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與學術:「鬼」的隱喻與藝術的邊緣性

2017/11/14 — 12:40

《魅影蹤跡》展覽
(圖片來源:The Ghost of Sister Ping:: Exhibition Opening facebook)

《魅影蹤跡》展覽
(圖片來源:The Ghost of Sister Ping:: Exhibition Opening facebook)

【文:趙傑鋒(中大文化研究博士生)】

談起「鬼」,我們大概會聯想到死亡、恐懼,在華人社會中大多數人會避之則吉。在我的成長過程中,鬼的形象大部分是來自電視機。80年代的香港「鬼片」盛極一時,形成一個類型模式:鬼由人變成,擁有人的形體,很多是貌美的女性,在人間活動,卻不屬於這裡,即所謂「殊途」。從林嶺東《陰陽錯》(1983) 中的張小瑜,程小東《倩女幽魂》(1987) 中的聶小倩,到關錦鵬《胭脂扣》(1987) 中的如花,幾乎無一例外。她們都有一個共通點:穿越領域到人間,追尋所愛。

「鬼」是香港中文大學 (中大) 視覺文化研究課程十週年的紀念主題。邀請了國際知名的芝加哥大學的蔡九迪 (Judith Zeitlin) 教授到來主持了一個有鬼怪的專題演講。該系更和獨立電影組織「錄映太奇」合作, 製作了一系列的多媒體裝置藝術品:其中包括一部「鬼片」,也不知是否和《倩女幽魂》有關,片名為《萍姐倩魂》(The Ghost of Sister Ping)。這部電影由文化及宗教研究系教授余幼薇 (Katrien Jacobs) 親自編劇,說的正是一個「學院鬼故事」。片中的萍姐本是中大的年輕講師,在火炭藝術村的一個展覽中遇上了莫尹教授 (Professor Moenen),並深深地愛上了他。但她不知道莫尹教授是魔鬼的化身,精通人世間的一切知識與語言。他答應傳授她所有語言,和能使她自由的七種藝術形式 (free art forms)。當萍姐以為自己與莫尹教授墮入愛河時,莫尹教授卻突然消失了。萍姐自此沉淪,漸漸由一位學者變成遊魂野鬼。

廣告

中大視覺文化研究碩士課程主辦的「魅影蹤跡」展覽

中大視覺文化研究碩士課程主辦的「魅影蹤跡」展覽

廣告

我有興趣的是:「學院」與「鬼」到底有何關係?儘管余幼薇強調故事主要是參照明、清的鬼怪小說而成,即當時流行的女鬼與赴考文人的戀愛故事,但故事背景設在現代香港,兩位主角都是現代學術框架下的「學者」,這個學者「變鬼」的過程似乎更像近年的恐怖片。余幼薇在是次導覽小冊子中指出鬼是人死後神智模糊和到處流浪的形體,而她稍後進一步明言「變鬼」是一次飽歷痛苦後誤入歧途 (suffers and goes astray) 的隱喻。如莫尹教授是「知識」的象徵,那麼在影片中被教授拋棄的故事,便正是描寫一位年輕學者被她所愛的學術背叛後的一段迷失、尋找、轉化的經歷。

作為整個藝術項目的一部分,視覺文化研究課程後舉辦了「鬼魂誘惑:學術中的藝術與性賦權主題研討會」,進一步解釋了「學術」與「鬼魂」的關係。研討會其中一個重點是討論如何在學院內重新定位藝術,和把藝術引入並抗衡「學術生產」。如何在「學術界」抗衡「學術生產」?聽起來匪夷所思。但「生產」一詞,在今天的資本主義社會指大規模的、同質的、標準化的「市場產品」。今天「國際化」和「世界排名」成為各地大學的共同目標,生產學術文章順理成章變成追求排名的重要一環,也是決定學者是否可以升遷的指標。儘管不少本地大學已經設立「駐校藝術家」計劃,但藝術在出版主導的學術界內還是位處邊緣。

中大視覺文化研究碩士課程主辦「鬼魂誘惑:學術中的藝術與性賦權主題研討會」

中大視覺文化研究碩士課程主辦「鬼魂誘惑:學術中的藝術與性賦權主題研討會」

我們不知這隻「鬼」到底會轉化成什麼,或「殊途」最終是否「同歸」。作為整個藝術項目的核心,電影作者為「鬼」預留了一定的詮釋空間。但是作為一部「鬼片」,在製作層面上,一個大學學系與獨立電影組織合作,也許正是一種跨界別的嘗試,嘗試在既有系統下為藝術創作另闢生存空間。「鬼」(或鬼片) 作為隱喻,它依舊象徵著一種錯位:穿越至另一個領域,追尋理想。

有關此多媒體裝置藝術的詳情,可參閱中大視覺文化研究課程網站:https://www.vcs.crs.cuhk.edu.hk/ghost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