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哉秦少游》有黑色幽默

2018/3/13 — 9:53

《美哉秦少游》劇照
來自李居明微博

《美哉秦少游》劇照
來自李居明微博

看了狗年賀歲粵劇《美哉秦少游》,描述宋朝風流才子秦觀(字少游)與蘇東坡妹妹的姻緣,即《蘇小妹三難新郎》的新編版本,有奇情有笑料,符合新年大戲要求。其中當然有胡閙成份,但以詩詞歌賦和對聯為主,比多數華語賀歲片有文化。

場刋說明,歷史上並無蘇小妹其人,秦觀和她結婚,出自明代白話小說集《醒世恆言》中《蘇小妹三難新郎》,正如《唐伯虎點秋香》那樣虛構,而在民間流傳為風流佳話。今次李居明乘機借題自由發揮,加強曲折戲劇性,增添了奇趣。

吳美英演蘇小妹照例平穩稱職,蓋鳴暉更開正戲路,俊俏生動,歌喉揮洒自如,除了溫文瀟洒,還兩度變身施展喜劇感。最搞笑是秦少游在詩妓畫舫中了「美人計」,臨急扮成艷妓脫險。女扮男裝的蓋鳴暉於是「男扮女裝」,與奸相蔡京(黎耀威)打情罵俏,十分鬼馬詼諧。

廣告

反串再反串,是戲曲常有的鬧笑招數,粵劇《花田八喜》就大玩「跨性別再跨性別」遊戲,玩得瘋狂而又先進。記得半世紀前越劇電影《王老虎搶親》,美女夏夢反串英俊才子周文賓。再反串扮女人也很妙,該片導演之一林歡就是金庸=查良鏞。

今次蓋鳴暉扮艷妓唱女聲子喉,特別趣怪是扮可憐,大唱《搜書院・拾箏》的慘情歌曲:「我是個寒門弱女,家裡租種別人田。祗因喪了媽媽,無錢來殯殮,我父親迫得將我賣與人來換血錢…。」一路唱到連老豆也死掉。宋朝人竟然唱紅線女的《搜書院》,實在時代錯誤得離譜,但把慘情名曲唱得風騷搞笑,黑色幽默很成功,觀眾紛紛爆笑鼓掌,女觀眾尤其起哄,她們多數一把年紀,也「為老不尊」。

廣告

事實上,李居明編撰的粵劇常玩黑色怪招,包括吃人肉。今次還把秦少游戲稱「鴨蛋姑爺」,因為他家鄉高郵盛產鹹鴨蛋。又拿「豬頭獻禮」的忌諱開玩笑。
另一變身,是劇中後段秦少游死裡逃生,失憶變癡,蓋鳴暉表演了半儍半清醒的另一種喜劇感,跟扮艷妓瘋狂奔放完全不同。當然,扮癡扮呆亦是戲曲常見,根本上戲曲書生往往儍得可愛。

《美哉秦少游》並非一味搞笑搞奇情,整體是悲歡離合齊全的典型粵劇,唱做甚好。全劇核心是秦觀名作《鵲橋仙》:「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渡。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郤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蘇小妹洞房花燭夜三次出上聯考秦少游,今次聯句有新變化,跟舊版不同,別具心思。劇中詩詞不少,對我來說最新奇是四首重句詩,台上掛出迴文中空,要串連讀出才成詩,例如「一庭秋葉落清幽,葉落清幽夜助愁,夜助愁懷人不寐,懷人不寐一庭秋。」我以前不知道秦觀有這些作品。

李居明粵劇一大好處,是場刊精美,詳細介紹劇作的來龍去脈,說明何處有史實根據,何處是虛構,其他粵劇演出很少做到這樣。《美哉秦少游》場刊就寫出劇中詩妓樓東玉(鄭詠梅)真有其人,以及三蘇父子、蔡京父子、宣仁太后(陳嘉鳴)的實況。至於秦少游中計,犯了嚴禁官員宿娼之罪,是否確屬宋朝法例?我就不清楚。場刊亦登出四首重句詩的圖文,很有趣。

秦觀的名句很多,「山抺微雲,天粘衰草」,「寒鴉數點,流水繞孤村」,正是香港郊遊常見景色。近來維港烟靄紛紛,亦想起他的「霧失樓台,月迷津渡」。意境最奇特是《好事近・夢中作》:「春路雨添花,花動一山春色。行到小橋深處,有黃鸝千百。 飛雲當面化龍蛇,夭矯轉空碧。醉卧古藤陰下,了不知南北。」此乃行山經典之詞,亦是秦觀一生之讖,可惜劇中沒有引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