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觀點與角度 《謊言》始終如一

2017/11/1 — 15:47

《謊言 THE TRUTH》 
(圖片來源:Project Roundabout facebook)

《謊言 THE TRUTH》
(圖片來源:Project Roundabout facebook)

從劇目中英文名稱的矛盾,可見是次演出製作無論是有心或無意,「觀點與角度」成為了注意力的其中一個焦點。

首先,Project Roundabout強調以非劇團形式運作,不設藝術總監、行政總監,正正為劇場製作提供了一個新的觀點與角度。

海報及宣傳品的平面設計、與場地的合作關係、藝術定位、甚至場刊印刷的用紙,都反映了演出製作以某非傳統類型觀眾為目標(或嘗試為傳統觀眾提供新觀點?) 感覺像定位於非牟利社企與商業劇場之間,響應著如 Minimalism, work life balance, enviromental conciousness等千禧後10年代的新中產自由主義。

廣告

也許絕非製作單位刻意模仿,但這種由北歐國家興起,席捲全球的自由生活風格的確滲透了在整個演出的創作過程當中。劇本探討婚外情處境比1978年英國(Betrayal, Pinter)更為輕鬆開放當然不在話下;劇本中沒有小角色、加上製作團隊中表現了著重平等原則,沒有階級上下之分,演員們都更加互相信任。在這種心態下創作,整個演出節奏明快、生動活潑,表演者都有更大勇氣為角色作出大膽嘗試。不同的觀點與角度共冶一爐,在台上交鋒,因此亦形成了四種截然不同的演繹方式。

相比起作者Florian Zeller的其他知名作品—The Father, The Mother, 甚至相比起作者稱受其啟蒙的Pinter作品Betrayal, The Truth是一個較接近大眾口味的作品。在劇末的一個急轉彎婉如現今英、美劇集、電影流行的twist,像Christopher Nolan電影為觀眾帶來哲學上的提升。這種禪意,在The Father中略為減少,但相對來說,把玩「觀點與角度」的形式上,The Father比The Truth更為強烈。The Father的結局沒有如The Truth 中那麼石破天驚,但卻提供了一種非同凡響的過程體驗。正如莎士比亞劇目中故事結局早已人皆共知,但該些劇作最引人入勝的地方,正是莎士比亞探討人性特質時,如何把質感表達在戲劇形式上:故事的過程才是精華。因此,從The Truth到The Father,在筆者而言,作者從較著重情節,到比較著重形式,少了使用Melodram,是在寫作情操上的一大提升。但當然,在劇場製作角度,Melodrama是難度較低。

廣告

《謊言 THE TRUTH》 
(圖片來源:Project Roundabout facebook)

《謊言 THE TRUTH》
(圖片來源:Project Roundabout facebook)

然而The Truth也不是沒有在形式上進行挑戰。相比Betrayal刻畫回憶的質感:痛苦、幽默、倒帶式的時序;The Truth以較抽離的空間感形容當觀眾緊隨一個說謊的人的意識時的質感:緊張、荒謬、混淆。在舞台中央探討的重點主題不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反而是一個個體靈魂在承受秘密時的心理負荷。《謊言》在製作上的簡約風格透過舞台設計上的拼貼強調了物件之間的疏離:獨立但精緻的家具、衣著,與現今奢侈品大眾化的世代,每個都市人彷彿活在自己的力場下的氛圍有著極大迴響。

這種力場的差距也存在於四位演員風格迴異的演繹當中。

雖然劇本圍繞觀點與角度為討論核心,但在自由主義前提下,演員各自隨心所欲地自由發揮演繹風格也難以避免為劇本的根本主軸帶來了一定程度的騷擾。

陳永泉飾演主角的好友,在外型、動作上嘗試爭取強烈表達。眼神、體態、方向感、動態質感,都嘗試作非常突出的選擇。經常唏噓地向外望、如精密機器般高效率的移動和說話質感、其中一幕因被潑酒,威士忌進了耳朵,透過跳躍把酒從耳朵中導出;那種宏觀的肢體表達彷彿是意大利喜劇中的演員因戴著面具而把動作輕微誇張,把觀眾的視覺注意力轉移到另一個層面。這種「觀點」與其餘三位演員針對建立劇本所指向,以主角意識為視點的空間感有著互相抗衡的效果。未能加強,反而削弱了原有的世界觀。

黃希哲飾演主角的妻子與其他演員的情感釋放程度不一致,在壽臣劇院舞台上猶如電影演繹,未能對應對手在台上提供的力量。觀眾需要用額外精神猜測她角色的思緒,影響了主角在觀眾眼中的意識旅程。

《謊言 THE TRUTH》 
(圖片來源:Project Roundabout facebook)

《謊言 THE TRUTH》
(圖片來源:Project Roundabout facebook)

潘燦良飾演主角Michael,以傳統法式喜劇的方式強調荒謬和情感爆發。利用劇本本來已經引導觀眾投入主角意識的格局,主力作情感上的反應,沒有處理太多階級、背景、及性格上的選擇;這種演繹方向本來也可算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當配合上蘇玉華飾演好朋友的妻子—她選擇了作恰到好處的輕微心理描寫,加上過客的心態,感覺比較游刃有餘,回應著整個藝術取向上的簡約主義,剛強而優雅。相比只是力量型的向前衝,更能配合此劇對中產階層的描述(或諷刺?)

潘惠森的改編比早前Homecoming來得簡單直接,沒有費勁的遐想,比較貼地。導演李鎮洲接觸不同「觀點與角度」明顯有所體會,但在劇場內的自由主義也許只是另一個「謊言」,不過是你騙我騙:事實上,四位演員的演繹以任何一個為準都能建立一個完整景觀,但當未能大刀闊斧,合而為一,實在未盡如人意。

雖然演繹上仍有進步空間,但故事基礎紮實,值得贏下掌聲,《謊言》的力量仍然勢不可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