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星光堆砌的我們 永遠存在的性別歧視與不公義

2018/4/27 — 12:41

早前到了在牛棚藝術村的1a空間,看了由今年度「21世紀藝術培育計劃-公開招募策展人」得主胡智騰策展的「星光堆砌的我們」(Our Bones are Made of Starlight)(展期至5月6日),展出Desiree Holman、Fernanda D'Agostino、方璐、Ranu Mukherjee等女性藝術家,以及由Reanne Estrada、Eliza Barrios和Jenifer Wofford三位菲律賓裔美國藝術家組成的藝術組織Mail Order Brides(MOB)的新媒體及行為藝術作品,在探究與質疑民俗學與資本主義下的性別歧視,探討包容與排斥在文化演進中的轉變,以嘗試重新定義愛與失的風俗的同時,重新展望對未來科技烏托邦的想象。

展覽可以看到 MOB的表演裝置作品《Manananggoogle》,以一個綜合了菲律賓神話中是吸血女妖manananggal和Google的虛構科技巨頭,而她們就是一群虛構的企業高層;而其他就以錄像、電影或混合視頻作品為主,如Ranu Mukherjee的《Extracted Trilogy》、方璐的《Sea of Silence》、Fernanda D'Agostino的《Borderine/In/Body》、Desiree Holman的《新新人類》等等,將性別歧視、不公義、傷害等,扣上文化、歷史、現實中的生活及工作環境、未來等元素。

廣告

是不是我們都以為當下的現行是個在某種理想國或烏托邦,其實我們都明白,就算我們以為很多國家及地方的生活水平都不錯,但歧視或不公義都是存在著,就好似在作品中,一些民間傳說中的女性妖魔化習慣其實和現實中職場不公及人們對兩性的評定,是有著一種千絲萬縷的邪惡關係,當被欺壓者是女性,而欺壓者又是被妖魔化的女性,最可憐及最可怖的,原來都是女性時......以前是如此,現在也是如此,將來又是不是如此呢。

廣告

歧視是沒不完結的問題,就算到了今天,因為性別、種族、健康等天生原因,又或者財富、權力等後天因素,即使是到了今天,任何國家或地方,都不可能沒有因為自我保護、優越感等產生出來的厭惡感、歧視等嚴重程度不同的現象,不要說你沒有,只是你以為自己很一定的教育水平或修養,以為自己沒有不同人有不同的差別對待,或自問不是甚麼聖人或神人,雖然常說自己接受程度很大,甚麼也沒有所謂,也沒有天生甚麼優越能,但自知有時可能做了一些,說了一些原來來有冒犯性的行動或說話,又或者其實心底中原來對某些/種人原來是有輕視、漠視或甚至歧視的。

既然現實從來不是烏托邦,平等、傷害及不公義到了今天仍存在,就算很多國家及地方都有立法去保護及提倡平等,而現實是......仍有同工不同酬、高級職位兩性比例不平衡、性侵害或性騷擾等等,未來的情況會不會有改變,筆者幻想可以有。

說到底,筆者很喜歡展覽名稱,以星光堆砌出來的,是甚麼,是人,還不是人呢。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