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舞台劇筆記:夢想的時代性-看《夏風夜涼》

2016/4/18 — 13:33

W創作社《夏風秋涼》

W創作社《夏風秋涼》

藝術談時代很難,因為未必可以勾起共眾的共鳴;劇場談時代更難,因為如果觀眾沒有共鳴,呆滯的反應會讓演出變得困難。香港近年走入一個急於留住回憶與尋找身分的年代,電影與劇場則開始急於以藝術談時代,而W創作社的《夏風夜涼》也是這股潮流下的作品。問題是,這能夠勾起多少觀眾的共鳴。

夢想的時代性

《夏風夜涼》講五個年輕男孩夾Band的夢,然後夏風般的熱情最後冷卻,殘酷的現實與五個人之間的種種問題成為夢想的阻礙,五個主角在進退掙扎之間繼續人生。談夢想的作品不少,但這五個「果欄男孩」的夢想既熱血又即興,既想堅持又欠缺義無反顧的決心,並不是典型勵志故事裡的大夢想。相反,他們的夢想由帶着稚氣的音樂夢開始,而他們的音樂夢很有「國際視野」,先是Backstreet Boys到日劇的主題曲,然後是Twins等等在二零零零年左右熱透半邊天的本地組合,都是他們夢想的種籽。五個男孩與一個女孩(樂團經理)因為音樂而聚在一起,共同點是音樂,而是一些其中一個哼出來其他人可以自然和唱的經典-《魔女之條件》的《First Love》、《同一屋簷下》的《仙人掌之花》等等,六個人以結他、琴彈唱經典,原先充滿猜疑與陌生的年輕人就迅即打成一片。五個男孩的夢想沒有離開他們時代的潮流,或者可以說夢想從來就有時代的調子,這也許正是現在部份年輕人夢想變得蒼白的原因。

廣告

我認為《夏》裡六個人彈唱日劇經典主題曲的一幕是全劇最漂亮動人的一幕(黃靖程的自彈自唱可以用驚艷來形容),他們既唱也演,搞笑地演出《同一屋簷下》最經典的「衝線」一幕,有共同回憶的觀眾應該同樣看得過癮。然而,這種共同回憶還能夠打動多少觀眾﹖年青一點的觀眾大概已經開始看台劇,聽國語歌,再年青一點的觀眾就只會看韓劇、看韓國天團。《夏風夜涼》的創作圍繞着二零零零年前後而行,而那個年代只會越走越遠,新劇場觀眾難有共鳴。換言之,《夏風夜涼》這劇場作品注定有壽命,也只能對應同一年代的觀眾。

有壽命、真正對應的觀眾群不廣並非缺憾,反而是重要的劇作元素。近年香港談夢想的電影很多,尤其是黃修平的《狂舞派》與《哪一天我們會飛》,電影雖然動人,但談的夢想本身卻時代味道不重,總覺得有點空空的、平面的。要將時代感描述得立體,就得作出一些對應觀眾數目上作出犧牲。也許,所有文本都要在共鳴的立體程度與對應觀眾數目之間找平衡,我認為《夏風夜涼》做得不錯。

廣告

所謂的現實

雖然《夏》裡的夢想有時代元素,但阻礙他們實現夢想的障礙卻沒有,因為二零零零年的年青人跟現在的年青人一樣要面對所謂的現實。雖然五個年輕人各有問題,或家庭或事業或愛情,但困難不同卻耳熟能詳,結果還是不能完全克服現實。所謂的現實,就是社會期望,所以老莫(白只飾)希望負責作曲Patrick(湯駿業飾)娶Angelina(黃靖程飾),暗示他找份好工作照顧妹妹;Patrick跟隨娛樂圈的規矩應酬,然後又跟社會的規則去找銀行工(甚至排隊買芝士蛋糕);Alex(黃又南飾)終於隻身走到娛樂圈,但還是因為壓力而透不過氣,與理想的表演愈來愈遠......故事選以二零零零年前後為背景,沙士與九一一成為故事的背景,讓個體在時代顯得更無力。

相對於講夢想,我認為導演、編劇黃智龍在談困難、現實方面的妙筆較少。相對於他之前的作品如《修羅場》,《夏風夜涼》的主題沒有那麼鮮明,而且格局太大,五個角色的故事多少有點失衡,令他們各的苦惱不夠深刻。在五個角色中,Patrick與何勇(梁祖堯飾)的故事最鮮明突出,唯不算特別(但Patrick與Angelina之間的關係寫得相當細緻);老莫的同性戀劇情線寫得太淡,他對Sam(徐天佑飾)的暗戀伏線不足,限制了白只的發揮空間;Sam的角色太直線,與Alex的對比不夠深刻;Alex是五個裡面最沒有主見也最幼稚,黃又南的確演出了角色的特點,但劇本對他進入娛樂圈後的心態又描寫不足。我認為黃智龍寫夢想寫得太好,但在寫實踐夢想上遇到的困難就陷入失衡,加上上半部寫夢想時沒有為五個角色打好描寫的基礎,下半部描繪的苦困就變得太淡。不過,劇的下半部還是不錯,多少是因為演員的落力演出。

不過,黃智龍在結局寫面對現實的方式卻重拾妙筆。五個不再年青的「果欄男孩」重回母校,做當年夢想的草地演唱。「果欄男孩」最後沒有出道,但他們卻以「自己的方式」實現了部份夢想。結果既喜也悲,但不失為一個務實的態度-盡量堅守陣地,盡力而為。說到底,「果欄男孩」的夢想除了有時代性,部份也是靠五個人之間的感情來維繫。放棄夢想,也就是讓生命的那部份死掉(如何勇之言,「果欄男孩」已經成為身體的一部份)。堅持的那片夢想陣地,守住的包括那份感情。

香港文化之淪落

《夏風秋涼》也有談文化。

「果欄男孩」的受二千年代的音樂潮流影響,放在現在的背景看是多麼的有趣。現在香港人看韓國組合,藝人可以如機械人般精準地跳出複雜的舞步,而回看二千年代,Twins的側手翻與「果欄男孩」模仿Backstreet Boys式的簡單舞步已經是極限。從一種演藝專業的視角看,十多年前的表演可算是兒嬉,但卻成就了藝人的立體形象。我是一個八十後觀眾,總覺得現在韓國組合每個成員都面目模糊,沒有性格,跟以前的組合差得遠。

「果欄男孩」在第一次參賽時努力排舞,最終還是記不穩複雜的舞步,於是最後他們決定自由發揮,反而效果更好。說起來,以前的香港流行文化有很強的個人主義,周星馳、張國榮、Beyond等都是由強烈的個人主義釀出魅力,最後成就一個美好的時代。

在那個美好的年代,香港的流行文化被受其他亞洲地區喜愛,正如「果欄男孩」的成功吸引台灣來港的小柔(韋羅莎飾),更與成員談戀愛。小柔喜歡香港文化,因此會看周星馳電影學習廣告話,也喜歡參觀香港電影的拍攝景點,最後也結識了香港的男朋友。小柔來港定居,了解到電影裡的香港不過是鏡花水月,然後走進香港的文化與生活,到港式餐廳工作、廣東話愈來愈好、經營港式小食店,但同時她以前對香港文化的仰慕消失了。香港人現在仰望韓國、台灣與日本的流行文化,最後一批較有魅力的香港藝人統統北上,現在回想起來才知道原來二零零零年也是香港流行文化最後的美好年代。

《夏風夜涼》講的大約是三年之間的故事,變化就是這麼快,而這也是香港文化淪落的速度。

結語

從這個脈絡閱讀,《夏風夜涼》找來Shine做主角是相當有意思的決定。劇中穿插Shine的《燕尾蝶》等多首經典,在經歷過Shine年代的觀眾更加投入。不過,相對地,Shine的舞台演出經驗算不上豐富,至少相對於其他演員來說較幼嫩,令整個演出沒有之前其他W創作社作品的細緻。

《夏風夜涼》是很有誠意的作品,懷緬香港的光輝歲月,也是香港需要的劇場作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