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與神同行》 — 垂下眼睛回望這段人生

2018/1/16 — 19:17

《與神同行》宣傳照

《與神同行》宣傳照

【文:程思傳】

引用佛教經典《佛說壽生經》,改編自周灝旻的網絡人氣漫畫的《與神同行》揉合了地獄傳說與佛教思想,建構了一個死後的世界:七層地獄──死後必須經歷七層試煉:殺人、怠惰、說謊、不義、背叛、暴力、天倫。若經判官審核過關,就能成為「貴人」,得以投胎。說這是地獄,倒不如說這是一次人生的鑑定。

消防員金自鴻(車太炫)執行職務時,因捨身救人,意外離世,在地獄三使者江林(河正宇)、解怨脈(朱智勳)和李德春(金香起)的引領下,進入了審判的階段──一場又一場如法庭的審判,以證明他是值得轉世的「貴人」。

廣告

一如傳統說法的認知,地獄是人生的總結,但今生的一切延至死後,是以每個人都要接受審判,有的能轉世投胎,有的卻會因生前的一切而留在煉獄之中,如地獄使者,如那些在不同關卡仍然被勞役的。是以,談死後審判,卻是自然而然針對各人生前的不同問題──所謂的七層審判,也是對準人的各項問題。但是,假設人有原罪,這些所謂的審判大多都是無法避免。

這些審判是對一個人抽絲剝繭的認識。不再流於表面的認知,不被外表的一切所影響,而是進入一個人的內心,檢視他做所有事情的動機。就算是被歸為「貴人」的金自鴻,也無法逃避自己過往的問題,那些早就被封塵的記憶,那些看似沒有關係卻又影響一生的決定。

廣告

進入審判的過程,人類不再局限於自己的視點,而是得以回溯過程(如錄影重播),也有著彷若全能者的角度了解過程──當人不再限於自己的角度回望人生的一切,而是能從他人的角度再次回望同一件事,很多從前自我/自私的決定都變成了遺憾。

這或者正是《與神同行》最讓人無法逃避的情緒。進入審判,還沒有體會地獄恐怖之前,率先面對了自己的後悔──後悔曾經做過的事,以及後悔沒有做的事,而這全都是對過往的詰問。時間看似能夠沖淡一切,但當這些片段再度湧起的時候,曾經的後悔又再次出現 ── 一如類近題材電影的提問,為什麼一直把後悔放在心中,卻不嘗試改變?

除了「後悔」,電影也繼而進深討論了何謂「貴人」,這算是有趣的討論。一反傳統,也算是接近現實,「貴人」有其缺陷(一直逃避的過去),甚至從「冤魂」與「貴人」之間也只是一線之差,這也是何以在金自鴻的審判之旅中,加插了弟弟金秀鴻(金東昱)的部分。這個看似支節的部分,再一次說明了「貴人」的可貴,不在於完美無暇,而是在困難的時候,依然能夠做正確的選擇;這種的選擇不是固定,不是一次性,而是不斷流動──是以,金秀鴻做了錯誤的選擇以後,不代表永遠無法翻身。這是電影最核心的思想,或者也是其中最讓人安慰的訊息,更是與金自鴻的「後悔」說法如出一轍—— 錯誤的決定不把一個人置諸死地。

近年,韓國電影的冒起,有談抗爭逆權,有談科幻驚慄,有談史實回顧,金容華導演的《與神同行》嘗試挑戰一個宏大的觀念──拍攝成本超過400億韓圜,更多特技的支援,以建構一個複雜的題材。雖說特技偶有穿崩(很明顯的綠幕拍攝)、劇本無法擺脫計算精準的韓式煽情(依然會哭得眼前一黑),在兩個半小時裡,團隊的確交出一齣無法抗拒的電影,還要溫柔地為這一切留下註腳:在釐清一切之後,有些介懷了一世的事情,或者終能在別人的體諒下,得以放下,這或者也是電影改名為《與神同行》的意思。

 

作者簡介:看電影的人,映後會寫筆記。《程思傳的偽文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