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秦王孟姜》搞出剛柔政治性

2018/4/14 — 10:12

《秦王孟姜》劇照
來源:李居明微博

《秦王孟姜》劇照
來源:李居明微博

孟姜女哭崩長城,是傳誦最廣的中國古代民間故事之一,亦是強烈反對秦始皇暴政的經典悲劇。甚至成為弱小人民抗議強權暴君的典範象徵,顯出暴政引起天怒民憤,連長城也崩潰。實際上,秦朝征服列國統一中華後,不得民心,很快便土崩瓦解。廿多年前「鐵幕」的柏林圍牆,也被民眾推翻了。

李居明粵劇《秦王孟姜》,竟然杜撰孟姜女與秦始皇發生奇緣,她曾救他,他又念念不忘這位恩人,把她當作夢中天仙!重逢時感恩又感動,是否虛構得離譜呢?

這樣編排,的確與傳統孟姜女故事大異,還把秦始皇「美化」了。李居明喜歡亦擅長「搞戲」,經常把眾所周知的歷史人物和傳說故事自由改編,弄到扭橫折曲,無奇不有。不久前在新光重演的《秦王孟姜》,正是大膽發揮了與眾不同的「創意」,而且和《毛澤東之虛雲三夢》同為他最具「政治爭議性」之作,亦同在2016年首演。

廣告

其實客觀來說,傳說故事自古改來改去,歷史功罪的評價也會因時而異,還有小說化的演義。根據學者研究,孟姜女故事源於《左傳》,齊國武將杞梁戰死,其妻孟姜要求齊侯在宗室弔唁致哀。到漢朝,這故事演變為孟姜女哭崩城牆,仍然發生於秦朝之前,與秦始皇無關。直至唐朝,才被改寫為控訴秦朝暴政。

妙在舊傳說還有另一版本,說秦始皇被孟姜女感動,欲納她為妃,她說服秦始皇披麻帶孝拜祭其夫後,抱屍骨投海自盡。《秦王孟姜》場刊介紹了這些演變,把李居明新版本的自由發揮「合理化」,因為民間熟知的孟姜女傳說也是創作,不符真實。

廣告

至於對秦始皇的評價,秦亡漢興後幾乎都屬負面,他焚書坑儒,尤其被儒家正統派視為罪大惡極。近世則有所「平反」,毛澤東讚揚秦始皇,中共認為秦始皇統一中國功勞極大。張藝謀電影《英雄》就拍攝痛恨秦朝的義士們,終於為了國家統一,不再反秦刺秦,該片處理符合北京國策。

《秦王孟姜》怎樣安排呢?這是李居明與「廣州紅豆粵劇團」合作,首先在大陸演出,自然不能「醜化」秦始皇,但亦要提及秦朝暴政,於是把一切罪惡都推到奸臣趙高身上,而表揚秦始皇統一大業和修建長城保護國家民族。並且作出連串奇情巧遇。

話說孟姜女(崔玉梅飾演)新婚後,夫婿萬杞良(龍貫天)就被徵召去修築長城。此劇編出兩夫妻都精通醫藥,夫婿救治了不少長城苦工,自己亦染疾垂危。最奇情是安排秦始皇(歐凱明)遇襲身受重傷,昏迷中被孟姜女救活,寫下聖旨讓其夫回家團聚。然而趙高(彭熾權)暗中破壞,導致生離死別。

後來孟姜女在法師徐福(阮兆輝)協助下,上京投訴。有趣的是設計出如幻如真的情景,使腦傷失憶的秦始皇明白夢中救命恩人就是孟姜女,還答應施行仁政。可是又遭行刺,秦始皇無法變成仁君,秦朝亦短命滅亡。

劇中奇緣無疑離奇,但不算離譜,沒有完全脫離歷史與傳說,做到戲劇性甚強,而且讓演員們各展唱功。今次跟兩年前初演(當時我未看)同樣由廣州紅豆粵劇團製作,服裝和舞美都顯著大陸式,由周公謹導演。

唱做最佳就是「紅豆」兩位台型,身為團長和藝術總監的文武生歐凱明,扮演長鬚秦始皇充滿霸氣,唱腔豪邁迫人。原來初演時他還兼演文質彬彬的萬杞良,施展多面演藝。崔玉梅演孟姜女,據說唱腔學紅線女和芳艷芬,高音很出色,低迴淺唱亦有細緻韻味,對秦始皇以柔制剛,是今次表現最出色的一位。

彭熾權扮演白臉大反派趙高,很奸惡。廣東花旦吳非凡演美麗女刺客千布,佔戲不多,但扮相、歌喉和身手都有吸引力。今次新光重演增添了香港名伶,龍貫天演萬杞良,新劍郎演師襄子,唱做保持水準。阮兆輝演徐福照例老練,徐福帶童男童女出海找尋不死藥,李居明借用這角色故弄玄虛,大搞靈異,不過搞出飛天的愛染寶馬就過於誇張,今次亦未能做出魔幻化舞台特技。哭崩長城也效果欠佳,遠遠不及幾年前白雪仙監製《再世紅梅記》那場震撼性佈景崩裂。

《秦王孟姜》和《毛澤東之虛雲三夢》一古一今,都是改變中國歷史的「大帝」劇,比才子佳人戲多了政治性,處理得是否恰當?自然大可爭議,但值得注意和討論。《毛》劇避重就輕,其實也有些與大陸「主旋律」不同之處。《秦》劇企圖調和秦始皇和孟姜女,難度甚高,可觀的是劇力豐富,演唱出色,特別是男女主角一剛一柔,表現奇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