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紅衣小女孩 2》台灣靈異

2017/9/21 — 9:46

《紅衣小女孩 2》劇照

《紅衣小女孩 2》劇照

台灣鬼片《紅衣小女孩 2》照例搞鬼搞巫搞恐怖核突,誇張炮製,但仍有一些特別之處。此片跟上集同樣有電影感,亦有現實生活感,今次還加強了台灣民間至今流行的神鬼崇拜,靈符法術。這些東方特色,與西方鬼怪片不大相同。

世界各地鬼怪片,當然都受先驅而又不斷領導潮流的西片影響。例如 1937 年上海拍成《夜半歌聲》,被稱為第一部華人恐怖片,就仿效法國原著的美國舊片《歌聲魅影 (Phantom of the Opera) 》。去年韓國片《屍殺列車》,則移植西方盛行了數十年的喪屍片。

由於各地有本身的靈異傳統,亦會創出新變化,因此日本、泰國、韓國和華語鬼怪片各有特色。香港的《倩女幽魂》、《殭屍先生》、《胭脂扣》、《凶榜》等就與西片大異。日本靈異片尤其多姿多采,由小林正樹《怪談》以至宮崎駿動畫《千與千尋》都很優異,《午夜凶鈴》還被荷里活重拍。台灣鬼片也不少,最大規模是十多年前《雙瞳》,陳國富導演,梁家輝、劉若英、大衛摩士合演,獲美國哥倫比亞公司投資,在台灣影壇很慘淡之際吸引到較多觀眾。

廣告

說到《紅衣小女孩》,源於十多年前傳聞台灣中部大坑山區有紅衣小女鬼勾魂懾魄,還被人錄影,更被聳人聽聞電視節目張揚起來。前年由八十後導演程偉豪拍成反應不錯的電影,當然自由發揮,據說要拍三部曲。

現在第二集亦是程偉豪導演,上集女主角許瑋甯也出現,但主要人物不同了。今次楊丞琳飾演社工,訪查單親家庭疑似虐待小女兒的個案。那家庭陰森古怪,貼滿符呪,高慧君演單親媽媽好像半人半鬼,隱藏着全身赤體畫了符的女兒。

廣告

這女童被送往福利署,然而也是單親媽媽的社工女主角,小女兒剛巧在當天離奇失踪,於是緊急追尋,輾轉尋到大坑山「鬼域」。劇情就環繞着兩個單親媽媽,以及她倆的女兒。涉及未婚懷孕的社會現象,是否墮胎的抉擇,還有很複雜的母女恩仇。

此片迎合女性,集中於她們切身的情感與生育問題。同時大搞靈異迷信,拍攝廟宇法師,作法使乩童被「虎爺」上身,進行驅魔尋人,與紅衣小女鬼鬥法。今次「揭發」大坑山紅衣小女鬼的來歷,特別煽情和駭人,甚至弄出「起死回生」的黑色巫術。

導演手法熟練,演員們都不錯。其中楊丞琳十年前曾與梁洛施合演女同性戀片《刺青》,今次演尋女的社工甚好。高慧君也很突出。演乩童的吳念軒青春俊健,有情有義,在高潮驚險惡鬥中大展身手。不過,壓軸惡鬥時猛搞魔幻特技,變身老虎和各式魔怪,太誇張兼粗糙了。

總的來說,此片有些台灣特色,可惜到頭來仍學西片賣弄特技,郤相形見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