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關尚智的藍是新的黑 現今香港還分清顏色嗎?

2017/11/7 — 20:30

記得第一次讀王藍的《藍與黑》這本抗戰小說,是在大學上近代中國小說課,還記得老師第一堂便給我們一張書單,就是一眾同學讀約二十本不同種類及風格的近代中國小說,要定期交讀書報告及做分組討論,當時真的是一邊讀一面罵,而筆者和同學其中一個解決方法,以應付當一些真的很沒興趣的小說,就是先看小說的電影或電視版,至少腦中有了個大概,之後有時間(或心情)便重看小說,而自己是先看邵氏版本的電影《藍與黑》,林黛當女主角的,之後再看小說。

而最近到過本地年輕藝術家關尚智剛在馬凌畫廊(Edouard Malingue Gallery)開幕的最新個展「藍是新的黑」(Blue is the New Black)(展期至11月30日),竟原來是以《藍與黑》為靈感,將在那抗戰時代表自由仁愛的光明藍及代表墮落沈淪的陰明黑兩種對立的立場,延伸到今天的香港情況,就是兩種代表兩種對立立場的顏色在互相混淆。

廣告

走出升降機,便會看到畫廊門口的第一個作品《VOID》,用很多藍色保密膠帶做成的一道「防線」,你想內去,可以踎低行入去,或爬入起,而當你扯下膠帶,可以去看看牆上留下的「VOID」字樣,過了「膠帶陣」便是錄像作品「藍是新的黑」,為了看展覽,有時候是要努力一下,但如果你年紀較大,又或腰傷了,又或懷了孕,總之不方便踎低,就拉開膠帶好了,不要怕,以為畫廊被封了,衝入去是需要一些勇氣,筆者也是蹲著慢步走入去及走出來,為了這展覽已令小腿痛了一晚。之後會看到一大件裝置作品《Above U》,天花上裝置了「Above U」字樣的光管,地下是改裝成藍色U字弧形,天花上的攝影機會拍著觀眾,觀眾可從地下的小孔看到他們被拍及戶外馬路的合成影像。再走入一間大黑房,還可看到主要由相片及巴黎回收來自損壞的大衛像複製版製成的磚頭為材料的《(r)Evolution》;用透明人體模型及霓虹燈為材料的《Power, Corruption, Lies》,以及兩套錄像作品《終結前:狂人彼埃洛》及《終結前:四百擊》等等。

廣告

從藍到黑,藍和黑是對立的顏色嗎,你以為藍色是藍色,黑色是黑色,但因為某(些)原因,藍色成為了黑色,或等於黑色,是今天的香港嗎?或者你會問,何解一定只有藍色及黑色這種二元對立的邏輯,世上只有絕對的好與壞嗎?好人就只會做好事,壞人只會做壞事?好果一切都是這樣放,那麼我們就很易了解當今的現實政治環境,難道建制派及反對派?反對派就只有民主派?民主派和中間派、擊進派、本土派等又是否一派?

如果藍色要存在,那麼它會如何「對付」黑色,而黑色又會如何「應對」呢?藍色會不會化身黑色,而只是為了「生存」下去?

看展覽或者可以很容易,但要在政治社會現實中分清顏色,簡直是如處萬里厚霧之中,一切皆看不清,摸不到,連自己也迷失當中,甚麼顏色已無意義了,就算藍色是光明,黑明是墮落,但不來還有紅色、黃色、綠色等,如樣在迷霧之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