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走訪野戰性地 出版《做愛回家》 香港攝影師冀探討色慾都市

2017/2/10 — 22:54

佛光街
(圖片由李展翹提供)

佛光街
(圖片由李展翹提供)

他用手機在 google 鍵入三組關鍵詞,搜索,然後說:「是駱克道 508 號,應該是樂文書店樓上的天台。」

熱鬧的商店地舖之間,鑽入貼滿招紙的唐樓梯間,一口氣跑到頂樓。咔嚓,大門果然沒有鎖。推門而出,空無一人。一個平平無奇的天台,打掃得尚算乾淨。環顧四周,全部都是高樓大廈,包圍著這麼一個小小的平台。

「你說,這樣的空間,怎可能打野戰?」

廣告

他,是攝影師李展翹 (Jimmy),憑著「銅鑼灣」、「天台」、「做愛」三個關鍵字,找到這裡,開始「做愛回家」(Beyond the Current Practice) 的攝影計劃。

拍野戰,好奇(怪?)

廣告

兩年前,修讀新聞系的 Jimmy 在《蘋果日報》實習做攝影記者,手機安裝不同媒體的應用程式,方便追蹤行家最新動態。2015 年 9 至 10 月期間,〈銅鑼灣天台驚現「性戰士」〉、〈有夠扯! 港男巴士上替女友手淫〉、〈「猴擒」色慾男女秀茂坪屋邨後樓梯「野戰」〉等等的報道接二連三出現,勾起 Jimmy 的好奇。他決定用最熟悉的媒介--攝影,探索「土地問題(色慾都市版)」。

《做愛回家》攝影師李展翹,攝於「銅鑼灣野戰天台」。

《做愛回家》攝影師李展翹,攝於「銅鑼灣野戰天台」。

當 Jimmy 決定要到野戰現場拍攝時,身邊朋友都鬼主意多多,「問我會唔會有女睇?有人以為我影鹹書,好多好得意的諗法」。家人知道之後亦不甚理解,問:「成日影埋啲偷情嘅地方,唔會好奇怪咩?」

Jimmy 初頭想法亦多,有想過用一個膠袋裝滿牛奶再掉落地下,帶出性暗示;也有想過自己唔著衫站在事發地點......但最終選擇最簡潔的方式,回到「案發現場」,純粹拍攝那個空間,「不想太多滋擾,特登影到咩人都無,讓大家更集中討論私密行為和公共空間的衝突」。

無法想像的做愛熱點

計劃開始,Jimmy 拿著野戰/性愛/性交/公共空間等關鍵字,在網上搜查近年多個「案發現場」,列出其中十個較為人知的「野戰性地」。每一個地點,他都會先去視察兩三次,再正式打燈拍攝。

坐上平凡日常的巴士,帶著「任務」在身的 Jimmy,產生一種特別的感覺。他觀察到這麼一個封閉的空間,隨著不斷行動,窗外風景時刻不同。座位上的兩個人,「旁若無人」地進行一些私密行為,「這麼巨大的衝突令我好著迷」。

飛鵝山山頂
(圖片由李展翹提供)

飛鵝山山頂
(圖片由李展翹提供)

「比較少想像大家是怎樣在那裡做愛,反而想更多為甚麼他們要在那裡做。」走訪多個「野戰性地」之後,Jimmy 帶點靦腆地說。他亦發現,當中很多地點地方其實並不浪漫,即使是飽覽九龍夜景的飛鵝山山頂,也不過是一個停車場。他搖著頭道,「做愛是一個情感上好親密的接觸。我之前無法想像,這樣私密的行為會在這類空間發生」。

所謂「有得揀都唔會係度做」的公眾空間,實際上一次又一次成為港人「浪漫的私竇」。Jimmy 感嘆,「是香港人的性空間缺乏和性壓抑,造就這一輯相片」。

不批判對錯,望展開討論

「這個議題在香港仍然不適合茶餘飯後討論,是我們文化造成的尷尬;但同時間又衍生出性壓抑和性空間這些嚴肅議題。」Jimmy 透露,攝影誌出版分享會的活動,亦懷疑因「做愛回家」的標題,而無法在 facebook 賣廣告推帖,足見性話題的壓抑嚴重。性空間缺乏是土地問題,而性壓抑則是社會氛圍的問題,兩者像是雞和雞蛋的關係,叫這個困境難以解決。

嘉亨灣
(圖片由李展翹提供)

嘉亨灣
(圖片由李展翹提供)

作為攝影師,Jimmy 不覺得相片可以改變甚麼,但希望透過攝影叫議題省去一點尷尬,得以公開討論。他強調無女無鹽花的「做愛回家」,核心理念非要賣弄色情,而是呈現私密情感與公共空間的角力。公眾場合之中,我們被要求行為舉止要「恰當」,但偏偏城內有人的行逕卻是「beyond the current practice」,與主流慣性迥異。他重申,是次的攝影作品不含批判,所有相片都是平視觀點,希望觀者認真討論土地問題和壓抑問題。

Jimmy 表示,《做愛回家》暫無展覽計劃,又透露結合前作的綠化系列攝影,發展成「公共空間三部曲」,繼續透過攝影討論都市發展和城市空間的議題,「不會一直做性相關的題材,亦不怕定型為野戰攝影師。」

發表意見