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無分貴賤:《礦井下的彩虹》

2018/2/22 — 11:44

三十年代英國阿星頓,一班沒有經過正式藝術訓練的礦工,竟然創出自己藝術流派「阿星頓派」,在史上留名。香港戲劇協會即將演出的《礦井下的彩虹》,正正改編自這段真人真事。出自英國著名劇作家李・荷爾(Lee Hall)筆下,《礦井下的彩虹》從一班礦工的藝術課出發,談創作,談藝術,談階級,談人生,也談教育。

談到這次在香港搬演此劇,導演余振球認為當中能夠觸動人在於它貼地:「可能好多人看畢加索的畫,也會問到底在畫甚麼?又或者當代藝術中,一幅白色的牆、一張白紙摺一個角也是藝術品。很多人會問:這樣也算藝術嗎?這齣劇正由這個角度切入。」這班礦工最初想學習藝術賞析卻無從入手,導師唯有手把手從畫畫教起,卻想不到激起他們的創作才華,作品陸續面世,更舉辦畫展,深得藝評青睞。

礦工們沒有受過多少教育,小小年紀便在礦井下工作謀生,突然間要附庸風雅,會否太難?事實證明,他們不只了解藝術,更以此為表達自己的方式。藝術絕非上流精英和知識份子的專利,而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藝術品不是用眼來看,是要感受的。但如何感受?」余振球解釋說,這班礦工透過繪畫親身感受到何謂藝術。「劇作家很聰明,他不是講出來,而是透過這班礦工做出來給你看。」觀眾隨著礦工們一同摸索,一同經歷,了解藝術的真義。

廣告

「原來藝術跟社會也有關係。原來藝術可以改變社會。」當人人以為藝術只是有錢人的玩意,是一些看不懂的東西,但它作為一種與人溝通的媒介,一種表達的方式,其影響力比想像中更大。「去到最後,你發現藝術影響了每個人的決定。所以藝術跟我們是有關係的。」故事發生在二戰期間,在德國納粹步步進逼下,英國處於兩難困境,經濟陷入蕭條,當中人民的生活有多壓抑可想而知。在這大環境下,這班礦工透過繪畫卻發掘了新的可能性,一種在每日埋首工作、憂柴憂米以外,仍能肯定和表達自己的可能。

雖設定於受戰爭陰霾纏繞的時代,但《礦井下的彩虹》在台詞間仍不失幽默機智。余振球坦言這個故事不只貼地,更是貼人:「他用一種貼近人生活的方式去講,這真的很觸動到我。」然而故事發生在三十年代的英國,放諸香港,會否太遙遠、太難投入?導演認為絕對沒有這個問題,因為歸根究底劇本談的是人。「一個好的劇本,一定跟人本身有關係。」劇中普通人對藝術疑惑,名流們對作品不懂裝懂,似乎到今天仍然一樣。「你見到全世界也充斥著這樣的人,不只香港,內地、台灣、日本也有。」

廣告

「另外很有趣的是其背景,這是真人真事改編,當時英國的礦場全是私人擁有,所以他們永遠是搵錢至上。用最少成本,賺最多的錢,1938年時已是這樣。」礦工備受老闆壓榨,不公待遇連連,這後來迫使工人們成立工會,與資方談判爭取權益。香港人對此也該感同身受:最低工資拉鋸不斷,訂立標準工時遙遙無期,外判工的各種無理待遇……歷史總是重複自身,在三十年代的英國工人,竟也能引起現代香港人的共鳴。

在預備此劇的過程中,創作團隊與演員們發現愈深入了解劇本,便愈發掘得到當中豐富的層次。余振球說 :「劇本說得很清楚,藝術不是技巧。我們常常把工藝和藝術放在一起,但例如你雕花雕得很出色,這又是不是藝術?其實也不一定。」劇中,藝術導師並不著重繪畫技巧,並不是因為他沒有能力教,而是因為面對一班對藝術零認識的礦工,他要找另一種不同的方法去讓他們直接了解何謂藝術。

余振球笑言,無論是愛好藝術還是對此毫無認識的人,也適合看這齣劇。因為縱使它談的是藝術,最根本的中心仍然是普通人,就如你我。而每個人也會在當中找到自己的角度與共鳴。「當觀眾行出劇院時,我希望他們能想多一點。正如劇中所言:當你看到一種作品,並不是要想作者要說甚麼,而是作為觀眾,看完這件作品有甚麼想法。」

--

《礦井下的彩虹》

編劇:Lee Hall (李・荷爾)
翻譯:胡海輝
導演:余振球
演員:陳健豪、鄭嘉俊、馮祿德、薛海暉、嚴鉅乾、杜雋饒、廖淑芬、廖浩嵐、郭穎東        

佈景設計:王梓駿
燈光設計:黃宇恆
音響設計:劉穎途
服裝設計:張瑋師

聯合監製:張可堅、黃懿雯
平面設計:李俊良

9-10.3.2018     (星期五至六) 7:45pm
10-11.3.2018 (星期六至日) 2:45pm
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260, $220, $140          
3月11日之演出為通達專場,設有劇場視形傳譯服務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