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赤子之身:評舞蹈/劇場匯演《舞所不在》兼談社區和藝術

2017/4/19 — 15:58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文:Maggie Leung(自從二十八歲開始跳舞,就相信每個人都可以學會跳舞)】

大光燈打在舞台中央的小女孩身上,看起來不過十歲的女孩緩緩地唱出When I Grow Up (音樂劇 Matilda的插曲),聲音有琢磨過的明亮通透。我忍不住問自己,我正在看甚麼?在一個我不認識的私人舞蹈學校的廿週年匯演,我該看甚麼、如何看?小歌者讓人着迷的,是她的微小和她並不微小的歌聲;兩者之間,我看到一個因為充滿生命力而不穩定的、充滿未知和可能性的,蛻變的過程。就好像大自然紀錄片中快鏡呈現蟲蛹化蝶的過程,蝴蝶雖美,但令人感動的是化蝶的神奇。

舞校Grand Jeté躍的大匯演《舞所不在》,兩個小時裡的表演裡從小孩、青年專業舞者到中年業餘舞者,每個人都呈現了蛻變之中重生的自己。巴迪烏(Alain Badiou)以舞蹈比喻新思想的出現的特點,其中一個項便是「赤祼的本質」(nakedness),像初生的生命一樣純粹,沒有任何羈絆,與之前那一秒的存在的分離,徹底又圓滿。每個躍動的剎那,舞者的身體帶着初生的靈光,通過舞蹈呈現不斷重生的赤子之身。《舞所不在》的空間所呈現的,不單是好看的表演,而是各樣的人在綻放之中最毫無保留、也最有力量的,真實的存在。

廣告

這是我觀看演出的原由,也是「利申」:我的拉丁舞老師李偉倫二十年前跟躍舞蹈學校的校長薛素蘭學習爵士舞,這次演出李sir 和他的拉丁舞和輪椅舞高足也有參與,我是和師兄師姐們一起來捧老師和同學的場。作為本質很宅而又喜歡舞蹈的人,我總是一不小心就發現自己身陷不同的舞蹈人群之中,雖然不知所措,但體會過舞蹈普世之美和日常舞蹈實踐所形成的社會關係,就知道因為共同參與一種知識的創造和傳承、被同一種美吸引而相遇是理所當然的。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廣告

現在常論「藝術如何走入社區」或「社區藝術」,郤鮮談日常和傳統藝術實踐所生成社區, 而「日常」、「傳統」、「生活」這些概念往往被視為平庸和局限。平日被討論的小朋友學跳舞、學音樂的經驗之中都沒有快樂和成長的內容,都是「怪獸家長」壓逼孩子和出於功利目的訓練;成年人學習唱歌跳舞,通常都被解讀成解中年危機、生活沉悶或不甘寂寞。

我們期待的藝術和文化經驗,耀眼奪目,翻天覆地,但對能讓人逐漸蛻變和感到幸福的日常藝術經驗充滿不屑——其實有甚麼事比為生活帶來希望更翻天覆地?我們想要藝術卻鄙視參與藝術實踐和個人蛻變的過程、想見到偉大的藝術家和作品但否定產生他們的條件和處境:群體成就的美學和社會傳統,及讓人的創造力昇華的知識系統和體制。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舞所不在》之所以令人明白集體之可能、蛻變之必須和處境之必要,是因為演出的作品水準非常之高。全校上下從四、五歲的孩子到已成為尃業的舞者的舊生都傾巢而出,為了讓所有人都能參與,上半場的音樂劇的編排和下半場的各個舞碼之間,有時難免協調不足,觀者要放下對兩小時的演出的整體性的期望,但這無減演出的可觀性:這個演出展示的不是要把人壓倒在座椅上的史詩式宏大氣魄,或古典美學的理性和結構,而是(舞蹈)藝術普世性的內在平等之美。在這種參與式的藝術實踐之中,藝術的門檻就只有參與者自己的存在,大小舞者們呈現的就是他們在舞蹈之中不斷重新創造的赤子之身。

演出上半場的音樂舞蹈劇場《八爪魚世界之爸媽請與我一起成長》講述的是孩子在校園內外成長的種種片段,穿插家長在這個過程中的不同角色——有唱《女神》的媽媽,有向女兒展示拉丁舞的爸爸,也有因為覺得地球太悶而出走太空,卻因太掛念父母而要回地球的男孩子。兩個男孩子的雙人舞(第十場)非常動人,一是編舞與配樂《老爸》(常石磊唱)讓「男孩對父母的思念」這個缺乏詞語和肢體詞彙的情感找到了恰如其份的表逹的方式,二是兩個舞者表現很不錯。恰如其份的意思是,表逹了親密的關係,和青春期男孩對這種強烈又柔軟的情感的不知所措。兩位舞者,尤其是小個子那位,對音樂的呼吸拿捏精準,在一個手臂呵氣般的擺動之後,我分不出他是因為裸露了情感而害羞還是怎樣,好像覺得自己的赤身被看見,然後就有點不好意思地把情感收斂一下,但隨着動作和音樂的流動,他的情感和動作忍不住又舒展開來。舞蹈的身體很好看,這瞬間的拘謹的真實更令人振動。在有意識的動作張馳和無意識的情感收放之間,兩位小舞者毫不留情地把成長的糾結、脆弱和力量呈現在觀眾面前。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我的確偏愛這次表演當中八、九歲到青春期的小舞者,他們呈現的蛻變總好像把他們自己也嚇到,似是不知就裡就把自己置身於想象以外的可能性中。他們已有一定的舞蹈技巧可以開始表逹自已,而這個年紀是想法多到令自己都受不了的階段,身體又以無法控制的速度長成難以想象的形狀,社會群體生活的規範也開始讓自我感到壓逼。良好的舞蹈環境和嚴格的訓練不但沒有壓抑小舞者的個性,反而讓他們得到創造自我的養份和資源,體會到成長中自由的滋味。我最喜歡看音樂一奏起的時候,本來有些尷尬的小舞者突然醒來的模樣。第三場以為爸爸不懂跳舞的女兒和她的同學,在示範給爸爸看的時候,好像忽然長大了三歲,動作清脆而自信。

當然,《舞所不在》最精彩的地方是讓不同年紀和背景的人都可以都過舞蹈呈現自己的赤子之身。那班走路都有些跌撞的小孩,在舞台上忽然想起原來要跳舞的時候,一個跟着節奏手舞足蹈,另外幾個自然就忍不住會一起跳舞,感受自己的小世界之外和他人共舞的快樂。下半場的天鵝湖remix,配樂是我最喜歡古典和hip hop混搭 ,芭蕾的天鵝獨舞不緊不慢,以精緻細膩的垂直線條拉扯hip hop強勁節奏,背後的爵士群舞以巨大的熱情回應,一氣呵成,令人想吹口哨讚好。和這種痛快相對的,是黃寶蕾現代舞獨舞作品 Are You Thinking What I Am Thinking的糾結。我就因為沒有想到在這個滙演之中會有這麼有逼力的作品,而幾乎透不過氣來。如果舞蹈就如思想生起,黃寶蕾作品便是舞者對觀者詰問:你以為你真的知我所想嗎?你真的能夠知我所想嗎?作品中不斷吞噬而又不斷被想要吞噬的慾望所消耗的意像,是只有當你成為我的身體一部份,才能知我所想嗎?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舞所不在》演出相片
(圖片來源:Grand Jeté HK the Ballet Jazz Art facebook)

說到底,《舞所不在》精彩,不是因為演出連繫了社區、讓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等等,而是因為好看。舞蹈可能只有兩種,好看的和不好看的;各種舞蹈呈現不同風格和型狀的赤子之身,而那些修煉得純粹的身體發出的光芒,總會向其它類型的身體——和尚未重生的身體——發出召喚。只有這麼出色的演出,才能讓人理解,社區,就是參與式藝術實踐之中,重生的集體的身體。

--

觀賞場次

2017 年 4 月 16 日下午三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