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消失的人》的大嘗試與小遺憾

2016/7/20 — 11:32

王耀祖《被消失的人》
(圖片來源:活動 facebook)

王耀祖《被消失的人》
(圖片來源:活動 facebook)

獨腳劇是高難度的表演形式,王耀祖在成立Love Production後的第一個創作就挑戰獨腳劇,而且更是自導自演,就是這份挑戰高難度的勇氣與誠意就絕對值得欣賞。我認為《被消失的人》是很不俗的嘗試,王耀祖的演出也很有力量,但對獨腳劇來說卻依然有點不足。

獨腳劇之難在於要求一個演員獨力將舞台的時間與空間填滿。因為要在舞台上孤軍作戰,觀眾的目光都「被逼」放到同一位演員身上,因此對演員的要求相當高。獨腳劇對觀眾的要求也高,因為演員只得一個,讓觀眾投入的板斧也相對較少,因此觀眾未必能夠容易投入劇場的世界。要讓觀眾投入、掌控現場氣氛,不少獨腳戲表演者都會加入大量其他元素來豐富表演,例如加入Stand-up comedy、打破第四道牆、舞蹈、大量舞台效果(擴大觀眾的目光範圍,不用所有時間皆專注在演員身上)、誇張的服裝等等,讓一個人的表演不單調。這些元素的另一個意義在於掌握觀眾的情緒,例如以幽默的Stand-up comedy或激烈的舞蹈作開始,拉高觀眾的情緒,然後以燈光與突然的沉默將觀眾帶進相反的情緒。獨腳戲是充滿挑戰的表現形式,這難度與壓力能讓創作人尋找更多新意念。

對於王耀祖的演出,最讓我感到大惑不解的是他以一般舞台劇的手法去處理獨腳劇,這樣最觀眾的要求有點太高。王耀祖沒有加入大量拉動觀眾情緒的元素(中間分享「成功經驗」的一段較幽默的略嫌短),反而選擇以節奏較慢的內心戲開展故事,這種處理手法如果在有至少兩名演員合作的話或者較易有好效果,但在獨腳戲裡卻是難度分滿分的挑戰。無疑王耀祖在處理這段內心戲時的表現很出色,但以這段戲開展故事未必是好選擇。另外,王耀祖沒有利用過在黑盒劇場裡與觀眾的親密距離,也沒有在細小的劇場空間製造更能讓觀眾置身其中的聲效,彷彿在黑盒表演一個不屬於黑盒的舞劇台,一個人表演不似獨腳劇的獨腳劇。

廣告

不要誤會,王耀祖的《被消失的人》還是一個可觀的演出。王的演技沒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他與中風姐姐的一幕、最後自殺前與妻子的對話也很動人,他將一個快將失憶的無助男人演活了,也將他與一個「不存在的姐姐」的愛恨演活了。將上述的「不足」倒過來看,倒像是王耀祖故意顛覆一般獨腳戲的處理手法,以演技及舞台經驗填補空白,只是效果未算完美。

《被消失的人》是一部很花力氣的演出,我欣賞的是最後一場演出,王耀祖稍呈疲態。演員的力量有限,我覺得在演出方面可以更有效地運用演員的力量,而不是大部份時間處於崩緊狀態。有不少細節其實效果很好,例如與鯨魚的對話、成功分享等環節,但似乎都不是重點注入力量的細節,而王耀祖選擇整部戲都很用力,結果可能是他容易疲累,觀眾有點吃不消,而效果亦不是最理想。也許王耀祖未來可以考慮專注於演而非兼顧導的工作,或者以另一個角度與方式來導戲。

廣告

《被消失的人》討論的是「人」,這包括「人」與他者的關係,回憶與「人」的關係。回憶有層次,我們一層一層地累積,然後一層一層地剝落,然後回到起點,尋回初衷。主角的回憶被逼消失,最後才尋回最珍重的東西,而我們呢﹖我們在世俗裡似乎都是能拾而不能捨。最後主角穿過舞台背景的框,離開舞台,這是我最喜愛的一幕。那背景有框與牢獄的意象,往背景走有「退」的意象,一幕沒有對話的設計,反而有力地貫穿主題,很有意思。

王耀祖說這次演出要虧捐近六位數字,這是一件很令人心傷的事。有誠意、有水準的演出也要虧損這個數字,香港的劇場還能發展嗎﹖雖然看見他的虧損很痛心,但我還是希望看到Love Production的下一個演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