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也可以被禁

2017/8/20 — 16:48

有些人會說:「不要將XXXX政治化。」(其實我不太明白何謂「政治化」)

有長輩說:「我不懂政治。」(嗯,我也不懂)

一本兒童繪本,教曉了我一個再簡單不過的事實,就是我畫的一幅畫,都可以給政治化,都可以是政治。(作為畫家又作為繪畫老師,這個事實真教我晴天霹靂)

廣告

我畫了兩幅大嘴鳥(見附圖),一幅是認認真真地照著照片來畫,另一幅是任憑自己天馬行空地畫。生在這個年代的我,一時畫現實的鳥,一時畫胡亂上色的鳥,都只是簡單地按照自己的心情而已。但如果我是生在20世紀的德國,那我可能會因那一幅天馬行空的大嘴鳥而被捕。

我讀的是艾瑞‧卡爾 (Eric Carle)的繪本,名為《畫了一匹藍馬的畫家》,故事說一位孩子畫了藍色的馬、綠色的獅子、彩色圓點的驢子等,那全都是「錯」的顏色,是不現實的,而他自覺自己畫得好美。

廣告

看畢此書,我讀到有關於艾瑞‧卡爾的故事:

「1929年生於美國,卻在德國度過童年。當時,納粹的高壓政權反對現代藝術,不接受表現主義風格和抽象畫,他們稱這些為『腐敗的藝術』。

到了艾瑞‧卡爾12,13歲時,有一天,他的美術老師赫爾‧克勞斯 (Herr Krauss)偷偷的給他看了些被禁的圖畫。老師對他說:『我喜歡你畫中的自由、寫意,但是按規定我只能教你寫實風格。』……」

艾瑞‧卡爾長大後成為繪本作家,不受限於寫實風格,我愛死他的作品了!

我自己,最喜歡天馬行空地繪畫,去畫紫色的樹、白色的鹿、飄在天上的孩子,但原來,如果我早點出生,如果我生在德國,那一切我都不能畫。

政治,真的那麼遙遠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