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處理恐懼的三個化學元素

2017/5/18 — 10:45

我問你,如果要想起一次關於「恐懼」的經歷,你第一時間會想起甚麼?

 

「印象最深刻的恐懼是以前小時候發惡夢,被驚醒嚇出了一身冷汗!」
--- 喬楊

廣告

「恐懼的經歷?看見會飛的昆蟲!」
--- Ivan Chan

「作為一個舞者,有一次傷患,睡覺時想轉身也會痛。在我只能躺著的時候,身體雖然安靜下來,但心情反而更難平靜,腦海不停思考,思考如何改善情況,思考假如情況永不改善又怎辦,思考無法再跳舞如何是好,思考身體癱瘓的人可能也有著同樣感受。多思考一件事,心就好像山崩一樣,有大大小小的石頭滾下然後震動,不斷累積。」
--- 李家祺

廣告

挫折、受傷、失敗,這些都是「經歷」,是實實在在發生的事情;而「恐懼」,則是一種「感受」,看不見,證明不了,只存在於我們的腦海之中。具體例子:被蜘蛛咬傷,這是一個真實發生過,而無法改變的事實;但「害怕」被蜘蛛咬,則是存在於腦海的假設場景,即是ff。

腎上腺素

「恐懼時身體敏感度和腎上腺素會增加,所有毛孔會擴大。」
--- Bobo Lai

但雖然所恐懼的事並不存在,但「恐懼」本身卻是真實的。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身體反應是無法騙人的。有些人說,愛情其實只是身體裡的一場化學反應,「恐懼」又何嘗不是?當人遇到會令自已感到恐懼的場景時,體內就會釋放腎上腺素。當腎上腺素進入血液,人就會心跳加速,血壓上升,以提高專注力,肌肉也變得更有力量。

「在台灣太陽花學運時,在攻佔立法院的晚上,看著一批批的鎮暴警察進入院內,當下感覺強烈的『恐懼』。現在這個階段,內心最恐懼我們的社會,我們的世界會如何面對黑暗,我們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和智慧去阻止。」
--- Felix Ke

所以,身體在面對恐懼時的第一反應,是使機能變強,以作出應變。

多巴胺

然後,就到多巴胺出場。說起多巴胺我們都會想起快樂,興奮,歡愉等正面情緒。但原來在恐懼來襲時,負責處理恐懼的基底神經節就會釋放多巴胺,嘗試以興奮的情緒取代恐懼的感覺。這也是為何我們會自虐的尋求恐懼,讀恐怖故事,看驚悚片,因為在感到恐懼時,令人感到歡愉的多巴胺也會同時出現。

「恐懼時心跳加速,帶有點刺激。而恐懼是人類特有的情緒,是人類其一要學習的功課。」
--- Natalie Mak

「內心最深處的恐懼,是離心力,這是沒有安全感的感覺。整個人處於虛虛狀態,四肢不能自控地飄著,非常難受。」
--- Peggy Lam

血清素

假設你面前有一道門,未知通向天堂,還是地獄,又或是其他可能性,你開始恐懼。在多巴胺和恐懼的爭戰後,或許你會被恐懼戰勝,放棄可能進入天堂的機會,將門永遠緊閉;也或許多巴胺勝出,你會冒著看見地獄的風險把門打開,如此了結一場恐懼。但長遠來說,我們應如何處理「恐懼」?

第三種物質,是血清素。血清素會抑制腦內興奮物質的過度分泌,也就是腦袋維持平衡的調節物質。適當濃度的血清素,使人內心感到平靜。

「我想每個人都會有恐懼的,只是我會用我自己的方法去克服它,讓自己變得不再恐懼!」
---喬楊

「活在當下,恐懼便不能乘虛而入。恐懼本生於己內心,與其共同存在,或只在睡眠狀態或醒來狀態,取決於你自己。」
--- Bobo Lai

「恐懼」總被定義為一種負面情緒,但「恐懼」是無可避免的。你認為恐懼不存在,也許是你已懂得如何與恐懼共處,下決定時能不被恐懼左右。恐懼是一場無形卻實在的戰鬥。這種「無形」,並不是指情緒的抽象,而是你所恐懼的事物,其實根本從未真正發生。而它的「實在」,也並不出於體內化學元素的實在,而在於人類下決定時總被「恐懼」左右。換句話說,「恐懼」或多或少支配著人類歷史上每個場景,因為一些從未發生的事情,影響著會實際發生的將來。

「其實特朗普、脫歐、ISIS等等全部都是關於恐懼。最核心之處是排他,或製造他者。香港也是如此,標籤一群人,然後製造恐慌,從而團結另一群人,產生衝突和矛盾!」
--- 黃振邦

黃振邦,是城市當代舞蹈團5月節目《恐‧集》的編舞。而以上七位表達對「恐懼」看法的,則是有份演出《恐‧集》的舞者。我們無法看見恐懼,但恐懼偏偏是人類最深刻的感受之一。當恐懼作為感受,無法實在地呈現,藝術便發揮作用。由腎上腺素,到多巴胺,繼而是血清素,這是身體處理一場「恐懼」的過程。既然「恐懼」無法逃避,而想象的結果也並非必然,那就與他對決,以舞蹈赤裸地面對心裡最深層的恐懼。

《恐‧集》

26-27/5/2017 8pm

27-28/5/2017 3pm

香港文化中心劇場

$220/$160

詳情可瀏覽:https://goo.gl/6HNLAJ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