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讓檔案不消失 ── 李繼忠的藝術創作

2017/4/29 — 16:06

李繼忠組成一個名為《人人檔案》的創作團體,透過藝術關注政府公開拍賣的情況。

李繼忠組成一個名為《人人檔案》的創作團體,透過藝術關注政府公開拍賣的情況。

【文:鄧小樺;圖:香港電台】

李繼忠1985年生於香港,在香港成長、生活及工作。2014年於香港城市大學碩士畢業。曾參加過的展覽有:「誰的質量控制?」(2010)、「閱讀室」(2011)、香港當代藝術雙年獎(2013)、及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人人檔案」(2014)。

李繼忠很年輕,卻有著檔案研究者的清簡和嚴肅。香港的殖民地統治經驗,為香港的歷史留下了許多未曾照亮的陰影角落,以致香港的拼圖尚未能拼起來。前政府檔案處處長朱福強近年四處奔走,呼籲成立檔案法,保存香港的檔案歷史;而李繼忠的藝術創作,則聚焦於政府檔案的各式細節,在檔案中尋找引起個人熱情的「刺點」。

廣告

歷史的諷刺

近來由羅恩惠導演,關於六七暴動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因不能在電影節公映,而在社會上引起關注。而李繼忠則在多年前已開始研究六七暴動的歷史檔案。六七暴動是香港歷史發展的分水嶺,許多檔案仍然封存在政府的檔案處,未見天日。李繼忠翻看六七期間那些油印、手寫的傳單,「它很簡拙,但反而有人的感動。」這種就是擁有「檔案狂熱」(ARCHIVE FEVER)的人的獨有心情,喜歡原始的事物。「那時報紙上刊登了不少通緝令,那些被通緝者的照片都印在上面,但這些人今日可能已成了英雄(按:比如六七暴動期間擔任左派陣線「香港各界反對港英迫害鬥爭委員會」主任的楊光,回歸後獲頒大紫荊勳章)。每次看到這些舊報紙,我都覺得很諷刺。」

廣告

李繼忠翻閱檔案,追尋五十年前六七暴動的細節。

李繼忠翻閱檔案,追尋五十年前六七暴動的細節。

李繼忠承認自己像個研究員,「做研究和做藝術有時是一樣的。」李繼忠做的作品,建基於歷史檔案,而尋求跨越時空,連結現今的可能。一幅六七年明報的圖片引發他的興趣:圖中是一個穿著笨重拆彈衣的警察,在街頭的一張桌子上處理物品,李繼忠會問:為何拆彈可被群眾圍觀?桌子也很有趣,是個暗示危險的道具,將放炸彈人定義為負面。於是有了〈暴動歷史(桌子)〉

李繼忠翻閱檔案,追尋五十年前六七暴動的細節。

李繼忠翻閱檔案,追尋五十年前六七暴動的細節。

李繼忠自承,早期作品往往被很短小的文字敘述和照片引發另一樁新聞引起他興趣的六七年間新聞,是宵禁期間,一對情侶在街上被查出,男子手持的鞋盒裡有炸彈。這樁新聞讓李繼忠覺得既浪漫而又有政治性。於是拍攝一系列黑夜行走的黑白攝影作品〈暴動歷史(夜間約會)〉,照片上有手寫文字,摘錄自暢銷的脫北者故事:《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書中有一段文字,描寫愛情受到監視的北韓,一對小情侶在晚上秘密約會,北韓街上沒有電燈,反而成為小情侶的保護,女孩不用化粧,他們在黑暗中手牽著手,腳步帶起了路上的銀杏落葉,他談論著生活的瑣事、最近讀過的書。「黑暗賦予了人們大量的隱私和自由,這在電力充足的時期是很難想像的。仿佛穿上了一件神奇的隱形衣,你可以毫無顧忌的做想做的事情,而不用擔心父母、鄰居或秘密員警窺探的視線。」這就是政治危機環伺中的浪漫,而六七暴動與北韓人民的浪漫連繫,是李繼忠的獨有觀點,是前人所不會有的。

歷史是連結

〈統戰歷史〉則是李繼忠看到駐港解放軍總部裝修,外牆以綠網完全覆蓋,連名牌都遮住了,他便根據毛澤東書寫的「為人民服務」,依照其筆法製作「人民」二字名牌,並贈送給駐港解放軍。」「連『人民』都看不到,太可惜了。」李繼忠笑道。

駐港解放軍總部移師到艦的時候,李繼忠將「人民」人字送給對方。

駐港解放軍總部移師到艦的時候,李繼忠將「人民」人字送給對方。

雨傘運動之後,李繼忠有一段時間未能創作。

雨傘運動之後,李繼忠有一段時間未能創作。

李繼忠說自己的創作受08年至12年的社會運動啟發甚多,那五六年間社會發生很多事,讓他詰問「藝術可做到什麼」。他曾去檔案處發掘香港歷史上有什麼社會運動,希望看到原始資料。而在雨傘運動之後,有段時間他完全不能創作,「每天都有新的資訊要消化,做藝術的此刻還有什麼能夠做來幫助社會?」而這時一個「關鍵時刻」出現了,台中國家美術館邀請他去台灣藝術雙年展,他迫自己重新面對工作,他做了以六七暴動為中心的研究關係圖,放到整面牆那麼大。裡面一個小小的「本土國民黨」方格引起了台灣觀眾的注意,對國民黨在香港的歷史產生興趣。李繼忠因此領悟到:「藝術是蜘蛛網,是不斷去連結不同的人和事。」他開始做政府舊物公開拍賣的研究創作。

李繼忠組成一個名為《人人檔案》的創作團體,透過藝術關注政府公開拍賣的情況。

李繼忠組成一個名為《人人檔案》的創作團體,透過藝術關注政府公開拍賣的情況。

檔案狂熱者李繼忠,戴著手套翻閱1947年的政府檔案,覺得像觸摸到百多年前的歷史。他說話小心,口唇不動,怕口水濺到了檔案上。「這些檔案我都讀過三次。樂趣就是像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不同的東西,永遠超出我預期。」人們說歷史是過去的事,但李繼忠相信,「ARCHIVE OF THE FUTURE」,歷史是未來的軌跡。他相信藝術是產生知識的過程,而他偏向以研究方式切入,偏向直接連繫到歷史,偏向直接控訴架構產生的問題。

李繼忠的創作偏向研究方式,希望連繫到歷史,再直接控訴現有架構本身出現的問題。

李繼忠的創作偏向研究方式,希望連繫到歷史,再直接控訴現有架構本身出現的問題。

--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好想藝術》 (本集於4月30日播放),逢星期日晚上9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及31A播映;港台網站 tv.rthk.hk 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面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rt.weekly/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