子昆協助藝術家做呈現時,往往既精密,又能做到體量大,兼得二者之美。

陳育強看到,吳子昆協助藝術家做呈現時,往往既精密,又能做到體量大,兼得二者之美。

廣告

吳子昆本身對於思考空間的興趣,早在讀藝術時已經萌芽。他在1998年的作品《XYZ》,乃以一個人物從左至右跑的影象構成,不過他放在一個角落展示,於是人物的左往右跑,就會變成如同穿越了一個空間,但這又要在一個死角中才能成就。這個作品的奧妙在於,通過空間的中介,就算不改變作品的內容,但改變展示的媒介,也就連作品內容都改變了。傳統藝術是以內容先行,再找媒介去呈現;比畫在畫布上,畫布是媒體,不可把山變水。但科技就可以顛覆內容。

吳子昆承認,當初也是因為在外國看到有政府或私人的機構,進行類似工作,去幫助藝術家去實踐他們的意念。他謙稱,自己在這種狀況時多是以技術顧問或技術總監的方式去參與,不覺得自己在參與創作過程;他覺得自己的工作反而是「幫藝術家不用妥協太多。」往往是資源不足、技術支援不夠的狀況,吳子昆則擔起「讓作品實現出來」的責任。

吳子昆覺得自己的工作是「幫藝術家不用妥協太多。」

吳子昆覺得自己的工作是「幫藝術家不用妥協太多。」

例如吳氏幫藝術家張韻雯做《玩(耍血肉恐怖之器)具》(2006),就替張韻雯做出了實體一比一的坦克車。而觀賞可以在坦克車內的熒幕中,摧毀藝術館場內其它的作品,摧毀後會有煙、火等效果。陳育強表示這件作品效果震撼。也讓他感到當代藝術可能不能再閉門造車,而需要和許多範疇結合。吳子昆的創作牽涉電腦程式、聲光、空間等多樣元素,而脫離傳統藝術中繪畫、雕塑、陶瓷等形式,陳育強關心的反而是,是否存在一個新的藝術世界,與舊藝術世界之間有絕對差異,宣示了舊藝術世界的死亡?

科技摧毀深度

吳子昆對科技的態度並不全然樂觀。「現在每個人都帶手機出街,隨時可以拍照創作,其實這是一種入侵,相當惡意的,侵入,惡意,充滿生活的每一部分;但這又同時是一種藝術創作的媒體。我就在想,可否用這種作為生活一部分之事物,來做更純粹的創作?如果負面點來看,手機可能會摧毀藝術。」陳育強回應:「它可能摧毀了我們對藝術的信念。以前藝術是專注一個範疇,然後深掘下去,追求深度,但是否現在已不需深度?」仍然掛念深度的人,是否只是深山野人,無視世界已走得很遠?

吳子昆對科技的態度並不全然樂觀,陳育強則認為它可能摧毀了我們對藝術的信念。

吳子昆對科技的態度並不全然樂觀,陳育強則認為它可能摧毀了我們對藝術的信念。

吳子昆坦率地說,其實他不大喜歡這種「失去深度」、「否定深掘」的狀態。「雖然我的畫畫不好,但我真的喜歡畫。我有種感覺,現在很流行的互動科技、AR、VR 等等,只是在這個時間點,剛好科技上有這個發展,所以很流行、影響很大。只是一個瞬間的事情。它們並不深刻,像一個浪打過來,人還未沉澱,下一個浪又蓋過來了。」吳子昆認為,藝術還是不會這麼快被取代。

吳子昆為深圳做了一個商業展演項目,觀眾本來在小空間內觀看大廈高樓聲光車影的急速影像,中途投影幕和投影機會退後,觀賞空間變大,吳子昆說這是由媒介本身define空間。陳育強評論說,這裡面有劇場效應,而觀眾不是主動的觀眾,而是被動的,重點是打開身體去感受空間。吳子昆說,這叫media attack,壓縮思考空間,令人消化不及。這或者也是科技發展給人類的壓迫感受。

由一件作品的參與發展到現在與不同範疇合作的形態,吳子昆背後有一支來自音樂、建築、文學甚至心理學的跨界別團隊,是戰力高強的原因。能夠有跨範疇或能力多樣的人材,都是困難的;另一方面,媒體的普及也會造成很大挑戰,門檻不斷降低,衝擊與競爭會不斷出現。吳子昆能在科技的興盛中觀察衰落:「我想像,將來的挑戰可能來自另一些行業的。例如,對相機最大的衝擊,是來自手機的,根本是另一行業的產品。我們當年也是以另一行業,挑戰到傳統藝術的存在。我可以預視將會出現這樣來自行業以外的挑戰,只是仍不知道那是什麼。」科技的快速朝生暮死,藝術能否帶來一種對急速的超越?

科技的快速朝生暮死,藝術能否帶來一種對急速的超越?

科技的快速朝生暮死,藝術能否帶來一種對急速的超越?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逢星期三晚上6時在無綫電視翡翠台,晚上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