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麥錫恩的一罐豆豉鯪魚

2017/7/26 — 16:31

早前到了在灣仔的畫廊,應該已有幾年沒有去灣仔區看展覽了,除了去會展舉行的博覽會,因為之前認識的灣仔區畫廊都不在,好像Art One(即去會展方向的那個地方)仍有數間畫廊,但真的很少去,這些年來應該去過沒有十次,而今次是去在灣仔集成中心的Our Gallery,因為他們正舉行本地畫家麥錫恩(Kenny Mak)最新個展「狹縫中前進嶺南畫派何去何從?」(The Predicament of Lingnan School of Art)。

看到展覽名稱時,筆者最先的感覺是很宏大,從一個展覽去看一個流派的未來,太有沉重的負擔感,不過也可以有一石擊起千重浪的影響吧,從第一代的三位嶺南大師高劍父、高奇峰及陳樹人,到第二代的大師趙少昂,再到第三代的大師盧清遠,之後到原本投身金融業,後師承盧清遠的第四代嶺南畫家麥錫恩。這議題實在太大了,或者不是一個展覽可以涵蓋,是一個論壇題目。

廣告

今次展覽分成三個部分,最大部分是香港本土文化,畫的內容有以前政府勸人不要做垃圾蟲的「亂拋垃圾人見人憎」的一對眼睛標誌;將滑鼠及火牛等結合古文古畫;畫香港人愛現的打麻雀(原來靈感是出自舊電視劇《四人歸西》);也有畫燉冬菇、炒魷魚及無情雞;也有畫其中一款最常見的罐頭食品--豆豉鯪魚等等。(不少作品下都可拉出作品說明文字,簡單說明背後的創作靈感。)

廣告

時代進步,社會也在不斷發展,國畫的發展早已過了吸收西方繪畫技法的時期,而是如何活在當下,其實這也不是某一個畫派面對的所謂挑戰,曾聽過一位藝術家兼大學教授表示,他思考的不是藝術如何受到新科技,包括電腦及網絡的影響,而是藝術及生活的界線已很模糊,以及當代及未來社會對藝術的看待,而藝術家又會如何處理自己的作品。

看了豆豉鯪魚罐頭,筆者有想像過畫家畫一百種香港人最常吃的食物;看了滑鼠及火牛,筆者會想像畫家將其他現代電子產品如何融入十二生肖;看了燉冬菇、炒魷魚及無情雞,筆者會想像畫家畫有關打工仔的其他本地俗語;看了那叫人不要亂拋垃圾的眼睛,筆者也有想像畫家畫其他同樣有時代意義的標語......

花鳥蟲魚,山河雲海,或者都是抒懷怡情之事物,但古人古意,又是否適合再抒發今人的情呢,今年已是2017年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