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西九故宮館與巴黎羅浮宮

2017/1/12 — 16:24

巴黎羅浮宮金字塔(Pyramide du Louvre)(資料圖片)

巴黎羅浮宮金字塔(Pyramide du Louvre)(資料圖片)

近日的西九故宮館風波,有意見認為直接聘用方式聘請建築師的方法並非罕見,以巴黎羅浮宮直接聘用貝聿銘先生的例子作引證,並嘗試以羅浮宮的建築藝術成就說明直接聘用建築師同樣可以得出優質建築。

事實上是否如此呢?如果將公共和私人建築一併計算,直接聘用建築師的例子當然有可能佔多數,但只論公共建築項目,直接聘用建築師可說是少之又少。在香港,公共建築項目聘任建築師,必定經過公開招標,而在歐洲和其他著重創意和設計的國家,更有法例規定公共建築項目的建築師,必須由比賽產生。

廣告

巴黎羅浮宮的例子是一個不尋常的特例。巴黎羅浮宮改是密特朗總統任期內(1981-1995)的巴黎大建設計畫(Grandes Operations d'Architecture et d'Urbanisme)十多個項目的其中一個,所有這些項目的建築師均以國際建築比賽產生----除了羅浮宮改建項目。當時法國已有法例規定超過一定金額的公共建築項目必須以比賽方式聘請建築師,但密特朗總統以一個特殊的方法,繞過相關法例。他利用羅浮宮博物館有內部建築事務所的獨特之處,邀請貝聿銘先生成為此事務所的合伙人,貝先生便順理成章成為羅浮宮改建計劃的建築師。

密特朗的這個做法有人認為是他欣賞貝聿銘先生的造詣,為了令法國人得到最好的建築,但亦有人認為這做法是剛上任的他展示權力的舉動。當然,這類動機猜測和估計永遠不會有結論,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這是一個活生生利用法律漏洞,「特事特辦」的例子。

廣告

沒有人會否定羅浮宮的建築藝術成就,但邏輯上不能以這個結果推論出直接聘用建築師的決定是正確和充份,從而合理化西九主席和管理局的直接任命的決定。況且,社會上討論的重點並不是擔心直接聘用建築師會影響建築設計的質素,而是政府使用公共資源時,有沒有依照程序,令過程公平公正,保持廉潔。

社會大眾質疑是和覺得不自然的地方是為何整個程序要在極度保密情況下進行?難道舉辦一個公開的博物館建築設計比賽,文物的價值就會下降?既然西九主席認為這是一件受全港市民熱烈歡迎、魅力沒法擋的事情,為何又怕反對聲音令持份者尷尬?同樣是博物館,為甚麼M+可以以建築設計比賽形式決定建築師,而西九故宮館卻複雜得非直接任命不可?為甚麼藝術表演場地長期不足,而政府卻一口咬定西九的大型表演場地會虧蝕?

這些疑問,再多幾個羅浮宮玻璃金字塔也是解釋不了的。因為這些不單是建築規劃或者文化藝術的問題,更是政治和管治智慧的問題。還是請政府不要再以建築、建築師、文化或文物作為盾牌,開誠布公,交待所有過程和決定的細節,解決這個管治危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