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設計和設計師的價值 ── 陳幼堅

2017/1/4 — 10:25

陳幼堅

陳幼堅

【整理: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

前言:香港電台電視部與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合作,推出《大學問》節目,邀請城中政治、經濟、文化各領域的頂級人馬,包括:杜琪峯、龍應台、石永泰、任志剛、曾鈺成、陳奕迅、李慧詩、曹星如、陳幼堅等,到香港大學開講,著名傳媒及文化人徐緣主持講座。講座並會以電視、電台、及facebook直播等多種方式,將精彩內容帶給港大以外的觀眾。

在《大學問》課堂內,神級嘉賓除了會分享各自的成功經驗外,又與同一界別嶄露頭角的年輕嘉賓作世代對話,及即場回應學生發問。在問與答之間,探討香港的種種變化、未來發展的可能性等等,將智慧薪火相傳下去。

《大學問》的第八問,邀得殿堂級設計師陳幼堅先生作為主講嘉賓,以及年輕設計師陳凱納小姐及梁展邦先生加入,與主持徐緣和台下觀眾談創意、設計、生活和美。以下是精彩節錄。

徐緣---徐;陳幼堅---陳;陳凱納---納;梁展邦---梁

廣告

「東情西韻」

徐:很多設計師都有個人風格;那麼,陳幼堅的設計風格和美學觀是怎樣的呢?

廣告

陳:我在香港接受教育,在「鬼仔學校」讀書,結交不少外國朋友,畢業後邊做邊學,跟外國人學習。於七十年代,所有好的創意都是入口的、進口的,他們從海外到香港,覺得香港是一個很迷人、很神秘,不論去陸羽茶室用焗盅飲杯茶、在旺角見到有人把着鳥籠去飲茶,抑或見到一張普通書法,他們都會為之瘋狂,為這些場景而讚嘆不已。我跟他們生活的過程中,學會了用他們的眼光,去看香港本土文化,但我是香港人,所以學會欣賞本土文化的美學。

徐:這就是所謂的East meets west(東情西韻)嗎?

陳:雖然East meets west聽來有點陳腔濫調,但東與西之間的對話其實一直活在我生命之中。我土生土長,但一直在做中西薈萃的作品,所以很多人都會找我去追求同類的答案。

徐:時至今日,East meets west是否變得比以前困難?

陳:坦白說,我是商業設計師,大部分時間純粹從事商業創作。在過去12年,我們開拓中國市場,發現原來這個市場正正需要「東情西韻」這個方程式,至於多少東、多少西,「配藥」的工夫就靠我們去把脈,很多人用「品牌醫生」去形容我們。現今市場更需要這一套創意哲學、理學,才能打造出一個國際品牌。

張國榮唱片封套 = 廣告攻勢

徐:你於八十年代為哥哥張國榮設計個人形象和唱片封套。當時你們兩人的合作是怎樣的?你如何去構思他的個人形象?

陳:我做唱片封套設計時,一方面在做設計師,從廣告策略出發,想想如何把這個人呈現出來。每隻唱片都有首主打歌,我會了解那首歌在說甚麼,例如《一片痴》是關於對一個女子的思念,於是我構思出一個advertising campaign(廣告攻勢),放在唱片封套的相片其實可被視為一張廣告相。後來的作品《Stand Up》,我融入不一樣的概念,包括右上角的die cut,以及做出藍色、綠色、黃色等不同顏色選擇,有些樂迷會買齊不同顏色版本。

Sharing is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徐:你是最早打入日本市場的香港設計師,當時的情形是怎樣的?

陳:我本身的「東情西韻」風格一直受到日本媒體注意。後來我問日本的朋友,他們說主要原因是我尊重自己的文化,而他們感受得到,因為日本文化源自中國文化。後來我有機會到日本京都,才驚覺自己喜愛京都,除了因為它寧靜,也因為它擁有那種禪、那種中國的味道,是我在別處找不到的。2002年位於日本東京的「東情西韻」陳幼堅作品展真正把我帶到日本,因為只有最頂尖的平面設計師才可以展出,而我是首個華裔設計師在那裏辦個人展覽。我在日本做項目十多年,也舉辦講座、接受訪問等,交到很多朋友,我也把日本的設計朋友帶來參與我在中國的項目,分享的過程是舒服而歡暢的。對現在的我來說,sharing is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分享比其他東西都來得重要)。

陳幼堅

陳幼堅

「唔好咁早開公司」

徐:從事設計、創意行業,不時要平衡客戶或市場需要,你們有甚麼看法?客戶會不會要求你們跟隨他的想法?而你們又如何處理呢?

梁:對我們來說,確實(比起陳幼堅一代)較困難,設計行業畢竟與經濟息息相關,但同時因為經濟比以前差,有趣的項目應運而生。

納:我們的客戶都參考過我們過往的作品,所以都信任我們。

陳:我不贊成年青人過早自立門戶開公司,你沒有portfolio(作品集)又怎會接到生意呢?創意與生活經驗的沉澱很有關係,20歲與30歲、40歲是有分別的,除了天份,你的創意來自甚麼?就是你的生活體驗,因此你應先去打工。慶幸的是,我在最初打工的十年獲益良多,由寫文案,photography-based、art-based typography、illustration都涉獵過。我未讀過大學,也不是讀設計出身,但那十年就等於我的大學。

徐:今日時勢不同,年青人應該到哪裏鍛鍊呢?

陳:你有朋友、親戚做生意嗎?收1,000元幫對方做商標設計、5,000元做品牌設計,那你就有作品了……別抱怨世界沒有機會,如果真的沒有機會,你就要反省自己是否入錯行,不要怨天尤人。

藝術vs設計

觀眾:藝術與設計有甚麼分別?如何區別兩者?

陳:設計與藝術,一個商業,一個非商業,兩者是有衝突的;然而,現今兩者的分別已很模糊。例如Andy Warhol的《Campbell’s Soup Cans》,那是設計還是藝術呢?我們追溯這個藝術家的背景,他其實是一個優秀的插畫師。其實大家不用苦思甚麼是藝術、甚麼是設計,我相信所有大師開始時都沒有想過自己作品會大賣,只是他們投入其中,畫得好,加上風格獨特,令自己也成為一個品牌。

提升品味好去處

徐:不計博物館,如果大家想提升品味,身處香港,周末可以到哪裏去?

陳:可以去西環鹹魚欄(即「海味街」)。我現在很喜歡去太平山街,我很享受去星街,我很享受小眾做出來的產業。

--

本集《大學問》節目於一月四日,星期三傍晚6時於無綫電視翡翠台播放;當晚11時於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聽眾亦可於星期日晚上八時收聽香港電台第一台《大學堂》節目,重溫《大學問》精彩聲音內容。此外,《大學問八講》足本1.5小時,將於1月16日起,晚9時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大學問》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rthkhallofwisdom/ 可收看Facebook live 部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